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64章 拿捏?(保底第二更)
    叵轻纱和萧凡约定见面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段七星是今天上午到的,略事休息一下。

    姬轻纱设想的“行程”安排是这样的:萧凡与段七星见个面,段七星向萧凡表示歉意,教训段孔雀一番。然后姬轻纱设宴,为双方“讲和”,就此将这段梁子揭过去。

    萧凡虽然厉害,又背靠老萧家这株参天大树,势大难敌。但段七星着实是个人物,在天南的影响力,绝不局限在江湖道上,和天南的一些名门望族都有着密切的交往,本身也是天南世家出身。双方结的并非不可解的死仇,想来以萧凡的睿智,不至于非要对天南段家赶尽杀绝。

    这样杀人一万自损三千,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做,更不用说老萧家那样一等豪门的子弟,眼界胸襟绝非常人可比。

    对于做这个“和事老”,姬轻纱信心十足。

    三人来到天南茶庄的大堂,坐在古色古香的藤椅里,等候萧凡上门。

    这样的礼节,算是面子给得十足。

    料必萧一少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便在这个时候,姬轻纱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正是萧凡,姬轻纱秀美的双眉微微一扬。萧凡此时打电话过来,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您好,一少。”

    姬轻纱按下接听键,以她独有的略带嘶哑的女低音说道。

    “你好,姬总。这边发生了点事,咱们见面的地点,可能要改一改了。”

    电话那边,果然传来萧凡柔和的声音,说是发生了点事,却是镇定如恒。

    姬轻纱不动声色地问道:“哦?一少要改在哪里见面?”

    萧凡在电话里说了一个地址。

    姬轻纱有点诧异,说道:“一少,那好像是写字楼吧?”

    萧凡约他们见面的地点·居然并不是大酒店或者茶庄这样适合谈话聊天的所在,而是一栋写字楼。

    萧凡轻笑一声,说道:“姬总和段王爷先过来吧,也许能看到一点新奇的东西。”

    “是吗?连一少都说是新奇的东西·那肯定很有看头。好,请一少稍候,我们马上过去。”

    等姬轻纱挂断电话,向段七星转达了萧凡的意思之后,段七星眼里又闪过一抹不悦。这位萧一少,未免太过拿捏。段七星不远万里,孤身前来京师·诚意算得十足了,以段七星在天南和江湖上的身份地位,纵算萧凡是老萧家的子弟·也该给他个脸面。现在约好四点见面,萧凡却忽然爽约,反倒让他们去一栋写字楼看什么新奇的东西。

    有些过分了。

    姬轻纱自然能看出段七星心中的不悦,浅浅一笑,说道:“段王爷,萧凡的性格,好像与普通的衙内不大一样,不是个喜欢摆架子的人。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重要的情况。段王爷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过去走一趟吧?”

    段七星微笑说道:“我一切唯马首是瞻。”

    这话说得客气,但意思也很明白。我段七星是给你姬轻纱面子,同时·段孔雀是在你的地头上出事的,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姬轻纱也脱不了干系。

    姬轻纱如何听不出他话里的内涵·笑了笑,对范乐说道:“我们走吧。”

    范乐亲自将她的大奔开了过来。

    姬轻纱礼让段七星先上车,大奔轻轻一抖,随即绝尘而去。

    这些日子,段孔雀倒没怎么吃苦头,住在时代酒店的贵宾套房里。当然,这是段孔雀自己提出来的·住贵宾套房的花销,也是段小王爷自掏口袋。在斗狗场·段孔雀乖乖跟着辛琳走的时候,壮着胆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原本段孔雀也是抱着姑妄一试的心态提的要求,在他想来,只要辛琳不将他绑起来关在黑屋子里,每天虐一百遍,就谢天谢地烧高香了。

    辛琳在庆元大酒店出手无情,在段孔雀脑海里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难以磨灭。

    谁知辛琳居然答应了。

    不过辛琳也明白告诉段孔雀,这段时间,他只能规规矩矩呆在酒店的房间里,哪都不许去。只要他敢踏出房门一步,辛琳立马就打断他的腿。哪条腿先迈出去的,就打断哪一条。两条腿一齐迈出去,那就双腿齐断。

    段孔雀没口子的答应。

    他绝对相信辛琳说得出做得到。

    无论辛琳还是萧凡,似乎谁都不将他那位威震天南的老子放在眼里。段孔雀真的不敢冒险。本来被燕西楼打了一掌,身子骨到现在都还没复原。这要是再被辛琳打断双腿,段小王爷还要不要混了?

