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6章 驱毒
    “多吉上师,这样吧,既然这件事我也牵扯在内,那我去找诸葛偷王,把经文上卷要回来。”

    萧凡随即说道。

    丹增多吉摇摇头,说道:“萧先生,好意心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劳萧先生费心。我会找到诸葛映徽的,他也欠我一个交代。”

    不管萧凡说的是真是假,至少在今天这种情形之下,丹增多吉也不能再纠缠下去。对方明显是手下留情,否则,纵算自己能够走脱,三位师弟却是非留下不可。

    应该说,萧凡答应去找诸葛映徽要经文,丹增多吉也不是完全不动心。毕竟他在内地行动,不是那么方便,诸葛映徽又狡猾如狐,想要找到这小贼的踪迹,着实不容易。萧凡不一样,正经是老萧家的子弟。丹增多吉尽管对首都那些大豪门的真正势力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但也知道,萧凡要找诸葛映徽,绝对比他方便得多。

    老萧家是可以动用国家机器的庞然大物。

    不过丹增多吉终究不敢应承。

    这是一个很大的人情,丹增多吉怕自己还不起。萧凡看上去,不是那种刻薄之人,但身在江湖,丹增多吉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

    俗话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一旦受了萧凡的恩惠,万一萧凡提出什么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要求,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见丹增多吉摇头拒绝自己的提议,萧凡也不勉强,微笑着点了点头。

    丹增多吉的眼神落在燕西楼身上,燕西楼依旧安静地站在那里,满脸木讷,瘦削的身躯在山风之中显得如此的单薄。任谁都想不到,几分钟之前,他一根竹竿,一双肉掌,就将密宗黄教的两大高手打得一败涂地。

    丹增多吉竖掌当胸,鞠躬为礼,说道:“敢问这位先生,高姓大名?”

    燕西楼木然看着他,一声不吭。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多吉上师,燕大哥身体有些毛病,头脑不是很清醒。他已经十年没有开口和人说过话了,上师见谅。”

    “什么?”

    饶是丹增多吉见多识广,姓格坚韧如磐石,听了这话,也禁不住瞠目结舌。

    燕西楼真是个疯子?

    还以为是装的。

    萧凡说道:“燕大哥中了一种奇怪的瘴毒。”

    “瘴毒?这可当真古怪……那么,这位燕大哥是不是五雷掌的传人?五雷掌已经在江湖上消失多年,大家都以为失传了。”

    丹增多吉疑惑地说道。

    燕西楼出手如雷霆,势不可挡,和传说中的苗疆绝学“五雷神掌”极其相似。

    萧凡说道:“这个,也许只有燕大哥自己知道。不过燕大哥的出手,确实和五雷掌很相似。”

    丹增多吉点了点头,不再追问,竖掌当胸,向萧凡施了一礼,随即转身向丹珠和杰布走去。贡布手腕中剑,只是皮肉伤,辛琳手下留情了。但丹珠和杰布却是以密宗大手印硬碰硬和燕西楼过招,五雷掌内外兼修,威猛绝伦,这两位当胸中掌,受了很重的内伤。虽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却脸色苍白,双唇紧闭,显然是在勉强支撑,只怕一张嘴,鲜血就会喷了出来。

    当下师兄弟四人相互扶持,渐渐远去。

    三柄折刀也不要了,留在原地。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望着几人蹒跚的背影,辛琳轻声嘀咕了一句。

    “宗喀巴大师手书的经文,对于他们有着非凡的意义,相当于密宗黄教的圣经了……可惜我没有看到下卷经文。”

    辛琳双眉微微一扬,说道:“下卷经文?很重要吗?”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重不重要,只是有那么一点预感,下卷经文也许比上卷更加重要。诸葛映徽去偷这个经文,纯粹是手痒,想要给自己找点活干。要是他偷的下卷经文,或许能看出点端倪。”

    “那再让他去偷好了。”

    萧凡不由失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大好。真要这样,这个梁子就结得太深了,估计丹增多吉会跟我们拼命,不死不休的那种。”

    眼见几名凶神恶煞般的持刀大汉远去,九婶和燕东楼终于回过神来,亟不可待地扑过去,抓住了燕西楼的胳膊,连连摇晃。

    “哥,你好了是不是?哥,你说话啊,是不是已经好了……”

    燕东楼激动地大叫大嚷,眼泪夺眶而出。

    相对而言,燕东楼的姓格弱一点,感情比较丰富。

    燕西楼任由他们摇晃询问,还是一言不发,眼里闪过一抹哀伤之色。

    九婶一手握住儿子的手,一手不住地抹眼泪,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燕西楼刚才威猛无铸的出手,在九婶看来,并不是关键。要紧的是,她儿子是不是好了,是不是没事了!

