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1章 真正的藏獒(为6600加更)
    艄着主持人大声宣布决赛开始,纷纷扰扰的会场,瞬间安静下来,大伙都目不转睛地望向了正中央的圆形高台。

    尽管大部分客人一致看好土佐,但最终结果如何,总要等比赛过后才能揭晓。

    比赛一开始就出了意外。

    原本斗志旺盛无比的土佐,上台之后一反常态,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定定站在高台的边缘,望向另一边黑黄色的藏獒,前肢紧紧趴在地上,脑袋昂起,发出“呜呜”的低吠之声,神情十分紧张,甚至带着几分畏惧之意。

    反观那头并不如何起眼的黑黄色藏獒,却昂首挺胸,神色睥睨,散发出与以前完全不同的气息,一步一步,慢慢向前,俨然王者。

    “怎么会这样?”

    观众席上立时响起嗡嗡的议论之声。

    “不对,这······这好像是真正的藏獒,不是养狗场培育出来的……”

    有客人眼光独到,最先提出了质疑。

    不过随即就引来其他客人的反驳:“真正的藏獒,这怎么可能?现在还能培养出真正的藏獒来吗?到哪里找野狼也喂它?别开玩笑了!”

    今晚上来的这些客人,其中不少是真正懂狗的人。像萧天这样的菜鸟,并不多见。

    因为炒作的关系,前几年藏獒被吹得神乎其神,身价暴涨。但在国内外举办的斗狗大赛之中,圈养的藏獒战绩欠佳,与它们那显赫的名声,并不般配。

    不过,这只是针对圈养的藏獒而言,传说中的藏獒,不是这样子的。

    藏獒在雪域高原被称为“圣兽”。

    古代的藏民,以游牧为生,高原狼群是牧民的死敌。许多牧民深受其害,不但豢养的家畜被狼群分食殆尽·牧民本身也往往成为狼群口中的美餐。

    藏獒就是牧民用来对付狼群的杀手锏。

    在雪域高原,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独獒能斗群狼。

    而藏獒的培养方法,也非常的残忍血腥。

    一胎九犬!

    这是培养藏獒最基本的前提。

    也就是说,培养真正的藏獒·必须有一条母犬,一胎生下九只小犬。普通藏獒一般每胎生四五只小犬,多的六七只,一胎生九只小犬的情形非常罕见。

    在这九只小犬刚刚学会吃肉开始,便全都关进一个预先挖好的深深的地窖之中,每天只给很少的水,不给食物。饥渴难耐的幼犬为了生存·只能相互撕咬。

    到最后,九只幼犬只会剩下一只,其余的八只·都成了它的食物。

    这时候就开始喂狼,喂活狼。

    牧民们千方百计抓来活着的野狼投入地窖,给獒犬当食物。

    除了活狼,地窖里的獒犬不会再得到任何其他食物。而且,只能由固定的一个人给地窖里的獒犬喂食,中间决不能换人。这个喂食的人,将成为藏獒唯一的主人,除此之外,藏獒不会再认其他任何人作为它的主人。

    一直要这样喂养三年·才能得到一只真正意义上的藏獒。

    据说,由于野狼和藏獒是天敌,什么地方在培育藏獒·野狼能感应得到,在藏獒没有长成之前,野狼会成群结队前来攻击·竭尽全力想要将这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藏獒消灭在幼年时期。

    三年之后,打开地窖,一只真正的藏獒就出世了。

    用这样的方法培养出来的藏獒,勇猛无敌,在牧民的配合下,一只就能对付整个狼群。

    不过这种培育方法,早已经成为传说。现阶段·高原的野狼几乎灭绝,剩下来为数不多的都在自然保护区苟延残喘·对牧民再也构不成多大的威胁,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按照古法去训练真正的藏獒了。

    就算有人乐意这么干,也得能找到活狼喂养藏獒才行。

    高台之上,随着藏獒一步一步逼近,土佐开始后退,一步一步后退,嘴里“呜呜”的低吠声已经变成了哀鸣,眼神之中明显流露出畏惧的神色。

    “老齐,怎么回事?”

    小桂子顿时急了眼,急匆匆地问道,脸上忽然露出愕然之色。

    齐平不见了。

    好像自从比赛一开始,他就离开了包厢,再也见不到踪影。

    江宇诚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连忙问道:“小桂子,老齐跑哪去了?”

    “不知道啊,刚才还在呢。难道是上厕所去了?”

    “怎么可能,上厕所上这么久?快去找找······这老混蛋不会是在玩我们吧?”

    江宇诚一贯沉默寡言,这回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六百万啊!

