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73章 一叶飘零,天涯孤雨!(为叶落孤雨盟主加更)

第173章 一叶飘零,天涯孤雨!(为叶落孤雨盟主加更)

    中天酒店第三十六楼。!

    富丽堂皇的总统套间,一名男子背着双手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身形挺拔,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锐逼人,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让人不自禁的心生畏惧。总统套房纯净柔和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背影之上,并未因此而改变这种锋锐气势,反倒益增其威。

    有些人,是天生的枭雄。

    叶孤雨就是这样天生的枭雄。

    每次来华夏国国都,叶孤雨都喜欢住在中天酒店最顶层的总统套间。

    中天酒店未必就是首都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更加不是首都最高层的酒店,但中天酒店的总统套房,却最具特色。

    中天酒店只有一套总统房。

    整个三十六楼,就是这一套房。

    严格来说,这不是一个套房,而是一栋建在三十六层高楼之上的别墅。

    叶孤雨喜欢站在中天酒店总统套房高大的落地窗前,俯瞰这座东方大都市的夜景。中天酒店不是首都最高层的酒店,却是这附近最高的建筑物。

    视野极其开阔。

    叶孤雨喜欢的,就是这种一切都在自己脚下的感觉。

    当年远走西域,二十年时间过去,叶孤雨早已不是昔日初出茅庐,浑身戾气的年轻后生江道明,而是名震西亚的“叶王”!

    无论怎么排,全世界最有名的杀手集团,西亚“天鹰”都必定名列前三。

    如果论到“历史”的古老,“天鹰”名列第一。

    纵算是大名鼎鼎的岛国忍者,都远远不如。

    当岛国还处于部落战争时代(他们自己叫做战国时代,其实就是几个部落打仗),忍者的祖宗都还未曾出世,“天鹰”的前身—木刺夷集团就已经被蒙古铁骑覆灭了将近三百年。

    关于木刺夷集团,在历史上当真是大名鼎鼎。

    木刺夷是某个盛行于中东的宗教分支,该宗教的极端教派·起源于波斯。

    木刺夷活跃于公元八世纪到十三世纪的中东地区,以经常进行政治谋杀闻名,其暗杀对象是当地一些著名的政治人物。当他们选中一个暗杀目标时,会想方设法乘此人熟睡时在他枕头边放一柄木刺夷特制的带毒匕首。

    那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枕边出现了这样一柄匕首时,立即就会明白,如果想要躲过暗杀,就必须满足木刺夷集团的条件。否则,他就死定了。木刺夷的杀手会使用一切手段达成目的。

    不过木刺夷集团的杀手行刺之时,也有原则,那就是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木刺夷的老巢设在高山之巅·被人称作“鹫巢”,每一代木刺夷的首领,称为“山中老人”。

    死在木刺夷手中的著名政治人物多如过江之鲫·连英王爱德华一世也被木刺夷杀手的带毒匕首刺中,险些命丧黄泉。十字军东征期间,阿拉伯著名将领萨拉丁因为遭到木刺夷集团的暗杀,恼羞成怒,率领军队包围木刺夷集团的老巢,却久攻不下,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最后只能撤军。从此萨拉丁毕生的任务就是和木刺夷集团“套近乎”搞好关系。

    不然,木刺夷杀手的毒匕首·迟早会刺进他的胸膛。

    但最终木刺夷集团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们企图组织刺客刺杀蒙古大汗宪宗蒙哥,彻底惹怒了当时全世界最强有力的人物。蒙哥一怒之下·派出他的亲弟弟旭烈兀率领蒙古铁骑,攻占“鹫巢”,将木刺夷集团的总坛夷为平地。

    史学家俱皆将“鹫巢”覆灭当作是木刺夷集团覆灭·其实这是一种误会。

    广义上来说,木刺夷其实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

    “山中老人”是木刺夷国精锐杀手集团的首领,“鹫巢”则是这个杀手集团的总部。“鹫巢”的覆灭,不代表全体木刺夷的覆灭。

    尽管亦思马恩派(木刺夷)的教主忽儿沙被蒙古大军杀死,该教派九十多座城堡被毁,居民遭到蒙古人的血腥屠杀,但蒙古铁骑再凶悍·也不可能将该教派的所有教众朱砂殆尽。

    无论是旭烈兀统治期间,还是他所建立的伊尔汗国达到鼎盛时期·木刺夷集团也不曾完全被屠灭。

    “天鹰”就是木刺夷的“传承者”。

    这个蛰伏了数百年之久的古老杀手集团,在近年忽然再次活跃起来。

    “天鹰”的“复苏”,不是那种缓慢的循序渐进似的复苏,而是“厚积薄发”,宛如洪水决堤,一下子便爆发出来,短短数年之内,其“骄人战绩”令得无数同行刮目相看。

    天鹰有一句名言,也可以算作是绝妙-的“广告词”——没有天鹰杀不死的人!

