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8章 邓通天出事了
    “请问是萧先生吗?我是陈果,庆元的陈老七……”

    电话里,传来陈果的声音,似乎略有犹疑,语气亦很谦恭。

    萧凡沉声问道:“陈老板,是不是邓通天出事了?”

    “是的,萧先生。邓大哥和人动手,吃了亏。不过你放心,人没事,没生命危险,眼下在医院住着呢,我安排了人保护他。不过……”

    陈果的语气益发犹疑不决。

    “不过什么?”

    “萧先生,是这样的,邓大哥很坚持要那颗南海珍珠,但是,另外有一位客人,也看中了那颗珍珠,争起来了,动了手。那珍珠,邓大哥没拿到,他不肯走。他让我给你打电话。”

    “对方是谁?”

    萧凡问道,声音有点冷。

    “是,是天南来的一位客人,比较强势。”

    听陈果这意思,这位天南客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强势,陈果在庆元城何等势力,又是袍哥外三堂的舵把子,提到此人,也是这般小心谨慎。此人来头之大,可想而知。

    “天南来的客人?段七星还是段孔雀?”

    陈果却像是舒了口气,说道:“萧先生,你也听说过段家父子?是段孔雀。”

    只要萧凡听说段家父子就好,省得陈果自己再解释。相信萧凡知道打伤邓通天的人是江湖上人称“小王爷”的段孔雀,就不会责怪他陈果了。

    天南段家父子,那是真正的强势人物,据说手腕通天,势力之大,连陈七爷都要礼让三分的。

    萧凡淡淡说道:“陈老板,具体怎么回事,你说说吧。”

    语气平静,却自有一股威严。

    “是这样的,萧先生,昨天晚上,段孔雀和邓大哥都参加了我们的交易会,南桂的一位客人,带来一颗百年的深海珍珠,邓大哥和段孔雀都看中了那颗珍珠,互不相让,就吵起来了……”

    陈果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措辞很谨慎,尽量客观,没有偏袒任何一方的意思。

    一般来说,邓通天这样一个普通的采药人,在陈果心目中的分量,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威震天南的段小王爷。如果邓通天不是庆元大酒店的常客,陈果断不会干涉这个事。不过听说邓通天是受萧凡的委托而来,陈果立即便谨慎起来。

    他虽然不清楚萧凡的真实来头,但那高明莫测的武功和神乎其技的医术,实在非同小可,轻易也是得罪不起的。何况陈果还欠了萧凡一个偌大的人情,陈七爷是个讲义气的人,也不能就这么忘了人家萧先生的恩德。

    “这么说,那位南桂的客人,本来是将珍珠换给了邓通天,交易会散场之后,段孔雀硬从邓通天手里抢走的?”

    陈果说道:“确实是这样。邓大哥这回带了整整十二条舍利灵鱼,正好是那位南桂客人需要的。就把珍珠换给了邓大哥……我也没想到,段孔雀会在散场之后找邓大哥的麻烦。”

    根据陈果的描述,段孔雀原本并不是冲着那颗深海珍珠来的,但这颗自然生长的百年深海珍珠在交易会一亮相,立时便引起了轰动,引发客人们一轮又一轮的竞价狂潮,这其中,就有段孔雀。

    可巧那南桂客人不差钱,独独看中了邓通天带过去的十二条舍利灵鱼。

    这种舍利灵鱼纵算在庆南县也是极其难得的奇物,对一些顽症痼疾,疗效如神。自从乌鸡寨的向老头封竿归隐之后,整个庆南县,能够钓到舍利灵鱼的,就只剩下燕家兄弟。尤其燕西楼,号称不世出的“魔钓”,钓技更是出神入化。兄弟两人一齐出手,才钓到十二条舍利灵鱼,交给邓通天带去庆元大酒店。

    舍利灵鱼十分奇特,每年只吃一回食,过了这一天,一年之内再也不会咬钩。而且钓起来之后养不久,必须尽早入药。养的时间长了,不是死掉就是药效大减。以燕东楼的钓技,也从未一次姓钓起过十二条舍利灵鱼。最多的时候,也就一天调到过七条。

    关键还是燕西楼已经基本康复,有这位“魔钓”出手,凑齐十二条舍利灵鱼才变成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邓通天带去的十二条舍利灵鱼,其珍贵程度,丝毫也不下于南桂客人带来的百年深海珍珠。