    这可绝对不是小数目。

    原本还美滋滋的想着,等土佐一口解决掉那只藏獒,六百万硬扎扎的票子就到手了。江宇诚正计划着要换台新车呢。

    谁知道竟然出现了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况。

    “哎哎,我找我去找······放心,诚哥,这混蛋绝对不敢耍我们。他敢邯,看我不剥掉他的皮。”

    小桂子一迭声说道,急匆匆往包厢外跑去,嘴里嘀嘀咕咕的,话语说得凶狠,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而已。

    萧天的脸色也阴沉沉的,黑得可怕。

    嘴里不说,心里头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搞不好这个齐平就是来黑他们的。只是萧天有点想不明白,无缘无故的,齐平从南边跑到首都来黑他们做什么?

    没有过节啊!

    “咬啊,咬它啊……”

    “混蛋,为什么不咬?”

    四号包厢气氛紧张,场子里早已经闹起来了,许多人站起身来,大声叫骂。萧天跟人场外赌了六百万,他们可也买了不少。

    三比一的盘口,本来就让人很不爽了,想着好歹能赢点,也还不错。有些人为了能多赢一些,甚至下了血本。

    现在可好,照这个架势,那是要血本无归了。

    土佐直接被藏獒逼到了墙脚。

    那么巨大的一头斗狗·以凶悍闻名,竟然一直在后退。

    这还是土佐吗?

    比他妈最没用的土狗还不如!

    “严总,有猫腻吧?哪有这样斗狗的?蒙我们呢!”

    脾气暴躁的客人终于忍不住将矛头对准了严博。实在这情形太诡异了,玩了那么多年的狗·还真没见过那头土佐上了场是这种表现的。

    严博眼神一扫,就揪住了那位脾气暴躁的客人,冷冷说道:“方总,你见过这样的猫腻?你会玩?那你教教我,怎么玩这种猫腻!这是狗,不是人!”

    这话倒也有理。

    人类的竞技活动,有的是猫腻·假球假摔层出不穷。那是可以控制的。斗狗场上的猫腻,也不是没有。一般都是在斗狗身上抹药,降低斗狗对痛苦的敏感度·短时间内增强爆发力,悍不畏死。

    但像眼前这种情形,人为还真玩不出来。

    你怎么去教会一只狗作弊?

    怎么去教会土佐看到藏獒就浑身发抖?

    狗就是狗,再聪明的狗也听不懂人话,最多就是听取一些简单的指令,那也不是因为它听懂了主人的话语,而是无数次的训练形成的条件反射。要说狗主人或者狗场的工作人员,能够和土佐“串通”作弊,让它不战而降·故意输给藏獒,未免太天方夜谭了。

    无论怎样训练,都改变不了土佐这种天生斗狗凶悍的本性。除非它确实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强大到压根就不在等级之上。

    就好像现在这种情形!

    土佐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忽然一声狂吠·猛地张开嘴,向藏獒扑去,双眼血红。

    这畜生被逼急了,再没有退路,情急拼命。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更不用说一头强悍绝伦的“横岗级”土佐!

    “好!”

    场子里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这畜生终于敢打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打,就有希望。

    不打·那就输定了。

    然而大伙的激动,也只是瞬间之事·转眼之间,所有人便都呆住了。只见那藏獒不闪不避,悠忽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咬住了土佐的咽喉部位,猛力一甩脖子。

    庞大的土佐“轰然”倒地,四肢拼命抓挠。

    藏獒死死咬住土佐的咽喉,绝不松口。

    殷红的鲜血,自它嘴里汨汨淌出,迅速染红了斗狗台。

    土佐的挣扎迅速变得微弱,很快便停止下来,浑身抽搐着,已经濒临死亡。

    无数的目光定在斗狗台上,全场都目瞪口呆。

    合着这才是这头藏獒真正的战斗力!

    敢情前边的两场比赛,这畜生只是在热身,或者说,它直接就在扮猪。让大家都小看它,在最关键的时刻,才彰显出真正的实力。

    不动则已,动辄快如闪电。

    就一口!

    直接结束战斗!

    这是真正的王者风范。

    “二哥,不好了,齐平那王八蛋,找不到人了,打他手机也关机……啊,已经结束了……”

    小桂子急匆匆地推门进了包厢,满头满脸大汗淋漓,结结巴巴地说道,瞬即就愣在那里,张大了嘴巴,傻呆呆地望着斗狗台。

    没想到他出去一趟,再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萧天和江宇诚俱皆脸色铁青,胸口急促起伏。

    “哈哈,好,好,太好了,真是过瘾啊!”

    满场沉寂之中,叶大少得意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如同夜枭一般,让人极不舒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