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1章 再演血相
    夜晚的庄园很寂静,只有阵阵林涛之声。

    看上去平静温馨的江南庭院,实则戒备森严。六大弟子一个没走,都留下了。文二太爷亲自给他们分配了任务。每个人都携带着随身武器,分布在各个不同的方位,将整座庭院守护得铁桶也似。

    不来一支小型军队,任谁也攻不下这个庭院。

    几名弟子都有些紧张,倒不是怕有人前来进犯,关键是这么多年来,老爷子还从未摆出过如此阵仗。前些年,因为思远集团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与江南省的地下土皇帝蔡啸柏蔡五爷交恶,双方全面开战,老爷子也不曾这般在意。

    蔡啸柏可是有大背景的人,据说和皇亲国戚都有交往,在江南省势力之大,威望之隆,与老爷子在黄海的情形不相上下。最终也在老爷子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不得不息战罢兵,与文家握手言和。

    今儿真不知道发生了何等大事。

    那位年轻的“师叔”,不知道给老爷子带来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令得老爷子这样慎重其事。

    庭院密室之中,灯光明亮。

    文二太爷和萧凡对面而坐,文思远与辛琳一旁侍立。

    “嗯,师弟的气色有所好转,这药不是一次能够化开,越往后,效用越大。师弟小心在意。”

    文天端详了一下萧凡的脸色,又给他把了把脉,点头说道。

    单单一颗药丸倒也罢了,关键文二太爷数十年本命真元培育非同小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天是将自己的真元,转移了一小部分到萧凡身上。这个功效,可就大了。

    萧凡欠了欠身子,再次向二师兄郑重致谢。

    文二太爷摆了摆手,说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们无极传承以积善为本,广积阴功,化解煞气。就算是遇到不相干的人,能帮都必须要帮的,何况同门师兄弟,更加不必客气……师弟,乾坤鼎你带来了么?”

    “带来了。”

    萧凡也不问原因,随即取出了褚红色的乾坤鼎,轻轻摆放在文天面前。

    文思远便露出好奇之色。

    他不止一次听老爷子谈到过乾坤鼎,知道这是师门重宝,无极门三大镇教之宝,乾坤鼎位居第一。今天才是头一回看到,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有何神奇之处。

    “师弟,血相之术你应该很精通吧?这些年,我也一直在研习血相。不过没有乾坤鼎,推演出来的命格相理,总有些模糊不清。今晚上,我就班门弄斧一回,请师弟多多指点。”

    文二太爷说得很是客气。

    “血相之术”是无极门独家传承,其他相术流派,都没有这门秘术。理论上,只要将《无极九相篇》任何一种相术研习到极高深的境界,都能推演“血相”。当然,如果能将轮回相修炼圆满,再以“血相之术”推演,最为精准。

    文天精研“红尘相”,造诣高深,能推演血相,正在情理之中。

    话语说得谦和,神色间颇为自傲。

    推演血相,在无极传承之中,本就代表着一个极高的台阶。绝不是任何一位无极传人,都能推演血相的。天赋稍低,或者悟性不够,穷竭一生之力,也踏不进血相术的门槛。

    萧凡双眉微蹙,说道:“师兄,指点不敢当。但推演血相乃是禁忌之术,一定会引起天机反噬。师兄还是以其他方式比较合适。”

    文二太爷轻轻摇头,说道:“师弟,不瞒你说,你现在的命相,天机极其紊乱。以天子命应劫,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原本隐尊之相就极其难测,如今加上天谴之罚,再加上师弟本身就是大术师,天机遮蔽之力极重。以一般的方式来推算,不说完全一无所获,只怕结果也会非常模糊,似是而非。这样的要紧关头,行差踏错一步,都是灭顶之灾。血相之术,或许可以一试,除此之外,师兄真的不敢妄加推演。”

    萧凡沉吟不语。

    以他的修为,全盛时期推演血相,天机反噬之力都令得他重伤呕血,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慢慢调理康复。二师兄固然功力深厚,毕竟年寿已高,早已不是当年气血旺盛之时。若是因为给自己推演血相,而引发天机反噬,致有损伤,无论如何都过意不去。

    赠药之德,已然生受了。

    文二太爷知道他的心思,哈哈一笑,说道:“师弟,也不用太担心。廉颇虽老尚能饭。只为师弟一人推演血相,想来区区天机反噬之力,我还承受得住。放心好了。”

    辛琳低声说道:“你当初一次推演四个人的血相,都是至亲。”

    文二太爷雪白的寿眉猛地扬了起来,失声道:“一次推演四个人的血相?还是至亲?”