    可现在这情形看起来,燕西楼实在谈不上已经痊愈。

    萧凡走过去,拍了拍燕东楼的肩膀,说道:“东楼,燕大哥会好起来的,不过还需要一些时间。”

    “可是,萧先生,还要多久啊?我恨不得我哥明天就好了,就没事了……”

    燕东楼抹着眼泪说道。

    萧凡沉吟道:“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快则三四个月,慢则半年,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真的,我哥几个月就会好?”

    燕东楼又惊又喜,叫道。

    “嗯。”

    萧凡点点头。

    其实他说的意外,不是指燕西楼,而是指他自己。燕西楼中的瘴毒,单纯依靠药物治疗,不能断根,还得萧凡亲自出手,以浩然正气助他一臂之力,将瘴毒硬生生逼出体外。

    关键就看萧凡自己恢复的速度如何了。

    至少在眼下,他还不敢轻易出手。万一力有未逮,不但帮不到燕西楼,还会影响到自己。

    这段时间,不能出什么意外,影响到萧凡的修炼。

    “九婶,麻烦你做饭吧,我肚子可是有点饿了。”

    萧凡笑着对不住抹眼泪的九婶说道。

    “哦,好好,马上马上……”

    九婶擦干眼泪,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燕西楼的手掌。

    “还有啊,邓大哥来了的话,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省得他担心。”

    “哎,我知道了。”

    燕东楼忙即点头答应。

    辛琳已经将三柄折刀都捡拾起来,伸出青葱般的手指,试了试刀锋,笑着说道:“这刀子挺锋利的,用来切肉挺好。”

    萧凡微笑说道:“折刀本来就是切肉用的,生肉熟肉都好使。留着吧,能当菜刀。”

    不知道贡布丹珠等人如果听到这番对话,心里头作何感想。

    估计不会很愉悦。

    中午,九婶做了满满一大锅红烧肉,大家围着自己做的木桌子,吃得甚是开心。

    冬去春来,时光荏苒。

    很快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山谷里开满了各种灿烂的野花,辛琳每天都采一大把回来,将她和萧凡住的小屋子装点得漂漂亮亮,满是春天的季节。

    不知不觉间,他们在这个世外桃源已经住了半年,连春节都是在这里过的。这半年里,自从丹增多吉铩羽而去,倒是再也没有其他人来打扰过。萧凡的伤势,恢复得不错,辛琳一直提心吊胆的各种“意外”,并未发生。看来这天谴之罚,也是因人而异,萧凡似乎已经避过去了。

    只有萧凡自己心里有数,天谴之罚,绝没有那么轻松就能避过。文二太爷所言的“红尘大劫”,尚未真正开始,但迟早会降临。

    这劫数,是躲不过去的,必须要面对。

    春节过后没多久,萧凡就开始尝试以浩然正气为燕西楼驱毒。这瘴毒非比寻常,若非燕西楼修炼五雷掌有成,内功深厚,换做旁人,早已丢了姓命,焉能支撑到现在?不过燕西楼也只能勉强将瘴毒压在体内,不使爆发,想要驱除出去,却是难以办到。

    一般学武之人,纵算修炼内功,与燕西楼相差太远,也很难帮得到。

    浩然正气正是各类毒物的克星,效果立竿见影。

    短短一个多月过去,燕西楼的情形一天比一天好转,脸上木讷的神情渐渐转变,眼神越来越清澈,生活也能自理,除了依旧不说话,他的一切看上去都与正常人无异。

    燕东楼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这一曰,邓通天挑着一担生活用品,大步走进了山谷,带了不少酒肉过来,笑哈哈地说道:“萧先生,西楼的情形越来越好了,眼看就要完全复原,这都搭帮萧先生大恩大德。待会让九婶好好炒几个菜,咱们喝上一顿,庆祝庆祝。”

    燕西楼的病情大为好转,就是邓通天自己,这大半年不时向萧凡请教导气之法,逐渐将体内阳气引导到丹田之处,不但身体大好,连红砂掌的修炼也是事半功倍,隐然已经内外兼修,武功更上一层楼了。

    萧凡微笑说道:“好。我也正有事要和邓大哥商量,待会好好聊聊。”

    邓通天顿时一惊,疑惑地打量着萧凡,说道:“萧先生,你是不是准备要走了?”

    大半年生活在一起,邓通天早已将萧凡当作最好的朋友,眼见萧凡的身体也是一天天的恢复,别离是迟早的事,心中大为不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