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90章 赠药
    文二太爷沉吟着说道:“师弟,这里是青帝上庙,借太昊伏羲大帝之威灵,照理在此处为师弟推演命相最为合适。不过游人众多,耳目繁杂。师弟是天子之命,隐尊之相,又是我无极门当代掌教,我担心推演之时,引动天机。万一被人察觉,也不是那么好。不如这样吧,我们先下山,到我的庄园之后,再做打算。师弟觉得如何?”

    萧凡欠身说道:“一切都照师兄的安排。”

    “好。师弟,我这里有一颗药丸,是早年我出师之时,师父他老人家赐给我的。当初师父一共赐了三颗,这么多年,我用掉了两颗,还有这最后一颗,给你吧。应该对你有所补益。”

    说着,文二太爷微微俯身,从脖颈处拉起一条红绳,红绳之上,串着一个羊脂玉雕成的小小葫芦,那葫芦只有寸许高矮,雕工极为精致,玉色油亮,柔和至极。

    萧凡吃了一惊,忙即说道:“师兄,这个不行,我已经服了药。这药既然是师父他老人家赐给你的,我不能夺爱。”

    师父所赐,只是一个原因。更加重要的是,这个白玉葫芦乃是文二太爷随身佩戴,玉葫芦里的丸药,数十年来,得他本身真元之气培育,药效之强,远不是当初止水祖师所赐之时可比。对于文二太爷而言,这颗药的珍贵,远远胜过世间一切。

    自他出师之日,迄今怕不有四五十年,这颗药得了这么多年的本命真元培育,几乎算得是文天的本命神丹,对他甚至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此药如此贵重,萧凡岂能夺爱?

    真正生受不起。

    文二太爷笑了笑,说道:“师弟,灵药就是用来救命的。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没有丝毫回报,心里惭愧得很。现在师弟面临这么大的危难,做师兄的,哪能一分力气都不出?那也太不像话了。你我是同门师兄弟,客气话就不说了。我无极门将来还要指望师弟发扬光大,传扬万世呢。”

    慢慢将玉葫芦的盖子拧开,顿时药香扑鼻。

    文二太爷从玉葫芦里倒出一颗黄豆般大小的鲜红丹药,递给萧凡。

    萧凡迟疑一下,双手将药丸接了过去,恭声说道:“多谢师兄赐药。”

    文二太爷微笑点头,说道:“师弟,这颗药只能对你的身体有所补益,至于天谴之罚,还得想其他办法来化解才行。”

    “是这样。”

    文二太爷扭头吩咐文思远:“思远,备车。”

    “是,师父。”

    文思远恭恭敬敬地说道,随即掏出手机来安排。

    “师弟,辛姑娘,请!”

    “师兄请!”

    四人相偕出门,依旧是萧凡在前,文天作陪。

    文二太爷规矩严,可不仅仅是对自己的门人弟子。这大规矩更不能乱了。

    几名弟子恭谨地迎上前来。

    文思远吩咐道:“回去。”

    几名弟子会意,立即簇拥着萧凡辛琳和文二太爷,走出青帝宫。四人在前,两人殿后,一丝不乱,将师父和贵客紧紧卫护在中间。

    文二太爷一离开,管理处立时便将“修缮”的牌子撤去了,青帝宫重新对游客开放。

    从峰顶坐观光缆车直下中天门,一台乌黑锃亮的奔驰轿车和两台越野车,早已在观光缆车的下客处等候着,一群工作人员紧着在维持秩序。

    这般阵势,自是引起无数游客侧目。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文思远恭请师父和掌教师叔上车,并排坐在奔驰车的后座,文大哥亲自充任司机,辛琳居于副驾驶座。其他几名弟子和一些随行人员,则分乘两台越野车,前后卫护,向山下疾驰而去。

    平日里,文二太爷出行,一般都不会如此高调。

    此番是为了接待草原狼王,自然要摆出大阵仗,六大弟子全部随行。白狼亲帅十三骠骑中的六条大汉南来,黄海文家自也不能弱了气势。

    一个多小时之后,车队开进一座草木葱郁,风景优美的庄园。

    这个庄园,位于黄海省省会泉城市郊,占地极为广阔,粗粗一看,应该不下于百亩。对外挂着苗圃的招牌,实际上是文二太爷每日起居的居所。这处苗圃,也是“黄海思远集团公司”名下的一处产业。很早以前,文二太爷就在这里筑屋居住,后来又将周围的大片土地买了下来,用作苗圃。此处离泉城市区还有不近的距离,城市发展再快,要将这里纳入城区范围,少说还得十几二十年。至于这个苗圃是否对外销售花草树木,和哪些单位有生意往来,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当然,文天事实上也用不到这么大的一座庄园来作为起居之地。

