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72章 天人相
    “这么说,大当家的纯粹是学雷锋了?”!

    辛琳冷冷问道。

    苑芊芊淡淡说道:“辛姐姐,我有说是学雷锋吗?我苑芊芊什么生意都做,就不做赔本的生意。”

    萧凡脸色凝重起来,说道:“如果这墓葬真和曼倩先生有关,我反对你去。”

    这在萧凡而言,是非常郑重的建议了,甚至可以算是“警告”。通常萧凡如果反对,话语也会说得十分委婉,不会直言反对。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认为东方朔成仙了?”

    萧凡摇摇头,说道:“东方朔是否成仙,只是野史记载,没办法证实,我们可以跳过这一节。但东方朔在玄学方面的造诣,绝对是一代宗师的水平。风水堪舆的大家,真要是他的墓葬,任何人去打扰他的阴灵,都会十分危险。”

    苑芊芊说道:“所以我来找你啊,我们合作。其他事都交给我,你只要破掉那里的风水杀阵就行。事成之后,里面的宝贝,你先挑一件,其他的我们平分。”

    看起来,苑芊芊确实诚意十足。

    谈到了正经事,平日里看似没心没肺的胭脂剑,立即便露出了大当家的真容。

    萧凡还是摇头,说道:“芊芊姑娘,不行。你体内已经淤积了太多的阴煞之气,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把这些阴煞之气化解掉。不然,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在这些阴煞之气没有完全化解之前,你不能再做这个行业。倘若真是曼倩先生的墓葬,就算我答应与你合作,都没有多大的把握。”

    萧凡的神情益发认真。

    有关东方朔在玄学和风水堪舆方面的造诣,《无极术藏》之中,其实有着很明确的记载。与东方朔同时代的无极门掌教祖师,和这位著名的“智圣”相交莫逆,有很深的交集,对东方朔的高深造诣赞誉有加。《无极九相篇.天人篇》的修习之法,就参考过东方朔的相法。

    《史记滑稽列传》中有明确记载:建章宫后合重栎中有物出焉,其状似麋。

    以闻,武帝往临视之。问左右群臣习事通经术者莫能知。诏东方朔视之。朔曰:“臣知之,愿赐美酒粱饭大飧臣,臣乃言。”诏曰:“可。”已又曰:“某所有公田鱼池蒲苇数顷,陛下以赐臣,臣朔乃言。”诏曰:“可。”于是朔乃肯言,曰:“所谓驺牙者也。远方当来归义,而驺牙先见。其齿前后若一齐等无牙,故谓之驺牙。”其后一岁所,匈奴混邪王果将十万众来降汉。乃复赐东方生钱财甚多。

    《无极九相篇.天人篇》讲的就是相天下万物。

    这头似麋的怪兽当时汉武帝身边那些研究术法的人无人认识,唯独东方朔知道这叫“驺牙”,而且明白告诉汉武帝,驺牙现身,主远方归义。一年之后,匈奴混邪王果然带着十万部众向汉朝投降归顺。

    由此可见,东方朔在相万物之法上的造诣何等高深!

    司马迁和东方朔是同时代的人,都是汉武帝的大臣,《史记》中记载的这件事真实性很高。《史记》成书之时,汉武帝仍在位,司马迁绝不敢杜撰这样的史实。

    东方朔敢于在皇帝面前断言驺牙先见,主远方归义,而且还很傲娇“要挟”汉武帝赏赐他酒肉田地才肯说,倘若没有十足把握,那就是欺君之罪。

    无极门传承至今,《天人篇》早已散失,几乎殆尽。根据那位掌教祖师的记载,至少在当时,《无极九相篇.天人篇》应该是完整的甚至还在不断的完善之中。东方朔在万物相法之上造诣高深,倘若在风水堪舆方面的造诣也与相术造诣相当那萧凡确实没有把握,能够破开东方朔遗留下来的风水杀阵。

    这个东西,可不能随便充大瓣蒜。

    尤其现在,萧凡身受重创,相术造诣境界跌落,轮回境都不圆满了,贸然去窥探东方朔的墓葬,可不见得是个好主意。

    一着不慎,不但害了苑芊芊,连自己都有麻烦。

    苑芊芊脑袋又是一歪,说道:“大帅哥,真没商量?”

    萧凡摇摇头,说道:“芊芊姑娘,我很认真。”

    苑芊芊素手一扬,说道:“OK,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指望你了。没了萧屠户,咱也不吃拔毛猪。辛姐姐,这个男人是你的了,我不和你抢!”

    苑大当家爱胡闹是真的,办事干净利落也是真的。

    一言甫毕,转身就走,再不停留,连头都不回。

    “你不拦着她?”

