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67章 异族(保底第二更)
    苑芊芊似乎特别钟爱红色的服饰。!

    一身火红的“第一女魔头”,无声无息地快速向独行杀手接近。

    段七星却脸色凝重,低声说道:“要留活口才好······”

    无疑,他也认识苑芊芊,知道这位胭脂剑辣手无情的特点。那独行杀手要狙击他的儿子,段七星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不过理智告诉他,此人是揪出幕后黑手的关键,自然还是留下活口比较好。

    姬轻纱轻轻一笑。

    她倒是不担心。

    苑芊芊固然喜欢胡闹,出手也狠辣,却并非不知轻重之人。否则,焉能将那么大一个“胭脂社”经营得风生水起。

    干盗墓这个行当,单纯心狠手辣可不行。

    她只是有点好奇,苑芊芊怎么会心甘情愿为萧凡“驱使”,这位小姑奶奶的性子,可傲气得紧。而且无利不早起,想要请她帮个忙办点事,不给好处是断然不行的。

    等苑芊芊接近到身后三米处,那独行杀手才察觉,猛地回过身来,手里端着一支大号的军用滑轮钢弩,乌黑的弩身和同样乌黑的弩箭,在初夏的阳光下,闪耀着死亡的光泽。

    便在此时,一道鲜艳的红芒宛如彩虹一般,飞斩而出。

    独行杀手甚至来不及扣动钢弩的铁牙,持弩的手臂便齐腕而断,沉重的钢弩带着一支断掌向地面掉去,苑芊芊早已有备,左手一扬,一条红绳飞出,在钢弩即将触地的瞬间钩住了弩身,左腕再一抖,钢弩便向苑芊芊激射而来。

    下一刻,苑芊芊左手握着钢弩,右手鲜红的胭脂剑直直指向独行杀手的咽喉,笑嘻嘻地说道:“别乱动会死的。”

    那独行杀手约莫三十几岁模样,双目深陷,皮肤黝黑,面相阴沉不过此刻断了一只手,右手紧紧握住左腕断臂处,血如泉涌,双唇紧咬,脸色因为骤然大量失血而变得苍白,额头上冷汗澹澹而下。双眼恶狠狠盯住了苑芊芊,如同濒死的饿狼一般满怀怨毒和绝望之色。

    稍顷,那独行杀手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如夜枭般刺耳。

    “大当家小心他服毒。”

    段七星忽然大声说道,身子一纵,上了窗台,毫不迟疑就跃身跳了下去。

    裙楼高五层,和段七星所在的八层窗台大约有六七米的落差,这样的高度对于段七星而言,基本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

    只可惜,段七星这一句提醒太迟了点,当段七星魁梧的身躯轻轻落在裙楼平顶之上时独行杀手夜枭般的笑声戛然而止,身子顺着栏杆慢慢软倒,一缕黑紫色的血迹从嘴角溢了出来双眼翻白,已然没了生命气息。

    苑芊芊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手腕一抖胭脂剑收了起来,娇俏的嘴角往上微微一翘,再不看那杀手一眼,转向段七星,笑着说道:“段王爷,好俊的轻身功夫。

    段七星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苦笑了一声。

    大约这当口也只有苑芊芊才会夸他“好俊的轻身功夫”吧?

    这位“胭脂社”大当家的性格,果真与众不同。

    紧接着萧凡,姬轻纱和后来赶到的范乐,也都下到了裙楼平顶

    姬轻纱蹙眉说道:“看来这是个很严密的组织。”

    任务失败,有被活捉的危险,毫不犹豫地服毒自杀,一般来说,不是独行杀手的作风。只有严密的杀手组织才能如此到位地控制手下。

    段七星打量着那杀手的长相,说道:“从长相来看,这人像是个异族,应该是西亚地区的人种。”

    没有人去搜查杀手的尸体。

    既然是如此严密的组织,杀手执行任务时,不可能在身上留下任何可供追查的资料。

    姬轻纱淡淡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一条线索。”

    段七星点了点头,说道:“嗯,尸检肯定要做。这样严密的杀手组织,本身也是线索。”

    全世界范围内,杀手组织不少,但组织严密的,却不多。最有“名气”的杀手组织本身,确实就是一条很好的追查线索。

    “段先生,姬总,芊芊姑娘,这里已经没有逗留的必要了。我们去茶庄吧。”

    萧凡平静地说道。

    没人有异议,大家一起离开了裙楼平顶。

    至于杀手的尸体,自然会有人来善后。今儿这个行动,萧凡和二师兄早已协调好了,文二太爷那边的人手全部动员起来。

    文天这些年虽然扎根在黄海,但在京师也不是没有根基。

    任何一个大组织,都不可能完全将京师撇开不管,那样太不明智了。哪怕只是布置一些线人打探消息,都是很有必要的。

    官面上的事,萧凡来摆平。

    小桂子的父亲桂清秋已经调到部里去工作,直接出任三局局长。这个任命,让所有关注的人都跌落一地的眼镜。

    桂清秋对萧凡的感激,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萧!凡却是暗暗感叹方家在政法系统的影响力,连他都不曾料到!方`直接将桂清秋运作成三局局长。萧凡看桂清秋的面相,知道他运势很旺,此番人事调整也有贵人相助,当初萧凡的预计,是桂清秋出任三局副局长,排名靠前,分工上掌握一定实权。等在三局站稳脚跟,熟悉了情况之后,再谈得上进一步升迁的可能性。

