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12章 阿杰莉娜在撒谎
    萧凡和辛琳在卧室窃窃私语,阿杰莉娜便乖乖地坐在客厅候,双手扶膝,坐姿端正,绝不东张西望,也不局促不安。

    萧凡是一等大豪门的嫡系子弟,大姐曾经很明白地教导过他,这样的世家豪门,都是有规矩的。想要获得世家子弟的真正好感,首先就要融入他们的圈子,适应他们的行事方式。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想要获取一时的欢愉,那么长得好看就足够了。

    但以色相事人,从来都不是长久之计。

    无论多么精致漂亮的美女,都抵挡不住时光的腐蚀。

    历史上最有权势,最风光显赫的几个女人,吕雉,武则天,慈禧太后,最先均以色相事人,后来都完成了华丽转身,成为男人的政治盟友,进而权倾天下,掌控乾坤。

    萧凡洗了把脸,来到客厅,在长沙发上落座。

    阿杰莉娜款款起身,说道:“萧先生,我去泡茶。”

    “嗯。”

    萧凡轻轻点头。

    辛琳这回没有站在他的身后,在左侧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不一会,阿杰莉娜便端过来两杯清香袅袅的绿茶,轻轻摆放在萧凡和辛琳面前,时代酒店总统套间准备着各种极品的茶叶。

    阿杰莉娜知道这个国家的男人喜欢喝茶。

    “阿杰莉娜,你坐吧。”

    “是。”

    阿杰莉娜提起裙裾,在辛琳对面坐了,低眉垂目,十分淑女。

    “阿杰莉娜,前段时间,我有点事情要办,不在首都。你还好吧?”

    萧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随口问道。

    “挺好的包老板对我很好。”

    “阿杰莉娜,你为什么要来华夏国?”

    这一回开口的是辛琳,双眼直视阿杰莉娜,精光隐现。

    阿杰莉娜连忙面向辛琳低声答道:“朋友介绍来的?”

    “什么朋友?”辛琳紧盯着问道:“把这个过程说清楚。”

    尽管辛琳的语气谈不上和蔼,有点讯问的架势,阿杰莉娜还是显得十分温柔婉约,说道:“一个做生意的朋友,他做边境贸易的···…”

    根据阿杰莉娜的描述,她祖籍白俄罗斯,但在远东城市海参崴长大

    是当地艺术学校的学生,毕业之后在酒吧工作,后来碰到一位在海参崴做边贸生意的华夏国商人那位商人就将她介绍到了包雎华的星语酒吧。

    阿杰莉娜嘴里的华夏国边贸商人,也是有名有姓,一切都顺理成章,合乎情理。

    这样的工作,大姐和老板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阿杰莉娜在海参崴艺术学校的履历,和老师同学的合影,以及她的家人朋友,一应俱全

    阿杰莉娜背得滚瓜烂熟再也不会说错一个字。

    辛琳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阿杰莉娜便暗暗舒了口气。

    孰料紧接着辛琳又说道:“阿杰莉娜,我刚才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

    阿杰莉娜抬起头,略显讶异。

    “对。从头至尾,再说一遍。”

    辛琳紧紧盯着她眼神变得极其锋锐。

    阿杰莉娜脸上讶异的神色一闪即逝,轻轻点头,很柔顺的又将情况说了一遍。

    辛琳轻轻笑了起来,说道:“阿杰莉娜,看来他们并没有把你培训好。”

    阿杰莉娜诧异地说道:“小姐,我不明白······”

    “你应该明白。”

    辛琳一挥手,打断了阿杰莉娜目光烁烁地望着她。

    这回,阿杰莉娜没有躲避辛琳的眼神很温柔地和她对视,低声说道:“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阿杰莉娜,你难道没有察觉,你刚才的两次描述,太相似了。几乎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是完全重复的,前后顺序,丝毫不差。阿杰莉娜,你背这段话,花了不少时间吧?记得那么清楚。”

    辛琳不徐不疾地说道。

    阿杰莉娜娇俏的小脸上终于闪过一抹慌张之色,垂下头,轻轻咬着嘴唇,手指绞着衣袂。

    总统套间里陷入沉寂之中。

    萧凡端起茶杯喝茶。

    稍顷,阿杰莉娜又抬起头来,低声说道:“我还是处女。”

    这句话在别人听来,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时候,阿杰莉娜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不是处女,和辛琳问她的问题,似乎没有半点相干。

    辛琳和萧凡对视了一眼,辛琳好像也略略有些意外。

    萧凡缓缓放下茶杯,温和地说道:“阿杰莉娜,你不要害怕,我们并不是想要伤害你。我相信你也是受害者,而且,你是个聪明的姑娘,知道怎样做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

