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7章 飞羽连环七绝斩
    斗狗场的气氛,远没有咖啡厅这么轻松。!

    偌大的斗狗场,早已人去楼空,斗狗台上土佐庞大的尸体,已经被人拖走,昏迷不醒的齐平也不见了踪影。

    严博让人把齐平弄去治疗了,能够不出人命,当然还是不出人命的好。

    省得麻烦。

    姬轻纱依旧坐在包厢里,又点起了一支薄荷烟,双眉微蹙。这种女士烟,味道很淡,基本上也不含多少烟草。姬轻纱并没有烟瘾,只有遇到特别棘手的事情,才抽烟。更多的时候,只是某种习惯使然。

    萧凡横空出世,将今晚上的一切都搅了个乱七八糟。

    姬轻纱意识到,这一回也许真的遇上了对手。

    在此之前,姬轻纱确实没怎么将这些世家豪门的公子大少当回事。姬轻纱是真正的“内行”,很清楚地知道,这些豪门世家的嫡系子弟,在普通人眼里,一个个风光显赫,高高在上,谁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其实细论起来,也分三六九等。真正的一等大少,是汪述都那样走政界路子的世家传人。

    那是实实在在惹不起。

    汪述都现在只是个处级干部,官位不显,在首都城内,论级别,处级干部简直多如牛毛。汪述都自己或许不算什么,但却能够调动整个家族的大势力,乃是“接班人”的身份。

    惹火了这样的嫡系传人,那才是真正的大祸临头。

    对这样的世家“接班人”,姬轻纱一贯都是能够笼络就尽量笼络,笼络不了的,敬而远之,绝不与之发生什么牵扯纠葛。

    而萧天,叶浩文,汪述文这样的纨绔衙内,和汪述都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普通人自然惹不起他们但到了姬轻纱这样的层级,却并不如何在意。这些纨绔在各自的家族,地位并不高,在外边打着家族的大牌子耀武扬威,回到家里见了长辈,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更不用说调动整个家族的势力为自己服务了。

    比如说今晚上,萧凡若是不来,萧天这个面子就折定了。当然,姬轻纱也不会让萧天完全下不来台,最终总是会给萧二少一个台阶。不过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姬轻纱手里。

    这么些年类似的情形,姬轻纱不知处理过多少回。许多纨绔子弟,就这样折在姬轻纱手里不少人甚至还对姬轻纱感恩戴德,和姬总成为了“好朋友”。

    自然,其中不少也是带着目的,想要藉此接近姬轻纱,以求一亲芳泽。

    姬轻纱实在美得太过妖艳,是个男人就忍不住要想入非非。

    但萧凡的出现,完全颠覆了姬轻纱对“非体制内”世家子弟的认知。世家子弟,通常就是三类。一类是汪述都那样被世家长辈普遍赞誉,寄予厚望的后起之秀一心在政界发展,他们身上承载着家族的希望和未来,甚至承载着整个世家阶层的光荣与梦想。

    这一类是绝对不能惹的。

    任何人想要阻扰他们的进步之路都会引起大家族震怒,不管是谁,都一定会被清除掉。

    真正能够击败汪述都这种人的只能是他们的“同类”,另一个庞大的家族和他们的继承人!

    第二类则是经商。

    这种世家子弟的数量最多。在祖辈父辈余荫庇护之下,利用现行体制的规则,大把捞钱,俨然社会精英,浑身光环,潇洒无比。

    姬轻纱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这一类世家子弟。

    他们富有教养,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只要你能忍受他们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傲气,他们还是能够交往的,并不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

    叶浩文勉强算是这一类。

    第三类就是萧天,汪述文汪飞这种了。

    不想当领导,也不做生意,只钻体制的空子,打着家族的大牌子,四处弄些实惠。平日里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偏偏这一类世家子弟,又是最傲气的。他们的骄傲和优越感,直接就写在脸上。一般人很难和他们接近。

    姬轻纱是不屑和他们接近。

    在姬轻纱眼里,这种世家子弟能办些事,但他们惹事也不含糊,而且特别拿捏。想要和他们接近,求他们办事,先就要大把金钱开路。在他们眼里,任何与他们接近的生意人都是“大肥羊”,没开口之前,先就被宰得血肉模糊。

    最关键的是,这类世家子弟没底线。

    这是姬轻纱不屑与他们“合作”的根本原因。

    姬轻纱鄙视没有底线的人。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必须有底线。没有底线的家伙,哪怕祖上再大的功德,也成不了事。

    类似这样的世家子弟,通常都是姬轻纱的下属和他们打交道。姬轻纱本人,从来没对他们有过好脸色。譬如今晚上,叶大,萧二,汪二汪三都是一等大豪门的嫡系子弟,姬轻卜他们都只是淡淡点头,再没有任何特殊的表示。!