    而和天鹰同时声名鹊起的,别-鹰教新的“山中老人”——叶王!!

    对于外界而言,叶王是一个极度神秘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没人能确定他是不是宗教徒,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大家只知道,叶王让谁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

    这是一个能让人害怕到灵魂深处的“铁血人物”。

    和大多数杀手集团的“教主”不同,叶孤雨并不特别在意掩饰自己的行藏。去哪里都是大大方方,而且喜欢美衣美食,住高档宾馆酒店,毫不低调。

    这个男人的骄傲,是由内而外的。

    自信,更是由内而外的。

    王者风范!

    比如每次来华夏国首都,他都是入住中天酒店总统套,绝不更改。而且每次都不是一个人来,随身伺候的跟班不少。

    叶孤雨并不认为有人能对他造成真正的威胁!

    两名浑身白袍,将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子,安安静静地侍立在不远处。饶是这种传统的阿拉伯长袍十分宽大,也难以尽掩这两名女子婀娜多姿的丰满曲线。从她们唯一露在外边的双眼来看,这两名女子都很年轻,眼睛水汪汪的充满灵气。

    这两名女子望向叶孤雨的眼神之中,满怀敬仰崇拜之情,似乎随时都准备匍匐在地,接受叶王的任何指令。

    不仅仅这两名女子如此,“天鹰”的任何一名教众,都是如此。

    为了叶王,他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肉体与灵魂!

    为叶王献身,是天鹰教众最崇高的荣誉和最终极的梦想!

    叶孤雨久久站在窗前,夜色笼罩下的首都城,灯火辉煌,霓虹闪烁,说不出的迷离梦幻,然而叶孤雨犀利的目光,却似乎能穿透一切迷离,将三十六楼之下的一人一木,一花一草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台黑色的合资越野车,在远处拐弯,驶进了中天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叶孤雨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萨比尔又沉不住气了。

    容天祖师的这个大弟子,在叶孤雨看来,实在有些不成器。这样的资质,这样的心性,这样的行事作风,如何继承容天的衣钵?

    叶孤雨不否认,容天本人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这位“西离教”教主,巫王,首席大祭司,确实堪称绝代大巫!

    西离教传承在容天手里终于发扬光大,其荣光甚至直追西离教创教祖巫!

    但在叶孤雨看来,任何一个术法流派传承,单单靠一位天才是绝对撑不起来的。或许在容天这位天才巫王的有生之日,“西离教”可以盛极一时,然而巫王毕竟不是神,也有衰老的一日,一样的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等容天老去,谁又能挑得起这副千钧重担?

    萨比尔?

    叶孤雨嘴角的不屑之意更加明显。

    一如始皇帝,天纵奇才,一统海内,混一天下,大秦帝国威震四方。谁又能想得到,强盛至极的大秦只是昙花一现,二世而斩,最终嬴家族灭,天下归汉。

    始皇帝自己都没有料到罢?

    萨比尔的心情,可没有叶孤雨这样悠然。

    如同叶孤雨对他的认知,这位西离教五大巫圣之首的苍天大祭司,脾气一点不平和。越野车在中天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一停稳,萨比尔便急匆匆地下了车,大步走向电梯。

    苍天大祭司萨比尔的装扮十分“本土化”,粗粗看去,就是一个普通中年男子,除了皮肤略微黝黑一点,眼眸略微深陷一点,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首都城里随时能够见到各种不同肤色不同长相的异族人。有无数外国人在这座大城市落地生根,早就溶入了本土生活圈子。

    没人在意萨比尔这细微的与众不同之处。

    萨比尔和叶孤雨不一样,他尽管脾气比较暴躁,但行事一贯谨慎。他很清楚师父的图谋到底有多大。万一因为自己行事不谨,而导致师父的全盘计划出现任何大的纰漏,那便万死莫赎。

    这样的错误,他犯不起。

    没有人犯得起。

    正因为如此,萨比尔对叶孤雨毫不掩饰的高调做派十分看不惯。在萨比尔看来,这个“天鹰教”历史上破天荒出现的来自东方的“山中老人”,实在骄傲得太离谱了。

    萨比尔认为,叶孤雨的特立独行甚至已经不能用骄傲来形容,而是嚣张!

    无比的嚣张!

    横行无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