    阿杰莉娜湛蓝的眼眸之中,忽然盈满了泪水,泫然欲滴,仿佛萧凡的话语,触到了她的伤心之处。柔和的ˉ晶吊灯照射之下,显得益发的楚楚可怜,连辛琳都有点软了。

    不管怎么说,阿杰莉娜确实不像个坏女孩。

    “阿杰莉娜,把你的心事都说出来,也许我们能够帮助你。”

    萧凡又说道,声音益发的柔和。

    “不不……没人能够帮到我,没有人······”

    阿杰莉娜立即摇头,泪水终于流淌下来,急忙抬手掩住了嘴巴,呜咽起来。这一瞬间,她是那么的娇弱无助。

    萧凡和辛琳都没有催促她,也没有出言安慰,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阿杰莉娜的失态,也只是瞬间之事,随即便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伸出手背擦拭泪水。她是直接从酒吧到这里来的,因为要上台演出,化着浓妆,这么胡乱擦拭,顿时就有些乱了。

    萧凡轻轻将茶几上的纸巾盒推到她的面前。

    “谢谢……”

    阿杰莉娜抽出几张纸巾,印干了眼泪。

    “萧先生,这位……”

    “我叫辛琳。”

    “辛小姐,你好······萧先生,辛小姐·我不想谈我自己的事,可以吗?我,我想回去了……”

    阿杰莉娜依旧带着哭腔。

    萧凡微微摇头,说道:“阿杰莉娜·今晚上你不能回去,你必须睡在这里,我也会留在酒店。”

    “啊,对,对的,我明白了,萧先生。”

    阿杰莉娜猛地惊觉·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阿杰莉娜,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没有恶意·不会伤害你,更不会强迫你做你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们只是想要帮助你。也许你在海参崴的时候,我们无能无力,但这是在华夏国,和海参崴是不同的。你明白吗?”

    “可是,萧先生,我····…我的家,在明斯克······”阿杰莉娜嗫嚅着说道:“而且,而且·我已经没有家了,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

    泪水又涌了出来,阿杰莉娜双手掩住了脸,满头金发不住晃动。

    “对不起·萧先生,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对不起,对不起……”

    萧凡站起身来,走到阿杰莉娜身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说道:“阿杰莉娜,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阿杰莉娜拼命地点头,伸手抱住了萧凡的腰·将脑袋深深埋在他的腹部,低声啜泣。

    萧凡轻轻拍打着她瘦弱的脊背。

    片刻之后,阿杰莉娜松开双手,抓起纸巾擦一下脸,起身朝萧凡深深鞠了一躬,又向辛琳也鞠了一躬,脚步踉跄,跑进卧室去了。

    萧凡坐下来,慢慢喝茶,双眉微蹙。

    辛琳浅浅一笑,说道:“又激发侠义心肠了?”

    语气略带一点戏谑之意。

    萧凡笑了笑,不吱声。

    辛琳随即说道:“这女孩很聪明,知道为别人保守秘密,就是在保护自己。”

    萧凡曾经和阿杰莉娜在这个总统套间里住过一个晚上,不过萧凡和辛琳显然都没有想到,阿杰莉娜还是处女。

    阿杰莉娜保守了这个秘密,没有说出去。

    在外界看来,她已经和萧凡同床共枕过,是萧凡的女人。

    阿杰莉娜虽然不知道萧凡为什么不碰她,但推测萧凡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想要借助她来掩饰某些事情。

    萧凡点点头,说道:“她应该经历过很多事,经受过某些严酷的训练。智商是毋庸置疑的。这种事,在前苏—联的许多国家,经常发生。一些地下势力,掌控着很雄厚的权力资源。

    辛琳问道:“为什么不让她说出来?”

    “她应该还没有做好说出来的准备,毕竟我们和她才是第二回打交道。在这种情况下,她说出来的话,未必完全可信。”

    “这是问题吗?”

    辛琳淡淡说道。

    七妙宫的“御香”绝技,不是说着好玩的。催眠阿杰莉娜这样的年轻姑娘,在辛琳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在催眠的状态下,阿杰莉娜不可能说假话。

    萧凡依旧轻轻摇头,说道:“再等一等,等时机再成熟一点。”

    辛琳说道:“耽搁的时间越长,风险也就越大。万一引起国安那边的注意,会变得比较棘手。”

    萧凡摆摆手,说道:“不要紧。不管她背后站着的是谁,让阿杰莉娜接近我,无非是因为我姓萧。在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前,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眼下这个事情不是重点,并没有紧迫到非处理不可的时候,先放一放,关系不大。”

    辛琳便点点头,不再多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