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00章 教训(为800月票加更)
    来人三男一女,正是萧凡,辛琳,燕西楼和浑身绷带的邓通天。

    陈果知道萧凡会来,只是没想到萧凡到了庆元,连个招呼都不给他打,直接就杀到交易会场来了。在陈果的脑海里,萧凡是极其斯文儒雅的人。邓通天被打,他能理解萧凡的愤怒,只是二话不说,就直接搅局,还是有点出乎陈果的意料。

    陈果忽然意识到,这个事的后续处理,其难度之大,远远超出了他当初的设想。

    萧凡没打算和谁“商量着办”,他要面对面和段孔雀解决这个问题。

    “都住手!”

    眼见几名小弟还在纠缠,陈果及时发话了。

    既然现在萧凡很愤怒,那么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千万别去招惹他。陈果心里明镜似的,他在这场子里布置的所有保安力量,都不足以真的阻拦萧凡和辛琳两人。至于动枪的事,陈果也没去想。

    第一,动了枪未必管用,早几个月前,辛琳已经用事实给陈果说明白了这个道理;第二,就算管用,后续只有更加麻烦。

    十来名保安一齐停手,眼望走廊,等候七爷下一步指示。

    萧凡没有等,径直向前。

    陈果手撑栏杆,一跃而下。交易大厅四周的走廊,距离大厅底部,大约有两米多高,陈七爷轻轻落在地上,姿势相当潇洒利落。

    陈果来不及走楼梯了。

    萧凡没给他这个时间。

    没有人叫好,因为大家都很明白,今晚又有些事要发生了。而且应该是昨晚那事的延续,没看见邓通天也出现了吗?

    这三位,是“猴子请来的救兵”。

    只是怎么看,这三位救兵都不是那么靠谱。

    萧凡,文质彬彬,就像电视里那种白面书生,战斗力应该很渣。辛琳是女孩子,娇娇怯怯的。燕西楼瘦得皮包骨,让人直担心,多走几步他就会散架子。这三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很能打的。看来看去,居然还是浑身绷带的邓通天最有战斗力。

    当然,陈果的那些手下,老六他们,还有萧凡辛琳大展神威那次在场的几位老客人,绝不这样想。

    “萧先生,辛姑娘……”

    陈果急匆匆迎上前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心中颇为忐忑。

    邓通天这事,他确实干得不地道,当然,他不知道邓通天是受萧凡之托而来。

    萧凡摆了摆手,淡然说道:“陈老板,今儿这事,请你保持中立。我们不会牵连其他的人。”

    陈果一颗心直往下沉。

    萧凡这话说得明明白白,他没打算照顾天南段家的面子。如果陈果一定要插手,那么,萧凡也没打算照顾他的面子。

    陈果很清楚,有些人,你不能真的惹怒他。

    否则,后果很严重!

    “听这意思,几位是冲着我段孔雀来的了。”

    没等陈果开口,段孔雀先说话了,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往沙发里一靠,语气也是懒洋洋的,斜乜着萧凡四人,神情更加懒洋洋的。

    人妖男扭着**,又回到沙发里坐下,嬉笑着上下打量萧凡等人,一样的满不在乎。

    站在沙发后边的四名神情彪悍的男子,却紧张起来,一个个将手伸进了裤兜。

    尽管萧凡这几位看上去不像是能打的料,但敢于这么直截了当地找上门来,怎么着也得有点底气吧?也不能太掉以轻心。

    万一“小王爷”在这里擦破点皮啥的,回到天南,只怕段王爷不会饶过他们。

    “你就是段孔雀?”

    辛琳瞥了他一眼,冷冷问道。

    “没错。不过小姑娘,我要提醒你。段孔雀这个名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叫的。你可以叫我段少,江湖上的朋友抬爱,也有叫我小王爷的。不知者不罪,下次可要注意了。同样的错误,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犯两次。我脾气不大好。”

    段孔雀瞥了辛琳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

    对辛琳的漂亮,没有任何反应。

    辛琳点点头,转向人妖男,冷淡地说道:“珍珠交出来。”

    “哟,小妹子,你也喜欢这颗珍珠啊?”

    人妖男笑嘻嘻地站起身来,伸出染着蔻丹的纤长手指,轻轻**着胸口的珍珠坠饰,动作特别温柔。

    “可是这颗珍珠,人家也喜欢啦,我可不舍得送给你。这是孔雀哥哥送给我的礼物,你想要我也不能给啊……再说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长着一张漂亮脸蛋的女孩子,太幸福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幸福呢?人家不高兴啦……”

    嗲声嗲气的,比最妖的女人还要妖上好几倍。

    不少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一层层地冒了出来。

    寒光一闪。

    人妖男手里多了一把折叠刀,长约十几公分,人妖男手腕旋转着,折叠刀在他手里不断变幻着花样。

    “想要珍珠啊,那你来拿啊……孔雀哥哥,我好讨厌她啦,要不,我把她的脸花了吧,以后她就不能再**小白脸了,好不好啊?”