    望着苑芊芊青春洋溢的火红背影,辛琳淡然问道,眼神有点奇特。

    “命由天定。有些事,是拦不住的。”

    萧凡微微摇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辛琳忽然笑了笑,说道:“我有预!感丫头迟早还会来缠着你。”!

    萧凡不由苦笑起来,说道:“迦儿,你最好不要这样吓唬我。你知道的,这种事我真不擅长处理。”

    辛琳抿嘴一笑,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无所不能的萧真人,终于也碰到难题了。

    “走吧,去见见二师兄。”

    萧凡甩甩头,似乎是想要将苑芊芊娇俏的身形从脑海里甩出去。

    辛琳点点头,不再跟在萧凡身后,而是上前一步,和萧凡并肩而行,一只纤纤素手轻轻探过去,碰了萧凡的手掌一下。

    这是辛琳第一次主动和萧凡拉手,动作有点涩涩的,带着试探的意味。

    萧凡张开五指,和她的手指交缠在了一起,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略显苍白的脸上,沁出浅浅的红晕。

    苑芊芊大约再也想不到,自己这么“胡闹”一回,反倒成了“玉成好事”的推手。不过这也不怪苑芊芊,她哪里料得到,萧凡和辛琳的关系,还停留在那么纯洁的阶段。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像老一辈那样谈恋爱么?

    看对眼了,直奔主题呗!

    萧凡和辛琳,算得很奇葩了。

    豪华大奔很快就开到了文二太爷所居的胡同,古老的四合院依旧静悄悄的,透出并不十分明亮的灯光,很少有人能想到,这安静和平的四合院,其实早就已经成了一座战斗堡垒。

    文二太爷进京之后,一连数月,都在不动声色地改造这座四合院。

    和那隐藏在暗中的对手,迟早会有一战。

    文二太爷不打没把握的仗,至少不愿意打遭遇战。

    任何一本军事教材里,遭遇战都是指挥员最不愿意碰到的情况。

    还是何四亲自来应的门。

    “师叔,辛姑娘。”

    何四对萧凡很恭谨,对辛琳也很恭谨。自从在泰山绝巅和辛琳交过手之后,何四再向师父请教诀窍,痛下苦功,这几个月来,拳术上的造诣,突飞猛进。每进步一点,对辛琳的感激就加深一分。

    厢房之中,文思远和姜二陪文二太爷坐着,一人一杯清茶,师徒三人的神色都比较严峻。

    萧凡和辛琳一进门,文思远二人忙即起身,请两位入座。

    “师弟,辛姑娘,都来了。”

    文思远亲自为萧凡和辛琳奉上茶水,再在一侧落座。

    “师兄,情况怎么样?”

    萧凡也不寒暄客气,一落座便即问道。

    文天微微摇头,说道:“那五个人都是小角色,问不出什么名堂来。思远他们,已经按照那几个人的交代,去找过幕后主使了。早已人去楼空,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

    文思远恨恨说道:“这些家伙,狡猾得很,组织也相当严密。可惜那个独行杀手自杀了,要不然,也许能问出一点线索来。”

    文天摆了摆手,说道:“他既然怀着必死之心,就算抓了活口,用处也不会太大。不过结合前后几个事情来分析的话,也不是一无所得。至少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对方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普通的风水相术术师,而是一个很庞大的组织。实力很雄厚。”

    这隐藏在暗中的敌手,不但拥有和萧凡不相伯仲的大术师,还能掌控一个组织严密的杀手集团,有着超级强悍的战斗力。

    萧凡轻声说道:“师兄的分析很正确,只要他们不甘寂寞,迟早会露出马脚来的。我看,他们好像也沉不住气了。”

    文天点点头,说道:“就是这个话。越是实力雄厚,越是耐不住寂寞。估计他们下一次,会派出一些像样点的人手来。丢石灰这样的下三滥手段都用上了,也不脸红。”

    “老爷子,他们这种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底线的,更加不会讲究江湖规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和这种人交手,咱们也不用讲究太多的规矩。”

    辛琳插口说道。

    文二太爷说道:“辛姑娘说得在理,我也没打算和他们讲规矩。师弟,你现在已经在历红尘劫,那么就再高调一点。一些官面上的势力,如果能用的话,也不妨用上去。早日揪住他们的狐狸尾巴,早日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敌暗我明,我们耗不起。自古以来,就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辛琳笑了笑,说道:“老爷子的意思,是咱们也做贼?”

    “对。那独行杀手,是明显的异族人,这一点,或许能拿来做做文章……师弟,你意下如何?”

    “好,我来想想办法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