    但萧凡不一样。

    萧凡既不是汪述都那样在政界发展的后起之秀,也不像叶浩文经商,更不是萧天汪述文汪飞那样纯粹的纨绔衙内。

    姬轻纱没办法给他“分类”。

    但姬轻纱知道,今晚这事,没完。

    萧凡说得明明白白,和斗狗场的账,待会再算。

    语气柔和,没有丝毫戾气,然而骨子里那股凌人的傲气,让姬轻纱都蹙起了眉头。

    姬轻纱绝对相信,萧凡不是说着好玩的,更不是威胁。他说要和斗狗场算账,就一定会算。他是萧天的亲哥哥,别人联起手来整他弟弟,设计好了陷阱让萧天往里跳,要是能够就这么算了,那才叫怪事。

    姬轻纱隐然在萧凡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霸主风范。

    谁说枭雄就一定面目狰狞的?

    相比姬轻纱的凝重,苑芊芊就显得很是没心没肺,在一旁笑嘻嘻地喝饮料吃水果,等着去姬轻纱家里拉梳妆台。

    对姬轻纱的不悦,视而不见,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苑芊芊和姬轻纱的关系·也十分特别。如果一定要给她们的关系定个位,勉强算是“闺蜜”,当然和普通女孩之间的闺蜜大为不同,她们交谈的·绝不是去哪儿学插花,去哪儿学茶艺,哪里的东西又降价了之类的话题。

    彼此很少干涉“内政”。

    姬轻纱有姬轻纱的事业,苑芊芊有苑芊芊的行当。

    “姬总……”

    严博推门走了进来,脸色苍白。

    姬轻纱望了他一眼。

    “段孔雀……不见了。”

    “嗯。”

    姬轻纱轻轻点头,似乎毫不意外。

    “他的女伴还在,说段孔雀被一个女人带走了·很年轻······段孔雀好像很怕那个女的。

    严博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姬轻纱双眉又是一蹙,看向苑芊芊,问道:“芊芊·那是谁?”

    苑芊芊和萧凡打过一次交道,姬轻纱尽管并不清楚内幕,但由苑芊芊刚才在斗狗场的表现,“跳出来”为萧凡做担保,姬轻纱断定,苑芊芊和萧凡之间,应该有所交集。

    苑芊芊笑道:“是萧凡的‘贴身丫鬟,。”

    姬轻纱淡淡说道:“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苑芊芊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姐姐·别的我也不是那么清楚。她叫辛琳,辛苦的辛。不过,我和她切磋了一下。”

    “哦?”

    姬轻纱明显来了兴趣。

    和苑芊芊“切磋”过后·还能活蹦乱跳,这可不简单。

    辣手无情胭脂剑!

    绝不是说着好玩的。

    “飞羽连环七绝斩!”

    苑芊芊轻轻吐出了七个字。

    “飞羽连环七绝斩?是七妙-宫的传人?”

    姬轻纱耸然动容。

    连站在她身后宛如影子一般的范乐,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辣手无情胭脂剑·飞羽连环七绝斩!

    江湖上历来齐名。

    极其久远的两个传说,极其久远的两种传承。

    “萧家的嫡长孙,娶了七妙-宫的传人?”

    姬轻纱轻轻摇头,显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两者,怎么可能扯得上关系?一个是共和国威风显赫的一等豪门,另一个则是地地道道的江湖传承。

    苑芊芊马上说道:“姐姐,你弄错了·不是娶,是贴身丫鬟。这是两个概念!萧凡没结婚。”

    姬轻纱瞥她一眼·有点诧异,微微一笑,说道:“怎么,芊芊,你也看上了?”

    瞧苑芊芊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姬轻纱似乎看出了点端倪。

    苑芊芊嬉笑道:“我看上人家没用,人家看不上我。估摸着我这种,不合萧大公子的胃口。人家喜欢温柔娴淑的窈窕淑女。”

    姬轻纱顿时就认真起来,说道:“芊芊,来真的了?”

    苑芊芊撇了撇嘴,说道:“真的假的,谁知道呢?反正我觉得这中间挺有意思的。”

    “是有点意思。”

    姬轻纱点头认同。

    堂堂萧家长孙的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神秘江湖传承的“贴身丫鬟”,折射出来的信息,可不容小觑。难道七妙-宫竟然渗透进了警卫局?

    姬轻纱倒是在一些特别重要的豪门子弟身边见过警卫局出身的贴身保镖。

    苑芊芊轻笑一声,说道:“姐姐,我看你的关注重点还是要放在萧凡身上。他才是关键,老萧家或许和这个事没多大关系。”

    “是吗?”

    姬轻纱精致的双眉,轻轻扬了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