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33章 狗王(为5400月票加更)
    燕北木兰围场的一角,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养狗场。!

    木兰围场与大草原接壤,自古以来是一处水草丰美,禽兽繁衍的草原,曾是辽帝狩猎之地,是清代皇家狩猎之所,清代前半叶,皇帝每年都要率王公大臣,八旗精兵到这里来进行射猎,史称“木兰秋”。在康熙到嘉庆的一百四十多年里,就在这里举行木兰秋一百零五次。

    不过现在,木兰围场已经变成一处旅游胜地。

    严博的养狗场就在木兰围场。

    改革开放之后,国内经济大发展,一夜暴富不再是神话,汹涌的经济发展大潮,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新贵。生活质量上去了,宠物逐渐进入千家万户。不少人家里都养了猫猫狗狗。

    养狗场就在这种形势下快速发展起来。

    木兰围场的养狗场不止一家,严博养狗场的规模最大。

    “狗王”之名,不但在木兰围场大名鼎鼎,就算在京师之地,也是大有名气。许多人都喜欢到严博的狗场来选狗。

    严博不养宠物狗,他养的都是斗犬。

    最正宗的斗狗。

    因此进出严博养狗场的客人,基本都是一等一的大腕。

    普通人买不起斗狗,更加养不起。

    国家早出台了相关法令,对烈性犬的豢养有着极为严苛的规定,一般人根本就办不到证。没有证,非法养斗犬,很容易吃官司。

    但严博被称为“狗王”,却不是因为他养狗养得好,而是因为他这里,有着全木兰围场最大的斗狗场。

    首都的纨绔衙内,大款暴发户,凡是喜欢玩狗的,都是严博这里的常客。

    严博每星期举办一次斗狗大赛。

    斗狗大赛有两种规则,其一是打擂台。

    擂主就是严博本人养的斗狗全世界最著名的斗狗犬种,他这里都有。喜欢玩狗的大腕,可以直接向严博豢养的斗狗挑战。赌注双方自行约定。

    另外一种斗狗大赛,则是混战。

    如果玩狗的人多大家都集在一块了,严博就提供场地。

    赌注也是自行约定。

    同一场斗狗,谁都可以下注。

    如果碰到没人接注的情况,严博会将这些赌注都接下来,当然盘口会有很大的区别。这要视双方斗犬的情况而定。身高体重战斗力看上去不相伯仲的,盘口就是一比一,明显差距很大的盘口可能是一比三,甚至一比五。

    一比五的盘口,基本就是极限了。

    超过这个盘口严博会不同意进行这场比赛。

    斗狗差距过大,那就不是斗狗了,那是虐杀,太过血腥。爱狗之人也会反感。

    喜欢玩斗狗的人,多数都是爱狗之人。

    这一个月,萧天迷上了斗狗。

    萧天玩不起狗,他没钱。一百万的家产,压根就不是玩斗狗的档次。所以在此之前,萧天对于斗狗这个事情接触得不多。

    萧二哥是要面子的人,玩不起就不玩,更不会无聊地跑去围观别人斗狗。为别人的狗呐喊助威萧二哥没这个习惯。

    之所以突然迷上斗狗,是因为萧二哥交到了一位喜欢玩狗的大款做朋友。

    严格来说,这位南方来的大款齐平不是萧二哥的朋友是小桂子的朋友。说起来,齐平也是倒霉催的,刚刚打算在首都城发展,公司尚未开张,就惹了麻烦。

    这麻烦还有点丢人。

    在洗浴场和人争一小姑娘,碰到地头蛇了。

    这种事,很罕见。

    大家都是去找乐子的洗浴场又不止一个技师,完全没必要争风吃醋有人看上了这一个,那就换一个好了。为一个洗浴场的小姑娘争风吃醋,确实挺丢脸的。

    这种丢脸的事,却凑巧让齐平给摊上了。

    对方是京城地面的小地头蛇,齐平的普通话又太不纯正,任谁一听都知道他是外地佬。结果双方一句话不对就杠上了。对方地头熟,又人多势众,齐平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小地头蛇还不肯罢休,又叫了局子里的朋友过来,准备给齐平拘留几天,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地暴发户。让他知道,在这四九城里,光有钱屁事都不顶。

    也该当齐平运气,无巧不巧的,就让小桂子碰上了。小桂子看不过眼,上前呵斥几句,将几个小地头蛇和局子里过来的警察都给赶跑了

    小桂子家老头子,正经是首都市局的副局长,这几个小地头蛇和局子里的普通民警,谁敢不给“桂哥”面子?

