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3章 陆家
    第二天上午,半新不旧的小轿车驶出时代酒店的地下停,径直向某处古老的四合院驶去。四合院是萧老爷子的住所。

    老爷子在这里住了几十年。

    小车照例在胡同口停下,辛琳和黑麟留在车里,萧凡独自步行进胡同。

    开春了,四合院里各种植物都绿叶婆娑,迎风招展,生机盎然。

    出人意料的是,萧凡一跨进四合院,就看到老爷子在院子里慢慢踱步,萧湛陪着老父亲一起转圈,父子俩并不交谈。

    萧可德与萧湛父子之间,这是常态。往往除了工作上的事,爷俩并无多少共同语言。一起踱步转圈,也许好几分钟才会说上一两句话。

    “小凡来了?”

    老爷子反应比萧湛还快,一见到萧凡,立即露出开心的笑容,向他连连招手。

    萧凡一消失就是整整六个月,连春节都不曾在家里露面,只打了个电话拜年,说自己有点事在外地,一时半会赶不回来。

    老爷子嘴里不说什么,心里可着实担忧。

    萧凡离开首都之前的病态,逃不过老爷子的眼睛。尽管他不知道逆天改命的事,更不了解天机反噬,天谴之罚的说法,但他服了萧凡派人送过来的药物之后,效果立竿见影,病情霍然而愈。老爷子隐隐觉得,萧凡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连春节都不回家,一定是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情况。

    如今萧凡忽然露面,老爷子登时老怀弥慰,十分高兴。

    “爷爷,爸。”

    萧凡大步走过去,向祖父父亲请安问好。

    “嗯。回来了,没什么事吧?”

    萧湛问道,语气依旧平稳,甚至带着点古板·不过话里的关心之意,还是显露出来。老爷子担心孙子,他何尝不担心儿子?

    尽管萧凡不走仕途,让他大失所望·但儿子就是儿子,血浓于水。

    眼见萧凡步履轻盈,精神饱满,萧湛也便安下心来。

    萧凡真元受损,短时间内难以重返圆满境界,那只是相对他自己以前的境界而言。和普通人比较,他依旧是内力充沛·万夫莫敌的大高

    “爸,我没事。”

    萧凡微笑着答道。

    “你那个药,不错·很有效果。”

    稍顷,萧湛说了一句。

    以萧湛的性格来说,这就是极其了不得的肯定了。自从萧凡坚持要报考道教学院之后,这还是萧湛第一次这样肯定他。

    这也难怪,事实摆在眼前,萧湛也不得不信服。至少在医术上,萧凡确实是很高明的。

    到目前为止,萧湛仍然不能接受相术占卜之类的“神学”,对老爷子病情的快速痊愈·萧湛依旧认为应该归功于中医医术。

    萧凡自不会急着向父亲“灌输”术法知识。

    这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而且,萧湛是不是相信相术占卜,并不是关键·只要萧湛不阻碍萧凡去施展这些术法就行了。

    萧凡倒也并不胡乱谦虚,微笑说道:“应该要有效果才对,一百多种名贵药材炼制而成的。”

    这倒不是谎言相欺·炼制“乾坤大还丹”的珍贵药材,确实有一百多种,像新鲜熊胆,玉蛟脑之类的药物,比较而言,都不算多么珍稀。和乌阳木不相伯仲的罕见奇药,就有十几种之多。几乎淘空了无极门数代掌教祖师的积累。

    萧凡这么一说·萧湛反倒更加高兴。

    看来,终究还是依靠的药石之力·所谓星象术法,不过是噱头罢了。

    这种解释最符合萧湛的心理。

    萧凡边和祖父父亲对答,边仔细端详两位长辈的面相,却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任何端倪了。相术上所谓的面相模糊,绝不是说老爷子和萧湛的长相有所改变,而是一些气色和纹路的变化。这种气色和纹路,普通人完全看不出来的,只有在相师眼里,才有价值。

    萧凡便很清楚,功亏一篑的“乾坤大还丹”,彻底紊乱了天机,天机之力将萧家主要人物的相理完全遮蔽,“拒绝”查探。

    只是萧凡暂时还不能肯定,天机遮蔽,仅仅只是针对他这位有着直接血缘关系的相师起作用,还是对所有相师都同样遮蔽。

    看来还需要找合适的机会验证一下。

    好在二师兄文天已经入居京师,要验证倒也不难。

    安排老爷子和父亲与文天会面或许不是那么方便,带着萧天去二师兄那里,却不成问题。

    萧家祖孙父子四人,以萧天的命相最为贵重,天子命至尊相二者俱全,只要能推演萧天接下来的运程走势,或许就能由此推测整个老萧家的祸福前程。

    见萧凡不住向自己打量,老爷子笑着说道:“怎么,看出点名堂没有?”