    他的居所,掩映在大片树林之中,背山面水,江南庭院似的古典建筑,小桥流水,假山奇石,雕梁画栋风景极佳。

    在萧凡和文思远等风水行家眼里,外在的风景不是那么在意。

    萧凡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整个庭院的布局,深谙风水生吉之道。而且外边的树林,池塘,花园,都隐隐按照“无极五行阵”来排列。

    无极门二师兄的居所,如此布局,理所当然。

    据萧凡所知,二师兄并无子嗣,文思远既是他的衣钵传人,又是他的承祧之人。按照民间的风俗,文思远早已过继给文天,在文氏族谱之上,写得明明白白,文思远是文天的儿子。

    不过文思远平日里并不住在师父这座江南庭院。作为黄海省知名的大企业家,文总在泉城最繁华的地段,拥有自己的办公大楼。他每天都是在那边处理企业的事务。其他几位师弟,除了两位在他的公司负责,另外三位各自独当一面,在泉城乃至整个黄海,俱皆是极有名望的大人物。

    平时只有师父寿诞或者年节之时,师兄弟才会齐聚庄园。

    往常,这座偌大的庄园就只有文二太爷和几名工人居住。另外文思远还为师父这座园子派了几位保安,起个看门护院的作用。

    文思远从来都不担心师父的安危。

    一般人若想对文二太爷不利,首先他就要能走出那个“五级五行阵”才行。更不用说文二太爷本身精通占卜之术,完全可以洞察先机。

    江湖上,黄海文二太爷威名赫赫,绝不是侥幸得来的。

    “师弟,我这里是比不上止水观,不过天地元气也还充足,地下也有灵脉。师弟先休息一会,把药力化开。晚上我们再谈。”

    文二太爷径直将萧凡领到庄园的密室之中。

    这间密室的布置,也和止水观的密室差不多。文二太爷当年随止水祖师学艺之时,在止水观住过不少时候,深受师父的影响。

    萧凡微笑说道:“师兄谦虚了,这里天地元气的充盈,丝毫也不弱于止水观。泉城本就是钟灵毓秀之地,在这里修炼,事半功倍。”

    文二太爷笑着点头。

    当初他决定在黄海落地生根,绝不仅仅因为他祖籍是黄海人,主要还是看中了这处风水宝地。修道之人,最讲究的就是风水吉利和天地元气充盈。

    当下文二太爷也没有多说,告辞而去。

    现在萧凡最需要的就是静养,先把药力化开,逐渐充盈自己的本源真气,才好谈到日后的诸般安排。听了萧凡的讲述,文天早已暗暗心惊。

    尽管萧凡比他年轻得多,但数年前止水祖师亲口对他说过,萧凡已经修炼到轮回相圆满境界,浩然正气也已堪称大成。这在无极门而言,事实上就已经代表着最高深的境界。今后是否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要看各自的机缘了。

    文天本身尚未达到这个境界,然而数十年闯荡江湖,早已罕逢敌手。

    而现在,居然有人可以伤害到轮回相圆满境界的萧凡,隐藏在暗处的那个敌手,实在非同小可。萧凡现今虚弱至此,必须尽早恢复境界。否则,不说诸般天谴道罚会相继降临,难以承受,万一被那个厉害对手察觉到萧凡的虚实,只怕就是灭顶之灾。

    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目送文二太爷离去,萧凡便即在密室之中盘膝坐下,开始缓缓吐纳运息,一点点炼化二师兄赠给他的那枚丹药之力。

    这枚丹药,是止水祖师亲手所赐,药性自然是适合无极门弟子服用的,文天和萧凡系出同门,数十年以本源之力培育,更和萧凡没有任何冲突。

    辛琳安安静静地在萧凡不远处盘腿坐下,与萧凡正面相对,却没有吐纳练功,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萧凡的反应。

    浑身雪白的黑麟,依旧懒洋洋地趴在萧凡身边,打不起精神。

    片刻之后,萧凡头顶缓缓冒出一丝乳白色的雾气,渐聚渐浓。萧凡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有些痛苦。辛琳猛地站了起来,见萧凡并无其他异样,这才放心。

    这枚丹药药力太强,萧凡此时又过于虚弱,炼化起来,自然格外费力。

    一个时辰之后,萧凡头顶的氤氲之气渐渐消散,缓缓睁开眼来,长长舒了口气,原本苍白得可怕的脸色,似乎略略浮起了一抹极淡的红晕,精神也略有好转。

    PS:周一,两张一起发出,求票单章就不开了。马上就要上架,到时候馅饼肯定会给大家开不少的求票单章,呵呵,打个预防针啊。

    当然,上架之后,有求票单章,就意味着爆发,这也是馅饼的老规矩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