    这么着,齐平立马就“赖上”了小桂子,一定要请“桂哥”吃饭娱乐。一来二去的,大家也就熟了。要说齐平还真是够意思,有钱又大方,对“桂哥”奉承到十分。小桂子也挺喜欢他的,就介绍给!萧二哥,江宇诚这一帮哥们。!

    齐平再也没想到,挨一顿胖揍,居然能就此结识到老萧家的二少爷,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这些外地到首都来做生意的商人,谁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往京师的衙内圈子里钻?

    这世道,任谁都知道,上头有人罩着,办什么事都方便。

    小桂子这样级别的衙内,对于普通生意人而言,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大少,更不用说老萧家的嫡孙,那更是传说中的牛逼人物。单是萧家这两个字,都能把人吓一趔趄。

    这一顿揍,挨得真他娘的值得!

    齐平喜欢玩狗。

    据齐平说,他在南方,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斗一场狗,在他的海滨豪华别墅之中,养着四条名种斗狗,其中一条日本土佐,号称“斗犬之王”,人立起来比他还高,只要这条土佐上台,从来都没输过。

    这一下,齐平算是找到“知音”了。

    小桂子就特别爱玩狗。

    说到赚钱,小桂子其实比萧天会来事。别看他年纪比萧天小,却是鬼精鬼精的,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钻。

    他家老头子的职务,自然不能和萧湛相提并论,关键是掌握实权,接地气。萧湛的地位实在太高,他也绝不可能会为萧天出面去“捞钱”。太不要脸皮的事,萧天自己也不大做不出来。

    在一帮小兄弟之中,小桂子算得是个“阔佬”。

    不过小桂子很懂规矩,从来不在萧天江宇诚等哥们面前显摆。纨绔圈子里的“论资排辈”,很有讲究,绝不是谁最有钱就最有地位。

    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小桂子也曾鼓动萧天江宇诚等人去木兰围场那边玩狗,萧天问了问价格,直接就摇头拒绝了。小桂子也很无奈,只能瞒着萧天,一个人偷偷跑去木兰围场赌赌外围过过干瘾。

    小桂子是真想自己养几条厉害的斗狗,好好玩几把。

    齐平的出现,有效地帮小桂子解开了这个难题。

    萧二哥不会花哥们的钱去玩斗狗,但花齐平的钱,倒是没问题。这也是纨绔圈子里不成文的规定。这些暴发户,在纨绔们眼里,就是一只只大肥羊。大肥羊主动送上门来,不宰白不宰。萧二哥也不是什么古板迂腐的老夫子。

    只要这几位公子哥玩得开心,齐平当然是竭力奉承。

    玩狗说白了就是玩钱。

    齐平有钱。

    类似萧二哥这样,在四九城里都叫得上字号的顶级衙内,一般人再有钱,也是高攀不上的。若不是齐平机缘巧合,他就算抱着一大堆票子,都找不到门路。

    类似的遭遇,前来首都找关系的生意人,可碰到过不少。

    几十万上百万的现票子砸进去,一点水花都溅不起来,最后发现,所谓的大牌公子哥,不过是一伙-骗子罢了。有些人被骗了,还不敢吱声,怕被人笑话,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这一个月,萧天江宇诚小桂子等人,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木兰围场

    齐平养的斗狗,没有从南方带过来,就直接租严博养的狗上场。当然这只是临时性的措施,也不能玩得太大。

    斗狗是个技术活。

    别人养的斗狗,始终都是别人的,和主人之间没有默契。这样的斗狗上了场,战斗力都会打折扣。好的斗狗,绝对能懂得主人的心思,上场之后,拼死向前,为的就是讨主人的欢心,不为主人丢脸。

    饶是如此,萧天也玩得不亦乐乎。

    对于斗狗,他是个门外汉,刚刚入门,能在外围这么玩一玩,已经很刺激很过瘾了。至于输赢,倒在其次。三五几万的赌注,萧二哥还不太放在心上。

    但这一次来木兰围场,和以往不一样。

    一台改装过的商务车,风尘仆仆地开进了严博的养狗场。

    严博这个养狗场,规模极大,圈起一块很大的地皮,进门不远处,一栋五层的办公楼拔地而起,装修阔绰,气势恢宏。

    “狗王”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这些年,靠着养狗斗狗,严博的钱袋子,都快被胀破了。

    在木兰围场,只要提到“狗王”严博,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一声——牛!

    商务车在办公大楼门口停了下来,萧天,江宇诚,小桂子等人相继下车,然后是齐平。但齐平不是最后下车的,在他身后,慢慢走下来一条高大威猛的斗犬。

    浑身金黄,满脸皱褶。

    正是齐平养在南方的那条斗犬之王—日本土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