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25章 唐寅真迹
    王雁朝后一挥手。!

    两名跟班便将密码箱和大拉杆包打开,入眼是一大包碎纸和泡沫。装运贵重物品,都是这个样子的。

    跟班们小心翼翼地将一件件“新鲜的老物件”拿了出来,摆在黄花梨木的案桌之上。

    这些老物件上,还带着很明显的泥土气息和陈腐气息。

    萧凡和刘墨这样的大行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王雁带过来的这些古玩,应该是出自明代的官员墓葬,而且就是他们刚刚谈论到的明武宗明世宗时期的东西。

    因为明世宗笃信道教,达于痴迷的程度,世宗期间的很多官员也十分崇信道教,下葬之时,陪葬物品之中有大量的道教用品法器。

    王雁跟班拿出来的这批文物,其中就有两面八卦铜镜,不过直径比萧凡刚刚出手给刘墨的那面铜镜要大得多,差不多有二十四五公分的样子。

    还有一柄拂尘。

    对这些东西,萧凡只是淡淡扫了一遍,并没有伸手。

    在普通文物商人眼里,这些也是好东西,一转手就是好大一笔价差利润。

    萧凡不在意,倒是多打量了那位身材单薄,脸带病容的年轻跟班几眼,似乎对这个跟班比较感兴趣。那年轻跟班似乎也察觉到萧凡在打量他,抬起头来,朝萧凡咧嘴一笑,伸手擦了把汗。

    看上去,他身子骨确实比较虚弱,却不知这样单薄瘦弱的年轻人,因何会被王雁如此彪形大汉选作贴身跟班,而且干的是盗墓的勾当。

    和萧凡一样,对大拉杆包里掏出来的这些东西,刘墨兴趣不大。

    要在刘八爷的“墨轩”献宝,这可差了些档次。

    不过似乎是看在王雁的面子上,刘墨拿起了一柄折扇。这折扇是从密码箱里拿出来的,尽管是刚刚出土·扇面扇骨倒都保持完整,看上去很新。

    刘八爷打开折扇,眼神不由一亮。

    这折扇扇面画的一副山水,笔调简陋·意境苍凉,一股凄恻之意,扑面而来。山水之侧,题诗四句——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

    “这是……唐寅的真迹?”

    刘八爷仔细看着扇面上的苍凉山水和那四句题诗,喃喃自语·眼见萧凡就在一侧,随即双手将折扇递了过去。

    “一少,您给鉴定鉴定?”

    “刘总认为是真迹·那就一定是真迹。”

    萧凡笑着说道,却也不客气,伸手从刘墨手里接过了折扇。单是这折扇的崭新程度,很难让人将它和数百年前的古物联系起来,若在普通文物鉴定者眼里,只怕瞄一眼就会给丢回去。

    百分之百的赝品嘛。

    但刘墨何等眼光,唐寅的真迹,焉能鉴别不出来?

    不过萧凡接过折扇之后,脸上也跟刘墨一样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唐寅的作品·止水观的密室之中就有珍藏,从这折扇扇面上寥寥数笔的山水画而言,无论画风·笔调,神韵,都确是唐伯虎真迹无疑。

    吴中四大才子之首唐寅·名气甚大,工山水画,人物画,山水师法李唐、刘松年,加以变化,画中山重岭复,以小斧劈皴为之·雄伟险峻,而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

    但这并不代表唐寅的山水画就全是一个风格。

    这幅画意境极其凄恻苍凉,应该是唐寅晚年所做。

    世人对唐寅的了解,多数是出自香港某著名笑星的一部无厘头搞笑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该笑星演绎的唐伯虎,风流成性,年少多金,是典型的“高富帅”。

    但实际上,真实历史中的唐寅,却命运多舛,不要说三妻四妾,八个老婆之类,唯一的妻子都因为无法忍受清贫至极的生活,跟他大吵大闹,最终离他而去。唐寅只能靠卖画糊口。尤其是晚年病重,不能经常作画,生活更是拮据窘迫,经常要靠好友祝允明,文徵明接济度日。

    不过这柄折扇最大的困扰,不在于这幅山水,而在于那四句诗。

    那是唐寅的绝命诗,临死时所做。

    很难想象一个临死的人,居然还会有心情和力气题扇,并且将自己的绝命诗题在扇面之上。

    但从那四句诗的笔法意境上看,却又实实在在是唐寅的手笔。

    真迹无疑!

