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踏波而来
    雪于诚开始以为韩森在开玩笑,可是谁知道韩森竟然真的要往血河庇护所而去,顿时把雪于诚吓了一跳,连忙驱动白骨船追了过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雪于诚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情绪激动,身体动作幅度有点大,令身上被骨刺刺穿的伤口血流的更快了。

    “不是说了吗?我要去打下血河庇护所。”韩森淡淡地说道。

    “你真是我们雪家请来的人?”雪于诚狐疑的看着韩森,韩森的举动在他看来太过荒唐了。

    打下血河庇护所?就凭他一个小青年加上一个婴儿和一个小狐狸兽魂?在雪于诚看来,这不是去攻打庇护所,这是去给血河里面那些守卫血河庇护所的异生物加菜。

    那里可是血河庇护所,是一个帝级庇护所,是超级神生物都望而生畏的地方,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类小青年说打就打的地方。

    韩森也不解释,事实永远都是最好的解释,雪于诚他们被困在异灵庇护所太久了,对于他的情况不了解,解释起来太过浪费时间,不如直接用事实说话。

    “你不要跟过来,免得到时候被迫参战。”韩森对雪于诚说了一句,就踏着血河之水,加快了速度向血河庇护所的方向而去。

    韩森的身形陡然加快,雪于诚微微一惊,看着一人一狐在血河上快速远去,速度非常的惊人。

    “速度到是很快,可那是帝灵庇护所啊,就算他能够力敌超级神生物,也不可能打下帝灵庇护所……”雪于诚神色复杂到了极点,只能远远地看着韩森向着血河庇护所而去。

    以他所想,韩森根接近不了庇护所,就会被血河内的异生物给吃掉,血河内的神血生物不少,更有一头恐怖的超级神生物,嗅到了生人的气息,立刻就会冲过去把韩森给撕吃了。

    韩森没有收敛自身的气息,他本就没有打算要偷袭,否则就直接使用夜之披风,在夜里去刺杀血河帝君了。

    韩森现在十分的张扬,有小银银在身边,韩森的底气很足,身上的气息直接释放出去,那行为就好像是在说:“来啊……来吃我啊……”

    血河庇护所内一共也就剩下四只超级神生物了,韩森打算把它们全部引诱过来,直接一锅给端了,有四块生命基因精华入手,他剩下的十几点超级神基因就差不多可以补满了,到达真正的大圆满境界。

    不说无敌于第三庇护所,基本上除了开启第十道基因锁的强者之外,恐怕也找不到什么对手了。

    可是令韩森郁闷的是,他都已经把自己当成诱饵送上门了,竟然没有一只异生物来攻击他,反而能够感应到的异生物都在逃走,好像他身上有瘟疫似的,一个比一个跑的更快。

    以前他在血河里面看到过的那个触手怪,更是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连它的气息都没有感觉到。

    “奇怪,真是见鬼了,它们怎么都跑了?”韩森心中郁闷,低头看了看妥旁边踏着水波跟,十分优雅跟在他身边的小银银,韩森突然想了起来。

    “失败,太失败了,我怎么把你给忘记了,有你在我身边,那些异生物还不全都跑了!”韩森想到小银银以前跟在他身边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异生物敢靠近他。

    现在小银银已经是暴走超级神生物,敢靠近过来的异生物就更少了。

    雪于诚在远处一直注视着韩森,看着韩森走向血河庇护所,脸上越来越惊疑。

    原本他以为血河里面的异生物会围攻韩森,可是根本没有发生那种情况,血河里的异生物不但没有围攻韩森,反而一个比一个逃的快,竟然都在远离韩森。

    雪于诚看着旁边争相逃走的血河生物,忍不住呆了呆,完全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凶残的血河生物,竟然会对韩森畏之如虎。

    直到韩森踏上了河心岛,依然没有一只血河生物攻击他,连那个触手怪都没有出现,雪于诚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有合上。

    “血河中的那头超级神生物睡着了?”雪于诚实在无法想象,超级神生物会畏惧一个人类的年轻人。

    事实上也确实不是畏惧韩森,而是畏惧小银银,雪于诚想的也不算错。

    眼看着那些异生物都在逃走,韩森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剑就往血河庇护所全力冲刺而去,他再不冲上去的话,那些异生物恐怕都要跑光了,那他还有什么搞头。

    雪臣正在浇树,突然听到血河庇护所内响起了钟声,那钟声十分的紧迫,雪臣一听便知是有大敌来临,血河帝君在招集人手战斗。

    “是什么人竟然敢来攻打血河庇护所?”雪臣一来是好奇,二来也不能抗拒血河帝君的命令,只能跟着异生物群向血河庇护所大门而去。

    只是让雪臣有些疑惑的是,原本对于血河帝君唯命是从的异生物,此时竟然都在瑟瑟发抖,似乎是畏惧着什么,本能的不敢前往大门方向。

    可是由于血河帝君掌握着它们的生死,所以不得不往大门的方向走去,虽然在往前走,但是身体却在瑟瑟发抖,走的也非常慢。

    雪臣看到连那些强大的神血生物都是如此,脸色也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连神血生物都如此惧怕,恐怕来的敌人必然是极其恐怖的存在,也许随手之间就能够令大片的异生物死去,而他在异生物之间,活命的机率就更低了。

    “那件东西还没有送出去,我不能就这么死了!”雪臣脸色变幻不定,可是他又不能够违抗血河帝君的命令,一但他反身逃走,被与他契约的异灵感应到,恐怕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雪臣无奈的往大门走,走的很慢,但是再怎么慢,这么一小段距离还是要走完的。

    等雪臣到了庇护所大门前的时候,看到血河帝君和一众异灵都在,异灵们并没有太多不安,他们感觉不到异生物的那种恐惧。

    血河庇护所内的三头超级神生物也都在血河帝君身边,不过雪臣看的出来,那三头超级神生物虽然不像其它的异生物的那些不安,但是也一样显得有些不安烦躁。

    “到底划什么样的敌人,竟然连超级神生物都如此的不安。”雪臣在异生物群中向外看去,只见血河之上,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只漂亮的小银狐踏波而来,肩膀上面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搜索引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