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2章 红尘大劫
    一个时辰过去,密室上空翻滚不已的天地元气,终于轰然消散。

    文二太爷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黯淡无光,额头大汗淋漓,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文思远大吃一惊,疾步上前,扶住了文天,连声问道:“师父,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文二太爷双唇紧闭。

    “师叔,这……”

    文思远有些慌了手脚,向萧凡投去求助的目光。

    刚才密室之中元气翻滚反噬的情形,让文思远流了一身冷汗。他以前只是听师父说过,强行窥视天机,会引起天地之力反噬,却甚少亲身经历。这一回,算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推演血相,天机反噬之力居然如此之剧。

    连师父如此精深的修为,都受伤呕血。

    萧凡轻轻一摆手,辛琳连忙取出一个羊脂玉瓶,从中倒出一颗“培元丹”。这是萧凡拟的方子,辛琳以七妙宫妙法亲自炼制的丹药,大补元气。

    萧凡在止水观静养的这些日子,每日里都需要服食三颗,辛琳一直随身携带的。

    文思远连忙接了过去,服侍师父吞下。

    文天盘坐吐纳,盏茶光景,苍白的脸色逐渐又浮起红晕,长长舒了口气,挺直了身子,说道:“师弟,这培元丹,是你自己炼制的吧?和师父所传的方子,略有不同。”

    萧凡忙即答道:“确实是我自己拟的方子,略有一点改动。”

    “呵呵,这个改动颇有道理,比原来的方子,效果更佳。”

    萧凡说道:“师兄,这个方子已经记载在《术藏》之中,我现在就写给你吧。”

    这也是无极门有别其他传承的地方,每一位杰出弟子只要有所创新,都会记载在《无极术藏》之中,供所有门人弟子参考研习。不像有的门派,敝帚自珍,每个师父在教徒弟时都留一手,越往后,传承越是残缺不全,最终只能没落下去,泯然于世。

    文二太爷也不推辞,点了点头,说道:“好。待会师弟把方子写给我,我照单炼制。”

    辛琳忍不住问道:“老爷子,推演结果如何?”

    她是七妙宫的弟子,却是不能跟着萧凡称呼文二太爷为“师兄”。

    文二太爷的神情顿时便凝重起来,轻轻摇头,雪白的寿眉紧紧拧在一起,半晌方道:“很乱,非常乱……许多细微之处,自相矛盾,浑不可解。”

    边说边端详萧凡的面相。

    萧凡神色镇定,说道:“请师兄直言相告。”

    文二太爷还是没有急着开口,端详萧凡良久,才缓缓说道:“师弟,从你的面相来看,你的阳寿,其实已经终了。”

    “啊?”

    辛琳和文思远都是大吃一惊,满脸疑窦。

    这话当真稀奇。

    萧凡不是好好坐在这里么,难道是鬼魂?

    萧凡自己,倒并不如何吃惊。

    文二太爷又说道:“刚才推演血相,也印证了这一点。照理,在十天前,乾坤大还丹炼制完毕之后,你的寿数,也应该到了尽头。天谴之罚,早已降临。之所以你能坚持下来,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愿闻其详。”

    辛琳和文思远更是竖起了耳朵。

    这样的“奇谈怪论”,他们还真是闻所未闻。这话若不是从文天的嘴里说出来,只怕辛琳早已开口呵斥,骂其胡说八道了。

    “第一个,是祖德阴功。你的祖上,阴德浩荡。祖坟风水极佳,可以为你续命。第二个,是你自己行善积下的阴德。我们无极门最要紧的门规,就是行善积德。相士术师,最易泄露天机,五缺三弊犯其一,唯有行善可以化解。以他人应劫,找替死鬼,不过是旁门左道。终有一天,会加倍反噬自身。天道循环,从来都报应不爽。师弟这些年,应该做下不少善事,积了许多阴功。至于这第三点,我也有些费解……”

    说到这里,文天伸手拈着自己的白须,双眉紧蹙,似乎难以索解。

    “老爷子,你快说吧……”

    辛琳忍不住了,连声催促。

    她本是极为冷淡的性子,但此事关系到萧凡的生死,却无论如何都矜持不起来。

    文二太爷说道:“在你的血相之中,蕴含着一股极其暴戾的凶煞之气。照理,这是天谴之力,只会促其速死。但这股凶煞之气,却护住了你的寿脉。因何会是这样,委实难以理解啊……”

    萧凡淡然说道:“师兄,天谴之罚,促人阳寿,只是其一。严金山擅改我萧家祖坟风水,天罚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必定要遭受三百六十天磨难。”

    “难道……”

    辛琳一想到严金山那副惨状,禁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花容失色。

    难道这凶煞之气护住萧凡的寿脉,就是想要让他也经受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磨难?