    像人妖男那种彻底的粉碎性骨折,就算治好之后,也基本相当于废掉了。

    段小王爷只要一想到将来有可能拄着拐杖走路,心底就亡魂大冒。

    那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

    这几天,段孔雀住在时代酒店的贵宾套房,简直就如!牢一般,度日如年。时代酒店的服务没说的,一日三餐都有人给他送进客房。不能出去转悠,倒也没什么,段小王爷能够忍受。关键晚上一个人孤枕难眠啊。

    段孔雀还真不敢打电话叫特殊服务。

    自从他住进时代酒店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辛琳。但段孔雀百分之百相信,辛琳一定时时刻刻在监视着他,只要他有些许异动,一双腿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辛琳那么冷漠的一个冰山美人,段孔雀若是在她眼皮子底下招妓,真不知道会是何等惨烈的后果!

    说不定不但两条大腿保不住,连中间那条小腿都有可能被切掉。

    一连在酒店关押了好些日子,段孔雀怀疑再这么下去,自己真要疯掉了。

    外界的消息,一点都得不到。

    手机早就被辛琳没收了,房间的电话也被掐断,只能用于酒店内部通讯,往外打没可能。现在全部的指望都寄托在他老子段七星和姬阿姨的身上了。

    入住酒店的第四天,段孔雀就在心中千百遍的后悔,早知住酒店如此难熬·还不如被辛琳关进黑房子,每天虐一百次。要虐他,总得有人在他面前露个面吧?比这样活活憋死要强。

    段孔雀情不自禁地想起,难怪有人说·世界上最残忍的刑罚不是凌迟,而是将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丢到一个荒岛上去,让他一辈子孤单生活。

    真会憋死人的。

    就在段小王爷快要忍不住,准备拼着切掉小兄弟的危险向酒店要求“特殊服务”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急促地震响起来。

    “喂……”

    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电视的段小王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去,手忙脚乱抓起了话筒,扯着脖子就嚷嚷起来。

    “出门。”

    话筒那边·传来辛琳冷淡的声音。

    “去哪?”

    段孔雀急急忙忙问道。

    随即话筒里就传来“咔哒”一声,然后就是“嘟嘟”的忙音。

    辛琳就是这样惜言如金的性子,一个字都不愿意跟他多说。

    段孔雀丢下话筒·兴高采烈地往门外跑去,甚至连心里都来不及暗暗咒骂几声。实在段小王爷太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个鬼房间了。

    房门刚一打开,段孔雀就看到一张冷冰冰毫无感情可言的面孔。

    一个年轻女郎。

    大约二十几岁,长得不错,但脸上那种冰冷的神情,让段孔雀情不自禁地打了个突。

    段孔雀没有去过止水观,自然不认识,这是追随辛琳从七妙'宫“陪嫁”而来的六位属下之一,七妙宫的传统·男人毫无地位可言。

    七妙宫的核心弟子,没有一个男人。

    所以当初听道宫主吩咐,让她们六人追随圣女·去止水观伺候一个男人时,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宫主怎可能发布这样的命令?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七妙-宫圣女亲自去伺候,还要加上她们六个。

    这六位“陪嫁侍女”的身手固然不能和辛琳相提并论,放在江湖上,也是了不得的好手。宫主却让她们去伺候一个臭男人!

    但宫主之命不可违,大家心里再不乐意,也只能委委屈屈跟着辛琳去了止水观。

    三年多时间过去,她们自然都改变了当初的想法。

    萧凡展现出来的诸般本领·尽管只是冰山一角,却终于让她们意识到·什么叫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值得七妙-宫高贵女性放下身段去伺候的男人。

    然而这尊敬仅限于萧凡一人。

    其他男人在七妙-宫女弟子眼中,依旧是猪狗不如。

    “去B1地下停车场,不许乱跑。”

    年轻女郎不待段孔雀开口,便冷冰冰地说道。不但语气冷冰冰的,脸色冷冰冰的,连眼神都是冷冰冰的,带着说不出的厌恶与不屑。

    段小王爷心里那个郁闷啊。

    单以外表而论,段孔雀算得是个很标致的美男子。风流倜傥,加上潇洒多金,乃是典型的高富帅。围绕在段小王爷身边的各色女子,何止百十个?除了辛琳之外,段孔雀还从未被女人如此鄙视不屑过。

    “快去,别磨蹭。”

    眼见段孔雀发愣,年轻女郎又冷冷催促了一声,神色益发不善,似乎段孔雀再磨蹭,这位就要直接出手教训他了。

    段孔雀身手不弱,奈何旧伤未愈,加上在辛琳恐怖无比的压力之下,段孔雀愣是一句话不敢反驳,乖乖出门向电梯方向走去。

    在段小王爷心底,自然将年轻女郎全家的女性亲属,尤其是年轻女郎本身,问候了无数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