    “嗯。他祖父,父亲,弟弟,再加上我。”

    辛琳简单地答道。

    萧凡连忙说道:“我那也是被逼无奈,行险之举。”

    文天望着他,半晌无语,良久,叹了口气,说道:“难怪师父对你那么看重,师弟确实是我们无极门不世出的奇才。当今之世,一次推演四个人的血相,除了师弟,恐怕也就是师父能够办到了。”

    萧凡再次欠身,说道:“只是行险,侥幸而已。”

    文二太爷一挥手,笑着说道:“师弟,你也不用谦虚。师兄我也不妄自菲薄。一次推演四人,我自问难以办到,但只为师弟一人推演,想必还是可以的。咱们这就开始吧!”

    话已至此,萧凡若是再拒绝的话,就是对二师兄不敬了。

    “好,那就烦劳师兄。”

    “嗯,走吧,去地下密室。”

    文天所居的这个庭院,尽管外表和止水观差异甚大,但内部密室的构造,却和止水观有异曲同工之妙,真正要紧的东西,都收藏在地下室内。

    庭院地下建筑正中心的一间密室,正中摆放着一张紫檀木案,檀木案几一侧,是一个龟型的铜炉,呈紫黑之色,式样极其古朴。整个密室的地面,是黑白黄三色鹅卵石铺成的混沌图。

    密室成六角形。

    一走进这间密室,萧凡和辛琳都有瞬间的错觉,以为回到了止水观。

    连室内布局和黑白黄三色鹅卵石铺成的混沌图,都是一模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密室正北方的土黄色雕像,不是供奉的无极门第一代创派祖师“无极天尊”,而是供奉着止水祖师的法相。

    雕工极其精致,法相栩栩如生。

    萧凡一见就有亲切的感觉,扭头对文二太爷说道:“师兄,师父这法相,是你亲手雕刻的么?”

    文二太爷点点头,拈着颌下白须,颇为自得。

    止水祖师极善雕刻之术,没想到二师兄也得了师父的真传。在这个方面,萧凡比二师兄差得远了。他只能在闲暇时候雕些小玩意,绝对雕不出偌大一尊法相。

    除了止水祖师的法相,密室之中也没有供奉其他的神主神位。

    文二太爷缓步来到止水祖师的法相之前,屈膝跪下,五体投地,嘴里喃喃祷告,拜了三拜。起身,亲手在法相前的长明灯上点了三支香,供奉在法相之前。

    “师弟,拜过师父!”

    文天神情庄严,沉声说道。

    “是!”

    萧凡也缓步上前,拜了三拜,焚香供奉。

    “思远,拜过祖师爷!”

    “是,师父。”

    文思远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在止水祖师法相之前跪下,五体投地拜了三拜。

    “思远,血相之术,是我们无极门最精深的相法,其他任何相术流派都没有的。你现在功力不够,还推演不了。不过你要仔细观察,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的缘分了。掌教师叔在这里,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马上向师叔请教,机会难得,明白么?”

    文天眼望侄儿,郑重叮嘱。

    “是,师父,我明白。请师叔多多指点!”

    文思远恭谨的答应一声,又向萧凡长揖到地。

    萧凡微笑点头,倒也并不谦虚。就相术而言,文思远和他相差不止一星半点,说“指教”确实当得起。关键要看文思远是否能够领悟血相之术的精妙之处。

    文思远缓步来到紫檀木案几之前盘膝坐下。

    萧凡在一旁落座,辛琳站立在他的背后,文思远则在师父身后侍立。

    紫檀木几上,有一尊褚红色的小鼎,外形和乾坤鼎大致相似,不过“个头”要大一些。真正的乾坤鼎,只有两寸高矮。这座褚红小鼎,有三寸多高,鼎身之上的混沌图案,也不如乾坤鼎的图案那样灵动。

    文天说道:“这座仿制的乾坤鼎,是第三个。前边两个仿制品,要粗糙得多,基本不堪用。”

    萧凡说道:“师兄的雕工,和师父也不相上下了。”

    文天摆摆手,说道:“差得远差得远,再说材质也不一样。不过平常使用,也还将就过得去。”

    以文天相术之精,一般人也无需让他动用“血相之术”来推演,估计多数时候是自己钻研练习。相术之道,无穷无尽,就算再高明的相师,也不敢说已经达于极境。越是勤于研习,功力越精纯。

    “焚香!”

    文天沉声说道。

    文思远连忙在龟形香炉里燃起檀香。

    文天双手捧着乾坤鼎,轻轻摆放在案几正中,神色肃然。

    PS:感谢sweet女王,鸡蛋白,圣人重返都市,纳米水杯,熬绝,神奇j,木鱼叁豊,高寒风,卐郁金香之恋卐,書友817124530,pblng,wwllps,木鱼叁豊,书友131223122110775,沧海一粟1974,133766,思念的人,淡看历史,金六福66,老周老周等等书友的打赏!

    22:0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