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2章 煞星(为6800加更)
    “等一下!”!

    江宇诚再也忍耐不住,“呼”地站了起来。

    “这不对,中间有问题!”

    会场顿时又变得一片寂静,好些人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这一场决赛,在场几乎六七成的人都下了注,基本全是输家。

    当时那个情况,谁会去买藏獒赢啊?

    输的可都不少。

    只是大家虽然心里头有疑问,却也不好当众质疑,毕竟刚才藏獒那致命一咬,实实在在将大家都镇住了。

    这是真正的狗王风范。

    相当于“横岗级”体格的土佐,交手一个回合,便横死当场。

    这个绝对装不出来。

    狗不是人。

    谁都不可能将一条土佐调教得自动送死,没人有那个本事。不要说不通人性的斗狗,就算是人类作弊,也不能把自己的命都搭上。那不是扮猪吃老虎,那是真正的猪!

    只能说,那个什么段少将这条藏獒调教得太好,简直就是个“装逼之王”,小组赛半决赛,和两条斗狗缠斗那叫一个激烈,将所有人都瞒过去了,以为那就是它的真实水准。

    直到决赛,才展现出它的王者实力。

    “江少,请把话说清楚,这中间有什么问题?”

    严博十分认真地反问道。

    他知道江宇诚也是大衙内,家里老头子官职不低。但这个质疑,有关整个斗狗场的名誉,有关他严博的“钱途”,却是一定要辩驳清楚的。

    “我暂时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但肯定有问题,他妈的老齐……哼!”

    江宇诚一张脸涨得通红,却终于将后边的话咽了回去,气冲冲地一屁股坐下了。要紧时刻,老齐忽然消失不见,将他们三个丢在这里顶缸·六百万!

    这中间要没有问题,打死江宇诚都不相信。但关键在于,这话他说不出口。齐平是跟他们一起过来的朋友,要说有问题·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似乎赖不到别人的头上。

    你们交的什么朋友?

    叶浩文冷笑一声,说道:“小江,玩不起就别玩。赢钱的时候,咱们可是不含糊,两百万支票少了你们一分钱没有?你嘴裂得跟荷花似的。怎么,现在输了·想赖?想赖也行,叶哥不在乎这两百万,你当着大伙的面说一声·你江宇诚是老赖,我立马拍屁股走人,绝不向你要一分钱。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嘴里叫的是“小江”,目光却是直直盯在萧天脸上。

    江宇诚在叶大少眼里,还真不算什么,叶大少在意的是萧天。

    严格来说,叶大少是看不顺眼萧凡。

    谁叫你萧天是萧凡的亲弟弟!

    “叶浩文,你什么意思?”

    江宇诚顿时就火了·眼珠子瞪得老大。

    “没什么意思,愿赌服输。这规矩,谁都得守吧?大伙说是不是?”

    “叶大少说得对·愿赌服输,天经地义!”

    立时就有人附和。

    估计这些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点叶浩文的来头·其中几个,则是刚才买了藏獒赢的玩家。虽然比赛之前他们也不看好藏獒,但三比一的盘口确实很吸引人。

    斗狗场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输只要输一块,赢就赢三块,以小博大,何乐不为?

    这当口·谁不承认这场比赛的结果,估计这几位老板就跟谁急!

    有一位财大气粗的老板·可是在藏獒身上压了五十万注,眼见得一百五十万硬扎扎的现票子就要到手,更加嚷嚷得大声,使劲为叶浩文喝彩。

    “宇诚,坐下。”

    萧天冷冷说道。

    毫无疑问,他们是被齐平涮了,但眼下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叶浩文可不是好忽悠的主,那个什么段少,专程带了这么一条恶狗来京燕地面,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不是猛龙不过江!

    “小叶,你也别咋呼,不就是两百万吗?吓不死人。”

    叶浩文大拇指一竖,说道:“萧二,好气魄,这才像个爷们。

    行,我等着呢。说起来,我还是亏了,搭进去一条好狗。这些年,我养这高加索,也是好几十万砸进去。”

    萧天冷“哼”一声,说道:“小叶,你那两百万,一个星期之内,我会给你凑齐的……”

    “哎,萧二,这就不对了,斗狗场没这个规矩啊。从来都是当面两清,这事,可没有过夜的。”

    “是啊,萧二少,我是外地人,明儿还得往家赶呢。一个星期,我哪里等得起啊?”

