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70章 外围圈子(保底第二更)
    “萧一少,段孔雀不成器,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萧一妁虎威。养不教,父之过。段七星惭愧无地,谨此向萧一少赔罪!”

    说着,段七星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向着萧凡长揖到地。

    段孔雀一双眼睛瞬间瞪圆了,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长这么大,这还是段孔雀头一回见到老爹向人长揖赔罪。

    “天南王”何等身份?

    又何等傲气?

    萧凡坦然受之,脸色如常。等段七星直起了身子,这才缓缓说道:“段先生,令郎的行事作风,确实有些跋扈。这种吃不得半点亏,受不得半点气的性格,迟早会吃苦头。”

    段七星脸泛酱紫,慢慢坐了下来,说道:“萧一少说得完全正确,段孔雀的确是被我惯坏了。在庆元城,萧一少能手下留情,段七星已经很感激了。”

    看上去,段七星言出由衷。

    如果在庆元大酒店,燕西楼下手再狠一点的话,不说当场要了段孔雀的小命,让他断手断脚,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绝对不成问题。

    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段孔雀做得不地道,今天萧凡能让段孔雀全须全羽站在他段七星面前,已经是非常道义了。

    连辛琳这几天都不跟在萧凡身边,名义上是在时代酒店监视段孔雀,还不如说是在保护他,免得段孔雀被人杀了,引起萧凡和段七星之间的全面冲突。

    天南段家,如果是纯粹的政治家族,那倒不要紧。在老萧家的威压之下,地方政治家族只有“妥协”这一条路可走。

    这是由绝对实力决定的。

    偏偏段七星是个半黑半白的枭雄。

    老萧家以雷霆万钧之势压下去,天南当局顶不住压力,或许会全面清洗段七星在天南的势力,但只要没有将段七星置于死地,情况就会变得十分麻烦。

    萧凡或许不怕段七星的暗中报复,但不代表着萧家其他人也不怕。尤其是萧天。

    萧天身上·承担着光大萧家门楣,传承萧家关荣的重任。

    萧凡决不能容许萧天出意外。

    这是底线,退无可退。

    这也是萧凡很爽快就答应姬轻纱“和解”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强者,在于团结·而不在于杀戮。纵算萧凡将段七星父子和整个段家在天南的势力全都抹杀,也并不占便宜,消耗太多的政治资源不说,还会引起江湖大豪人人自危,同仇敌忾,从此将萧家和萧凡列入“敌人”的行列。

    要想折服你的对手,不是将他逼入绝境·而是在打压他的同时,给他希望。

    有希望,就不会乱来。

    “段先生·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段孔雀和我结怨,可以冲着我来。但设计我的家人,这已经超出了我的底线。我仰慕段先生是个人物,这个事,就此过去。不过,从今往后,请段先生对段孔雀严加管教。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凡事不过三!”

    萧凡缓缓说道,脸色严肃·语气也很严肃。

    段七星又欠了欠身子,说道:“请萧一少放心。”

    虽然言辞简短,却是一诺千金。

    萧凡其实已经把话说得特别明白·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段孔雀是不是还能活下来,萧凡不保证!

    段七星很清楚·萧凡绝不是威胁,而是在叙说一个事实。

    如果真的惹火了萧凡和整个萧家,段七星或许能全身而退,段孔雀绝没有那样的幸运,更没有那样保命的本事和手段。

    沉默稍顷,萧凡轻声说道:“段先生,时代不同了·政策也不同了。社会要和谐,经济要发展。”

    这番话·却不是以无极门掌教真人的身份说的,而是以萧家嫡长孙的身份说的。段七星要想真正在天南站稳脚跟,长保富贵,那么认清形势,紧跟形势,就十分必要。

    段七星在天南政界和商界的影响力,都是不言而喻的。

    站在萧家嫡长孙的立场而言,萧凡也不愿意将段七星推向自己的对立面。

    得饶人处且饶人!

    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段七星悚然而惊,再次起身,恭谨地说道:“多谢萧一少指点。”

    这个道理,他其实很明白,完全不用萧凡来点醒他。在段七星听来,萧凡这短短的两句话之中,其实折射出一个十分明确的信号—你认清形势,那么将来老萧家是友非敌。

    对段七星来说,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接到姬轻纱的电话,说萧凡让他亲自到京师来“领人”,段七星心里,其实并不那么乐意。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儿子在人家手里扣着,不赔罪断然过不去。

    既然萧凡要拿捏,要摆京师豪门大衙内的架!段七星也只能配合。!