    段孔雀在竞价过程中勇拔头筹,最终却被一个乡巴佬用十二条古里古怪的小鱼将珍珠换走,小王爷脸面大损,立时恼羞成怒。若不是陈果亲自出面,只怕当时在交易会现场就会动手。

    陈七爷既然开了场子,就必须罩得住。

    哪怕段小王爷再飞扬跋扈,在陈七爷的地头上,也得给这地头蛇面子。

    天南段家固然**哄哄,袍哥陈七也不是好惹的,尤其陈七爷背后还杵着一位山城的黄三爷,更是与段七星段王爷并驾齐驱的江湖巨擘,威名赫赫的袍哥总舵把子。天南段家真要和袍哥大起冲突,胜负殊难意料。

    最关键的一点是,既然大家都在江湖上混着,那就得讲规矩。

    庆元大酒店交易会,是袍哥大佬陈七爷罩着的,段孔雀到了庆元,也得尊重陈七定下来的规矩。在交易会现场公然抢夺,于理不合,陈果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但散了场,到了庆元大酒店外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庆元大酒店外边动手,段孔雀算是给了陈七一个面子。

    “陈老板,虽然交易会散了场,又是在庆元大酒店外边起的冲突,但这种做法,似乎也不合规矩吧?要是客人在庆元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好不容易换到手的东西,又被人恃强抢走,这交易会以后还有谁敢来?”

    萧凡淡淡说道。

    陈果顿时便十分尴尬,低声说道:“萧先生,我也不知道邓大哥是受你的委托来的。不然我肯定会保证他安全离开庆元……”

    不管怎么说,他欠着萧凡那么大一个人情。

    “段小王爷已经离开庆元了么?”

    “还没有。交易会还要开两天,客人比较多。段孔雀想要的药,还没有配齐。”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这位段小王爷,还真是自信得很。”

    陈果心中一寒,连忙说道:“萧先生,这样吧,这事我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段孔雀把珍珠还给邓大哥。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陈老板,你有把握?”

    萧凡反问了一句。

    “这个……”

    陈果又语塞了。

    想起那位段小王爷目空一切的样子,陈七爷还真没有什么把握能够“说服”他把到手的珍珠再让出来,除非他不惜和天南段家开战。

    但那样一来,后果实在太过严重,以陈七在江湖上的根基,和他在益东省编织的那张关系网,想要独力对抗天南段家,基本上属于“作死”的节奏。

    除非能够取得山城黄三爷的全力支持。

    只是,为了这么个事,引发袍哥和天南段家的全面冲突,黄三爷只怕未必乐意。如今这年头,大伙都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事了,只想有滋有味地过自己的曰子。这么多年,不要说黄三爷,就是他陈七,也过惯了安逸曰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这事,既然把萧凡牵扯了进来,想要就这样过去,恐怕不大可能了。

    萧凡虽然温和斯文,却绝不是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萧凡是否有大背景且不说,单萧凡自己和他那位女伴辛姑娘的恐怖“战斗力”,就绝不容小觑。为了乌阳木,陈果甚至动了枪,还是被揍得七荤八素,差点找不着北。

    “萧先生,我会尽力。”

    陈果咬咬牙,说道。

    实在不行,这个事只能请黄三爷亲自出马了,段孔雀可以不给陈七面子,料必黄三爷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萧凡淡然说道:“陈老板,这个事就不麻烦你了。请你好好照顾邓大哥,我马上就去庆元。”

    “萧先生,这个……”

    “就这样吧。陈老板,再见。”

    萧凡随即挂断了电话。

    辛琳早已站在他面前,点起了马灯,关注地望着他。

    在这深山山谷之中,不可能通电。自备发电机太麻烦,也太嘈杂,萧凡并不喜欢。用马灯照明就可以了,他可没有上网强迫症。

    也就是近些年手机信号覆盖度大幅上升,不然连手机都没法用。

    “邓大哥出事了?”

    辛琳轻声问道。

    “嗯。”

    “要不要紧?”

    “陈果说,没有生命危险。迦儿,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去庆元。请燕大哥一起去。”

    萧凡吩咐道。

    “好。”

    辛琳没有多问,随即开始收拾行李。他们的行李很简单,就是一些换洗衣服,还有一些丹药。一个行李箱就全搞定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一行三人,在九婶和燕东楼恋恋不舍的眼神之下,离开了山谷。

    辛琳不时回头望一眼。

    在这里住了大半年,辛琳有点舍不得这山明水秀的世外桃源了,也舍不得九婶。

    三人步行到西寨,在寨里找了一台微型车,直赴庆南县城。上午八点不到,一台包租的商务车便驶出县城,开上了通往庆元城的盘山公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