    萧凡仲出右手,搭在扇骨之上,双眼微闭,缓缓捋过去,神色凝重

    所有人都停住了手里的动作,全神贯注地望着萧凡。

    王雁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萧凡这个动作,王雁似曾相识。记得刘墨若是碰到不好拿的古玩,就会把出同样的动作,不用眼睛看,而是用手摸,似乎真能感受到古玩的“灵魂”。

    这两位,还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啊。

    “刘总,是真迹,不过……”

    萧凡右手慢慢捋!过崮面,片刻之后,双眼一睁,说道。!

    “不过什么?”

    刘墨尚未答话,王雁已经忍不住开口问道,神色颇有几分忐忑。今儿他带过来的这些玩意,就以这柄折扇最为珍贵,大行家鉴别过的,确是唐伯虎真迹无疑。倘若得不到刘墨的认可,这趟生意就算是砸了。辛辛苦苦从古人的坟墓里将东西掘了出来,却卖不出好价钱,其郁闷可想而知。

    现在看来,这位什么“萧一少”,对这柄折扇似乎有些疑问。

    “王大哥,这扇的主人,到底是哪一位?”

    萧凡不答,反问道。

    王雁连连摇头,说道:“萧一少,对不起,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是个明代的大官,却没有墓碑,从陪葬物品里,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实话说,这种情形,我也是头一回碰到。好像这墓葬的主人,刻意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地点在哪里?”

    萧凡又问道。

    “这个……”

    王雁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望了刘墨一眼。

    通常他们这一行的规矩,只问物件真假,不问来路。尤其是盗墓者,更加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行踪。如果不是因为刘八爷在首都古玩界的赫赫名声·和刘八爷交易从来没有出过事,王雁也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将这些物件拿出来。

    萧凡这一问,实在是犯了他们的大忌讳。

    碍着刘八爷的面子,王雁不好发作,不过脸色自然也变得不是那么好看。

    刘墨淡淡说道:“王大哥,一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这话听上去平平常常·但威胁之意却是极其明白。很显然,王雁若是在“萧一少”面前迟疑犹豫,只怕会有大麻烦。

    刘八爷都不愿意惹·甚至是惹不起的人,你王雁一个盗墓贼,最好不要尝试去得罪他。

    王雁脸色一变,和那位身材单薄满脸病容的跟班对视了一眼,随即变得颇为强硬,冷淡地说道:“对不起,萧一少,刘八爷,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不能坏了自己的规矩!”

    说着就是一拱手。

    王雁态度忽然变得强硬,有点出乎意料,更出乎意料的是·刘八爷居然也是脸色微变,并未勃然作色,呵斥王雁·反倒望向萧凡,也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

    萧凡就笑了,朝王雁说道:“王大哥,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并没有恶意。再说,这个事你做不了主,我也不会勉强你。”

    王雁猛地站起身来·浑身气势大盛。

    他身高一米九以上,身材极其魁梧·站在那里,几乎有两个萧凡那么大,双眼瞪得滚圆,直视着萧凡,满脸怒色。

    “萧一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墨轩”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极其紧张。

    刘墨脸色一沉,轻轻“哼”了一声,双眼眯了起来,似乎他也没料到事情会忽然演变成这个样子。

    王雁勃然作色,在刘墨眼里,什么都不算。

    别看王雁高大魁梧,勇力过人,刘八爷也是毫不在意。像王雁这样的,刘八爷随手就能料理两三个。

    刘八爷名动京师,岂能是浪得虚名之辈!

    关键是王雁背后站着的那位,太不好惹,纵算和萧凡比较起来,刘墨也不是很好抉择。不然,凭着王雁这样一个盗墓贼,焉能出现在“墨轩”之中,还享受一定的贵宾待遇。

    萧凡却依旧微笑着,对气势汹汹的王雁,正眼都不瞧一下,眼神缓缓落在那位瘦弱单薄的年轻跟班脸上,淡然说道:“这位先生贵姓大名,装了那么久,挺累的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王雁硕大的身躯更是轻轻一抖,双拳紧握,自然而然就拦在瘦弱青年之前,怒视着萧凡。

    刘墨嘴角却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脸色反倒变得轻松了几分。

    萧一少就是萧一少,这相人眼光之精准,确实令人不得不佩服。

    宋纨还以为他装得多像呢。

    倒要看看,这个没事就喜欢装逼的宋纨,怎么应对萧凡。

    “王雁,退下。”

    下一刻,那瘦弱单薄的年轻跟班,便慢慢挺直了身子,原先那谦卑小心的神情,悠忽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缕淡淡的,似有似无的笑意,神态颇为玩世不恭。

    “是!”

    巨汉王雁对这位瘦弱跟班似乎颇为尊敬,闻言一鞠躬,便即大步退到一边,摆出了随从的架势。

    宋纨朝萧凡抱拳一拱,淡然说道:“萧一少,我叫宋纨。干我们这一行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得不小心一点,让一少和八爷见笑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