    那边厢,段孔雀阴阴地接了口。

    萧天的脸又沉了下去,冷冷说道:“段少,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猫腻,别以为我不知道。等我找到老齐,要是你们合起伙来玩我,嘿嘿,这事可不好收场。”

    “咦,萧二少,这话稀奇。谁是老齐啊?我认识他吗?我也是叶大少那句话,四百万不当大事,只要你萧二少开句口,承认自己是老赖,我一分-,拍屁股走人。嘿嘿,这京城地面的公子大少,我算是见识了!”

    观众席上顿时又响起了“嗡嗡”的议论之声。

    合着这外地来的段少,也是个嚣张跋扈的性格。你赢了四百万,那就等着收钱好了。何必出口伤人?萧二少能被斗狗场奉为上宾,安排在最尊贵的包厢,肯定不是普通人。

    无缘无故得罪这样的纨绔衙内,很好玩么?

    小桂子说道:“严总,我们今儿没带这么多现金,麻烦你先垫付一下,一个星期之内,我们给你凑齐,这总可以吧?”

    严博就露出为难的神情,说道:“桂少,这个不大好办啊。你们几位,刚才玩的是场外。如果是经过我老严的手,那没说的,不管多少,我肯定给垫上。

    可是这场外······这不合规矩啊,六百万·真不是小数目······”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真的一点都不能通融?”

    小桂子的脸也沉了下去。

    奶奶的,今晚上合着是被人联起手来算计了?连严博都不给面子。

    江宇诚低声说道:“小桂子·现在关键是那个老齐,你到底怎么认识他的?知道他底细吗?把这混蛋揪出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琢磨着,他和那个姓段的,是一路人。”

    小桂子满脸懊丧之色,也压低声音说道:“诚哥,我还真不知道他底细·身份证是看过的,但我估计,这身份证八成是假的。这王八蛋就是专程来黑我们的······可是·咱们跟他没过节啊。那个姓段的,咱们以前谁都没见过,专程来黑我们,有点说不过去啊。”

    “难道是叶浩文搞的鬼?可是也不大像,他犯不着再搭上一条狗啊……”

    江宇诚一时之间,也摸不着头脑了。

    “二哥,现在怎么办?六百万咱们真拿不出来,我现在银行账户上就是四十几万。一个星期都够呛的……”

    小桂子不理江宇诚,朝着萧天说道。

    萧天双眉紧蹙·一声不哼。

    “要不,咱们给一哥打个电话吧,也许他能有办法。”

    小桂子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他和萧凡也就是打了几回交道·对萧凡的底细一点都不清楚。但对萧凡却有着盲目的崇拜,如今事态紧急,就想起“一哥”了。

    萧天蹙眉说道:“我哥又不做生意。”

    “那……”

    小桂子也没辙了。

    “萧二少·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你们怀疑什么老齐和我有猫腻,那就把人找出来吧,咱和他当面对质。”

    段孔雀等得不耐烦了,不阴不阳地说道。

    依偎在他身边的那个美女,将一片水果送进他的嘴里,嗲声嗲气地说道:“段少,别发火嘛·四百万算个什么啊······还以为这首都城的大少多有钱呢,嘻嘻……”

    “萧二少·要是不服气,那我给你们一个小时,你们再去找一条狗来。只要你们赢了我的‘狮王,,四百万一笔勾销。叶大少的两百万,也是我出……”

    话没说完,忽然“吧嗒”一声,一条黑影从半空中直坠而下,重重摔在下边的观众席上。

    “啊……”

    “什么东西啊……”

    现场顿时乱成一片。

    然后大家看明白了,是一个人。

    那个人摔在观众席上,努力挣扎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血流满面,脸上神情惊骇欲绝。

    “是老齐!他妈的,是老齐那个王八蛋!”

    小桂子眼尖,一下子就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顿时惊叫起来。

    “嗨,真的是老齐!”

    江宇诚也呆住了,瞪大眼睛,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老齐怎么又出现了?

    还是以这种极其炫酷的方式出现的,横空出世,从天而降!

    瞧这狼狈不堪的模样,一准是被人扔下来的。

    段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大伙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轰”的一声巨响,斗狗场两扇厚重的红木大门飞了起来,“吧嗒”两响,两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紧跟着飞了进来,摔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什么人?”

    “干什么?”

    现场又是一阵大乱,大家的眼神,纷纷望向门口。

    只见一位身穿白底蓝色花纹长袖t恤,棕色休闲裤的年轻人,慢慢走了进来,臂弯里挽着一位千娇百媚的金发女郎。

    正是萧凡和阿杰莉娜。

    “萧一哥……”

    刹那间,很多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其中包括叶大少,汪二少汪三少,脸色最难看的,自然是段小王爷。

    这煞星又露面了。

    而且从老齐和两名保安“出场”的方式来看,一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