    “好啊。”

    段孔雀微笑点头。

    “小妹妹,别怕啊,我就轻轻的划两刀,不多,就两刀,很轻的,一点不疼……”

    人妖男便耍着折叠刀,慢慢向辛琳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妖气四溢。

    陈果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他实在不忍心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法阻止这结果发生了,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陈果当然没有闭上眼,陈七爷的神经不至于那么脆弱。

    寒光又一闪。

    然后,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折叠刀忽然飞上天去,接下来就是一连串骨骼碎裂的声音,陈果可以肯定,人妖男持刀的右手手臂,已经一寸寸的碎了。

    不是折断,是粉碎!

    偌大的交易厅里,忽然响起狼嚎之声。

    很沉很沙哑。

    一如饿狼被打断脊梁骨之后,垂死的惨叫。

    实在让人很难相信,这个声音和刚才那娇滴滴的嗲声是出自同一个人之口。

    惨叫声戛然而止。

    大伙眼前一花,人妖男已经头朝下塞进了沙发里,被紧身裤紧紧包裹着的娇小**,高高撅起。直到此时,飞上半空的折叠刀才掉落下来,辛琳挥臂横扫,折叠刀不偏不倚,插进人妖男那高高撅起的**,十几公分长的刀刃,全都插了进去,半点都未曾露出来。

    人妖男没有发出丝毫声息。

    被辛琳塞进沙发之时,早已痛晕了过去。

    望着不住颤动的刀柄,陈果忽然就**了。

    这刀插的位置,还是偏了点!

    要是再往中间移几公分,估计他今后再也做不成“孔雀哥哥”的女朋友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尽管大家一直目不转睛地瞅着这边,但绝大部分人,压根就没看清楚过程,似乎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眼花缭乱之余,刚才还嚣张跋扈至于极点的人妖男,已经撅起**,插着刀子,没了声息。

    而原本戴着他脖子上的那颗珍珠坠饰,已经到了辛琳手里。

    “臭娘们,你还真敢啊!”

    段孔雀勃然大怒,再也装不下去了,脚一抬,面前沉重异常的黑色大理石茶几悠忽飞了起来,风声呼啸,直向辛琳砸去。与其同时,段小王爷飞身而起,恶狠狠地扑向辛琳。端正的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成一张鬼脸,戾气四溢。

    这几下兔起鹘落,干净利索。

    大理石茶几足足有好几十斤重,段孔雀一抬腿就飞了起来,这腿上的劲力,实在非同小可。

    “呼”地一声。

    风雷大作!

    好像整个交易大厅都为之一暗。

    燕西楼一掌击出,大理石茶几瞬间被击得四分五裂,碎片四射。燕西楼去世不减,身在空中的段孔雀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迎面扑来,刹那间呼吸不畅。

    段孔雀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顾不得攻击辛琳,将丹田内息瞬间都调动起来,竭尽全力,双掌齐出,迎了上去。

    当此之时,他实在来不及变招了,只能硬碰硬。而且他很清楚,单掌之力绝对抵挡不住这犹如排山倒海般冲撞而来的巨力。

    “手下留情!”

    便在此时,一个雄壮的声音骤然在大门处响起。一位大踏步进门的中年男人,刚好看到这一幕,立马脸色一变,脱口而出。

    可惜已经迟了。

    段孔雀一声大叫,又是一阵“噼噼啪啪”骨骼碎裂的声音,空中洒下一蓬血雨,“噗通”一声,段孔雀跌回沙发之中,浑身软瘫,一口一口地往外吐血。

    奇怪的是,那沙发却纹丝不动。

    五雷掌并不是纯粹走的阳刚路子,而是内外兼修,燕西楼对掌力的控制,已经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只击倒对手,不伤及无辜。

    刚刚进门的雄壮中年男子见到这个情形,也不禁愣住了,满脸惊诧之色。

    直到这个时候,段孔雀的四名保镖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往外掏枪。忽然间齐声惨叫,每个人手腕上都插着一柄寒光四射的柳叶小刀。

    和当初老六他们的遭遇一模一样。

    有枪,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胜利,因为很多时候,你压根就没有机会把枪掏出来。

    见到雄壮中年男子,陈果顿时长长舒了口气,大步迎了上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