    在萧凡“爽约”之时,段七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萧凡,也是个纨绔衙内。行事作风与段七星见识过的那些大纨绔,没有多大的区别。

    直至见到那个独行杀手,段七星才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萧凡的胸襟气度,绝不是他想象之中那样的窄小,为了成全自己大牌衙内的面子,刻意让他段七星万里迢迢送到京师来给他“打脸”。

    萧凡此举,大有深意,是为了彻底与他和解。

    然而听了萧凡这一番话,段七星再次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萧凡的胸襟,换一句文艺范的话来说,就是段七星没有认清萧凡站的高度。

    萧凡分明是在为老萧家招揽“地方实力派”。

    段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地方政治势力,却对天南省乃至整个大西南有着极大的影响力。透过段七星去影响天南的官场大佬,百分之百是一条有效途径。

    任何一个政治大派系或者说大集团,都必定由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员和势力组成。有核心圈子,也必须要有外围圈子。

    段七星知道以自己的“出身”和天南段家的实际情况,想要挤进老萧家那个庞大派系的核心圈子,那是天方夜谭,太不现实。但是能够成为老萧家外围圈子的一员,那也是天大的机遇了。

    萧凡向他仲出的这根橄榄枝,段七星完全没办法拒绝。

    而且,他为什么要拒绝?

    这样巨大的机缘,可遇不可求。如今由萧凡亲口许诺,比任何其他人说的都靠谱。段七星也没有奢望,这个“许诺”能从萧湛嘴里说出来。

    萧湛甚至压根就不会和他见面。

    同是世家豪门的外围,谁是谁的线,那也是很有讲究的。

    萧凡既然涉足了江湖,那么这些带着明显江湖烙印的外围势力,由他来联络协调,就十分合适。

    政治世家出身的大牌衙内,果然与众不同。

    在萧凡而言,时间紧迫,必须赶在老爷子驾鹤西游之前,尽一切努力壮大萧家的实力。段七星和天南段家,都是值得笼络的对象。同时,相信段孔雀再也不会脑子进水,去找萧天的麻烦。

    凉亭原本有些肃杀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和谐起来。

    段七星脸上,头一次露出了真正开心的笑容。

    姬轻纱暗暗舒了口气,同时也暗暗叹了口气,望向萧凡的目光,益发“迷离”。

    这男人,当真是个人物,不愧是老萧家的嫡系子弟。任何事情,到了他手里,都能效益最大化。

    问题顺利解决,接下来的谈话,就很轻松愉快了。萧凡像是很随意地问了一些天南的情况,段七星也随口作答,言简意赅,关键地方,却交代得清清楚楚。

    萧凡大致对天南上层的基本情况,有了个了解。

    气氛益发的融洽。

    段孔雀依旧低着头,不过看样子,段公子也在心里长长舒了口气。老爹和萧凡谈得越投机,他被修理的凄惨程度,也就要好得多了。

    聊了一阵,姬轻纱便邀请大家一起共进晚餐。

    这也是早就定好的“标准流程”。

    晚宴很丰盛,宾主尽欢。

    段七星没有继续逗留,晚宴一结束,便即向萧凡和姬轻纱辞行。萧凡姬轻纱都没有过分挽留。

    送走段七星父子,姬轻纱微笑向萧凡说道:“一少,好手段。”

    萧凡笑了笑,说道:“还要感谢姬总牵线搭桥。”

    姬轻纱眼波流转,说道:“一少,如果有合适的项目,一少有兴趣合作吗?”

    萧凡笑道:“姬总的项目,肯定都是大项目。对于经商,我确实没有那个商业细胞。而且,不瞒姬总说,我也囊中羞涩。”

    姬轻纱浅浅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萧凡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她伸出来的“橄榄枝”,也是有原因的。段七星远在天南,萧凡尽可以对他进行笼络,不会和京师地面的大家族大势力有太大的牵扯。姬轻纱的情况,和段七星不能一概而论。

    姬家的根基,主要在京燕两地。这两个省市,恰恰是最复杂的,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在没有对姬轻纱和姬氏集团进一步的深入了解之前,萧凡必须很谨慎。

    焉知姬轻纱背后,到底站着些什么人,隐藏着什么庞大势力?

    贸然与姬轻纱和姬氏集团合作,到时候也许会很被动。

    了解清楚再做决定,很有必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