    文二太爷轻轻点头,叹息说道:“师弟,只怕天谴之罚,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原本是天子之命,隐尊之相,无冕之王,富贵而寿考。现如今,天罚降临,不仅仅是削去你的阳寿那么简单。这红尘之世的种种磨难劫苦,你都要去承受。”

    “师弟,红尘大劫啊……”

    文天长叹了一声,喃喃说道。

    无极门第六十四代弟子之中,文天精研“红尘相”,他说出“红尘大劫”这四个字来,格外沉重。也许只有他才能清楚地知道,“红尘大劫”到底要经受多少磨难。

    辛琳问道:“红尘大劫比夺人阳寿还要厉害吗?”

    “不可比,不可比!”

    文天连连摇摇头,说道。

    “可是,老爷子,请恕我直言,只要人活着,就会有希望。”

    辛琳的俏脸之上,闪过一抹无比倔强的神色。

    文天望了她一眼,又摇摇头,说道:“辛姑娘,这才是红尘大劫真正的可怕之处。总是会让你看到希望,当你付出了十二分努力之后,却发现原先的希望骤然破灭,又将要经历新的磨难,如此周而复始。比如说,一个癌症病人,明明是绝症,但又不会马上就死,似乎只要治疗,就有痊愈的希望。于是就做放疗,做化疗,做血液透析之类的,吃尽了苦头,病情却依旧一天比一天恶化,希望还在,却一天比一天渺茫。这种连续不断的煎熬,比死更可怕。而最终,仍然难逃一死。”

    “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

    辛琳俏脸雪白,轻咬嘴唇,低声问道。

    “有!”

    老爷子肯定地说道。

    辛琳顿时精神一振。

    文思远也竖起了耳朵。

    “任何红尘劫数,都有破解之法。只是小师弟今后要面临的红尘劫,实在太多了,一一化解,何其艰难。”

    “老爷子,请说得明白点。”

    “太具体的,我也说不明白。要是五师弟在这里,那就好了。《无极九相篇》,他精研的是劫苦相。同门师兄弟之中,相人劫苦,他是最精通的。可惜五师弟早已离开师门,自从二十年前一别,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再联系过,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

    文天又叹了口气,连连摇头,不知道是惋惜,还是懊丧。

    “老爷子,你在血相之中,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吧,总比心中一点底都没有要好。”

    “好。先说寿数。小师弟现在的阳寿,都是‘偷来’的,祖德阴功,谁也不知道在何时耗尽,我推算的结果比较模糊,但最多也就是三五年。至于那股凶煞之气,能够护住寿脉到什么时候,更是难以预料。再说病痛。小师弟修炼浩然正气大成,原本可以说是百病不侵,但现在体内真元枯竭,境界大跌。各种病痛都会袭来,敌人也可能给他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再说男欢女爱。小师弟本应该婚姻美满,和辛姑娘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在红尘大劫之下,你们两位只怕要好事多磨了。”

    辛琳白玉般的俏脸顿时涨得通红,紧咬下唇,扭过了头去。

    她和萧凡两情相悦,彼此都爱在心间,骤然被文二太爷一语道破,毕竟是未婚姑娘,猝不及防,不免娇羞不已。

    “师弟,真正的破解之道,我想,可能只有一条。那就是你坦然历劫,这红尘之世,你怕是要走一遭了。如果在历红尘劫时,能够想办法重新修到天人境,或许这天谴之罚,红尘大劫,就能破解得了。”

    文天眼望萧凡,郑重说道。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师兄,天下万物,各有缘法。但逆天改命之事,也不是完全不可为。该面对的,那就坦然去面对好了。迦儿说得对,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师兄,我还有一事相求。”

    “请讲!”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要找一个清静的地方,慢慢养伤。多则半年,少则三五个月。这段时间,我想请师兄坐镇京城。那个隐藏在暗中的对手,终归要找出来才能令人心安。”

    “我也正好有这个想法。师弟在此时离开京城,会让人生疑。我就去首都住上一段时间,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对我们无极门出手!”

    文二太爷微微一笑,说道。

    语气虽然柔和,却带着淡淡的傲气。

    黄海文二太爷,还真没怕过谁!

    PS:两章一起发了,后面有个上架的单章,请大家看一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