    带着点打趣之意。

    老爷子毕!和萧凡的师父止水祖师打过交道的人,还和止水祖师长谈过一次,倒是并不排斥萧凡的“理论”。

    萧凡连忙微笑答道:“爷爷的气色很不错,身体是完全康复了。”

    老爷子笑道:“我现在也觉得精力很充沛,每天能走两三个小时呢。倒是你爸,年纪轻轻的,总是打不起精神,这个不大好呢。”

    萧湛冷不防被老父批评,黑脸微微一红,说道:“爸爸,我也不是打不起精神,关键工作上的事情比较操心,过完这一段就没事了。不会总是这么忙的。”

    老爷子摇摇头,说道:“解放,你这话说过多少次了,哪次你能真正放得下来?我还是那句话,为帅者要识大体关大局,不要斤斤计较细枝末节。诸葛亮那么聪明的人,就是因为有个事必躬亲的毛病,最后结局很不好。”

    萧湛轻轻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毛病?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但这样的习惯一旦养成了,可不那么好改。

    萧凡忽然说道:“爸,或许有些事,我可以帮忙的。”

    “你?”

    萧湛顿时便瞪大了眼睛,满脸不相信的神情。

    你都是“出家人”了,萧部长工作上的事,你怎样帮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萧湛和他的部,管的都是全国性的大事,至少某个领域里,全国都要按照萧湛的指示来办。

    老爷子淡淡说道:“解放,你那毛病要改的话,就得从相信别人开始改起。小凡是你儿子,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能帮得上你的忙,至少你要相信他,这片心意绝对不是假的。”

    萧湛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相信。”

    萧凡笑了笑,说道:“爸,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和陆叔叔在工作上有些分歧?意见不大统一。”

    萧湛双眉一扬,诧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所谓陆叔叔,大名陆鸿,也是京师世家的二代子弟,目前是另一个部的常务副部长,年纪比萧湛要小几岁,不到五十,算得是高级干部之中的少壮派。陆家在京师算不得一等一的豪门,较之萧家这样影响力巨大的豪门,有一定的差距。一直以来,因为两位老爷子在战争年代就结下的友谊,以及建国之后的工作隶属关系,陆家和萧家走得比较近,基本上被其他世家豪门和政治势力视为一体。

    但严格说来,陆家和萧家不能算是自己人,也就说,陆家并非“萧系”的组成者,而是盟友。

    在政治上,盟友和自己人有着十分本质的区别。

    这种区别,在陆老爷子前年去世之后,更加明显。陆鸿本身,也有着自己的政治理念,和萧湛并不完全一致。

    陆老爷子去世之后,陆家和陆鸿本人,立即成为各大政治势力极力争取的对象。

    其中,尤以汪家的手仲得最长,态度最为鲜明。

    如果能把陆鸿拉拢过去,就代表着整个老陆家和周边势力,整体向“汪系”靠拢,对于老萧家而言,堪称重大损失。

    此消彼长嘛。

    正因为如此,老汪家对老陆家的拉拢,算得是不遗余力了。

    刚巧今年,萧湛所在的部要和陆鸿所在的部联合制定一项全国性的政策,萧湛亲自和陆鸿商谈,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陆鸿希望这项新政策以他们部来领衔,萧湛所在的部门协助。

    这一点,却恰恰是萧湛完全没办法让步的。

    由谁来领衔,很有讲究。

    不仅仅涉及到两个部门,更加涉及到萧家和萧湛本人的威望。如果这项政策由陆鸿所在的部来领衔,那就意味着,萧湛开始让步,准备以此来换取陆鸿和陆家继续与萧家做盟友。

    在政治博弈之中,这是十分常见的现象,无非就是妥协与平衡罢了。

    关键萧湛的性格决定了他不能这么做,免得惹人耻笑。

    萧湛在豪门世家二代子弟之中,以强势刚硬著称。

    萧部长绝对拉不下这样的面子。

    商谈两次,都是不欢而散,萧湛为此心情很不痛快。

    萧凡笑着说道:“爸,这么大的事,听说过的人可不少。这个事,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或许真能说服陆叔叔呢。”

    萧湛顿时脸色一沉,有些不悦地说道:“这样的事,也能拿来随便开玩笑吗?这中间的内情,你了解多少?怎么去说服陆鸿?”

    开玩笑呢。

    陆鸿堂堂世家二代旗手,副部级高干,萧凡不要说说服他·恐怕连见上陆鸿一面,都要大费周章。

    这是可以信口开河的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