    谁知方黎办事如此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看来对方黎这个人,有必要进一步的加深了解。

    来到写字楼门口,范乐去开车。大奔还没到,一台火红的保时捷跑车便“嘎吱”一声停在大伙跟前,苑芊芊笑嘻嘻地跳了下来,说道:“大帅哥,赏个脸坐我的车吧。”

    今天的苑芊芊,依旧是小清新白富美装扮,蹦蹦跳跳的,任谁都想不到,就刚才·她一剑便将独行杀手的手掌给卸掉了。

    姬轻纱是见怪不怪,段七星的脸色却有点发绿。

    他和苑芊芊只见过一回面,是几年前来燕北拜访姬轻纱时凑巧碰到的。那会,段七星以为苑芊芊是姬轻纱的小妹妹·孰料姬轻纱却给他介绍说,这位就是北方最著名的盗墓团伙“胭脂社”大当家苑芊芊。

    当时苑芊芊刚刚接掌“胭脂社”不久,在段七星这样成名已久的江湖大豪面前,还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并没有太出格。

    段七星再想不到,苑芊芊和萧凡之间是如此交往的。

    身为天南王,段七星是个很老派的人·对于时下年轻人的很多做派,基本上很难接受。苑芊芊是年轻姑娘家,爱玩爱闹的性子·多少还能理解,萧凡何等沉稳厚重的大家气度,难道也会跟着苑芊芊一起胡闹?

    不过段七星随即就在萧凡脸上看到了十分无奈的神色。

    看来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萧凡也拿这位爱闹的“大当家”无可奈何。

    “走吧走吧……”

    苑芊芊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挽住了萧凡的胳膊,扭头朝向姬轻纱,还是笑吟吟的。

    “姐姐,你没有意见吧?”

    姬轻纱有点莫名其妙-:“我有什么意见?”

    “没有最好。一个辛琳已经够我头疼的,要是再加上姬总这样强悍的竞争对手·那我麻烦就大了……”

    “芊芊,你说什么?”

    姬轻纱俏脸微微一沉。

    这丫头,越来越喜欢胡说八道了。

    什么“竞争对手”?

    “嘻嘻……”

    苑芊芊朝姬轻纱做了个鬼脸·也不管大帅哥情愿不情愿,拉着萧凡就上了她的保时捷,朝段七星和姬轻纱扬扬手·保时捷轻轻一震,如同离弦之箭,悠忽间便蹿了出去。

    段七星嗔目结舌。

    姬轻纱微笑说道:“段王爷,芊芊就是这么个性子,我和她做朋友多年,早已经习惯了。”

    江湖上奇人异士不少,苑芊芊还算是在“正常范畴”之内·比苑芊芊更加特立独行的江湖豪杰,段七星也见过好几位。

    段七星笑着点头·不过笑容略有点古怪。

    姬轻纱诧异地说道:“段王爷,有话直说无妨。”

    段七星笑了笑,说道:“姬总,如果有意的话,萧一少确实是很不错的人选了。

    姬轻纱完全没想到段七星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猝不及防,精致妩媚的俏脸顿时飞起两片淡淡的红霞,更增三分娇艳妖冶。

    “段王爷说笑了。”

    姬轻纱一直单身,可不知有多少人在暗暗揣测,这朵带刺的玫瑰,最终花落谁家,又或者永远都等不到采摘的那位有缘人。

    “段王爷,且不说我并没有那样的意图,就算有,我和他之间,可能性也非常的小。萧家的门第早已注定了一切。芊芊······或许年纪还小吧,没想过这些事。”

    稍顷,姬轻纱轻声说道。

    作为萧家的嫡长孙,萧凡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纯粹的“江湖人士”。试想一位江湖大豪或者盗墓团伙的首领,成为萧家的孙媳妇,那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萧家的长辈会同意这桩亲事才怪。

    只是姬轻纱有点不理解苑芊芊的意图,这小妮子虽然胡闹,绝不是头脑发热的人,关键时刻,冷静得可怕。恐怕今天的所作所为,俱皆蕴藏深意,另有所图,绝不是真的冲着“大帅哥”去发花痴。

    段七星微笑说道:“姬总,你的相人之术,精准无比,难道看不出来,萧一少其实是性情中人?他这种人,一旦自己认定了,不管是谁,都很难改变他。”

    姬轻纱默然。

    她自然不会告诉段七星,她的相人之术再精准,在萧凡身上也是完全无效的,这个人浑身都隐藏在一团迷雾之中,令人难以窥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