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4章 再见刀王
    “辛姑娘!”

    雪域刀王丹增多吉停住步子,定定地望向辛琳,声音低沉。

    他身后的三名大汉,瞬即散开来,隐隐对辛琳形成合围之势。丹增多吉没有穿着僧袍,四人都是极其普通的汉人装束,加上脸色黝黑,皮肤粗糙,看上去,就是很底层的民众。

    自然是为了方便行事。

    试想在内地,四名身着僧袍的喇嘛,招摇过市,实在太吸引眼球。四名喇嘛忽然在偏僻的庆南县现身,只怕连县民委和宗教局都要惊动了。

    “你怎么知道我姓辛?”

    辛琳依旧很随意地站着,平静地问道。

    “诸葛映徽告诉我的。”

    “诸葛映徽告诉你的?”

    辛琳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辛姑娘,我们这次前来庆南,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萧先生将经文上卷交给我带回去,给活佛一个交代。”

    丹增多吉干巴巴地说道,语调没有任何起伏。

    “经文上卷?这也是诸葛映徽告诉你的?他告诉你,经文上卷在我手里?”

    辛琳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敢情诸葛映徽给他们使了个绊子,颠倒黑白。

    “是的。上次辛姑娘在停车场救了诸葛映徽,诸葛映徽说,经文上卷交给萧先生了。”

    丹增多吉说话还是一板一眼。

    辛琳嘴角就浮起一个不屑的笑意。诸葛映徽这家伙,不知道那根弦搭错,居然给丹增多吉撒了这么个弥天大谎。

    萧凡已经收了功法,缓步走了过来,站在辛琳身边,微笑说道:“刀王。”

    “不敢,我叫丹增多吉。萧先生,经文上卷是我们密宗黄教的镇教之宝,萧先生不是密宗传人,请把经文还给我们。”

    丹增多吉对萧凡比较客气。

    尽管他这是头一回与萧凡见面,却已在诸葛映徽嘴里听说过,萧凡和辛琳之间,萧凡是主,辛琳是辅。丹增多吉曾经和辛琳交过手,深深明白辛琳的厉害。“随从”已然如此,“主角”不问可知。

    那边厢,九婶见了这么几个冷若冰霜的大汉,早已吓住了,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燕东楼立即上前来,扶住了母亲,低声安慰。

    燕西楼依旧站在水潭旁边,神情呆滞木讷,对这一切,似乎视而不见。

    萧凡饶有兴趣地问道:“多吉上师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

    “我一直在追踪萧先生的行踪。”

    丹增多吉老老实实地答道。

    诸葛映徽跟他讲得很明白,萧凡是宗教局的干部,貌似和老萧家有些关系。

    这句话让丹增多吉打消了直接去找宗教局领导的念头。如果萧凡只是宗教局的普通干部,那么找到宗教局的领导给萧凡施压,或许就能够让萧凡把经文上卷交出来。鉴于首领大喇嘛和宗教局之间的微妙关系,宗教局绝不会惹上这种麻烦的。

    但老萧家的人,绝对是例外!

    宗教局的领导,基本没有可能为了一卷经文去“威胁”老萧家的子弟。没有那么胆大的宗教局领导。

    而况且,普通的宗教局干部,又哪里能够拥有辛琳那样的“随从”?

    难怪辛琳一路上都觉得有人在跟踪,不想竟是雪域刀王。

    “萧先生,经文是诸葛映徽偷取的。”

    丹增多吉又提醒了一句。

    既然你是大有身份的人,那就要讲究个风度,不应该“窝藏赃物”。

    萧凡点点头,说道:“多吉上师,宗喀巴大活佛手书的经文上卷,我确实曾经保管过一段时间。为的是和诸葛偷王做个交易,往他拿另外一样东西来交换。早在几个月之前,经文上卷我就已经交还给诸葛映徽了。却不知诸葛映徽为什么要对你撒谎。”

    丹增多吉板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萧先生,我并不想得罪。”

    尽管萧凡说的是事实,丹增多吉又哪里肯信?他为了取回经文上卷,万里迢迢赶赴东土,还不惜以假的经文下卷作为诱饵,诱使偷王之王上当,好不容易才逮住了诸葛映徽。最后关头,却功亏一篑,硬生生被辛琳挡住,致使诸葛映徽逃之夭夭。

    细论起来,萧凡辛琳都是他的敌人。

    若不是忌惮对手了得,雪域刀王才不会废话,直接就开打了。他本就是不善言辞的人,今儿说了这许多话,已经是破天荒了。

    “告诉你真话,你又不信,偏偏要听人挑拨离间。真够笨的!”

    辛琳冷哼了一声,说道。

    丹增多吉身后的一名高大汉子,立即脸露怒色,喝道:“大师兄,别跟他们废话,动手吧。”

    “唰”的一声,他手里已经多了一柄尺许长的折刀,寒光四射。

    看来这人是个急姓子。

    他一亮刀,其他两名大汉,立马也亮出了武器,俱皆是尺许长的折刀,锋锐无比。

    “萧先生,这三位都是我的同门师弟。我知道你和辛姑娘都是高手,特意请了三位师弟过来帮忙。萧先生,还是那句话,我并不想得罪,请萧先生不要相逼。”

    说起来,这一回雪域刀王够谨慎的。追踪到萧凡的行踪之后,并未急着动手,专门请了三位师弟前来助拳。

    “你以为请了几个帮手,就有了必胜的把握?”

    辛琳冷冷问道。

    丹增多吉说道:“辛姑娘,我知道你是个高手,单打独斗,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萧先生肯定也是高手。不过现在,萧先生似乎受了伤。辛姑娘有把握挡住我们四个么?”

    “这么说,你想倚多为胜?可惜了,雪域刀王的赫赫威名!”

    辛琳嘴角闪过一抹嘲讽之意。

    丹增多吉微感尴尬,这么多年,他还真的不曾倚多为胜过。雪域刀王名震高原,密宗黄教第一高手,焉能自堕威名?

    “哼哼,经文是我们的圣物,你们明知道是诸葛映徽偷的,也不还给我们,是你们错在前边。现在倒跟我们将这样的道理了?废话少说,你们到底交还是不交?”

    姓子急躁的那名喇嘛已经很不耐烦,冷笑着说道,汉语说得颇为流利。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这位上师,经文确实不在我们手里,已经还给诸葛映徽了。”

    “你说这个话,哄小孩子吧?谁会信?”

    急姓子喇嘛冷笑道。

    “萧先生,经文我必须要拿回去。既然萧先生不肯合作,那就只有得罪了。刀剑无眼,万一伤到萧先生和辛姑娘,不是丹增多吉的本意。”

    寒光一闪,丹增多吉手里也多了一柄尺许长的折刀。

    姓急喇嘛上前一步,和丹增多吉并排站立,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盯住了辛琳。另外两名喇嘛则一左一右,盯住了萧凡。

    看来丹增多吉分工很明确,两人缠住辛琳,两人对付萧凡。倘若丹增多吉事先不知道萧凡已经受伤,也许“战术安排”就不是这样了。他一个人对付辛琳,三名师弟对付萧凡。

    丹增多吉曾经和辛琳交过手,那一次,辛琳只是要拦住他,等诸葛映徽趁机逃走之后,辛琳也即抽身而退,双方并未分出胜负。饶是如此,丹增多吉对辛琳亦是十分忌惮,单打独斗,他并无胜算。

    辛琳瞥了萧凡一眼,上前一步,拦在萧凡身前。

    当此之时,辛琳绝不会让萧凡出手的。

    疗伤两个多月,好不容易才有那么一点起色,决不能毁于一旦。

    丹增多吉皱起了眉头。

    尽管他绝不敢小觑了辛琳,但四个大喇嘛,围攻这样一个娇俏的姑娘家,怎么都让人觉得不大对头。雪域刀王也是有面子的人。

    九婶见到这么多明晃晃的刀子,顿时吓得浑身都软了,脸色苍白,对燕东楼说道:“怎么还要打架?东楼,这,这,你邓大哥不在,怎么办啊?”

    邓通天能打,九婶是知道的。

    单那魁梧雄壮的身躯,一般汉子压根就不是对手。可现在,偏偏这个最能打的不在,萧凡是病人,辛琳是女娃娃家,燕西楼是“疯子”,对方却是四条大汉四把刀,这局面,好生凶险。

    燕东楼也十分紧张。

    他虽然亲眼见到萧凡以飞刀切断大哥的湘妃竹钓竿,但那情景一闪即逝,几个月过去,老早就模糊了。燕东楼不是习武之人,也搞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不过现在,丹增多吉他们四把明晃晃的刀子,却是实实在在摆在了眼前。

    真动起手来,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只是当此之时,他又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咬了咬牙,拿起钓竿,向前走去。无论如何,不能让萧凡和辛琳面对这样四个凶神恶煞的持刀大汉。是男人,就该有男人的血姓,明知凶多吉少,也必须上前。

    “东楼,你干啥子?”

    九婶顿时吓坏了,紧紧拉住燕东楼的手臂,浑身都在抖着。两个儿子,一个已经疯了,这个再有个三长两短,九婶真不用活了。

    燕东楼轻轻挣脱母亲的手,大步上前。

    见到燕东楼上来,丹增多吉眼神一亮。

    他也看得出来,燕东楼不懂武功,但不管怎么样,对方多了一个男人,似乎就不算是他们四个大老爷们欺负辛琳一个弱女子了。

    萧凡伸手拦住了燕东楼,眼望丹增多吉,微笑说道:“多吉上师,这一回,恐怕你还是失算了。我们这边,不止两个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