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两百五十八章 以暴制暴
    血色光罩之上,隐隐可以看到一个血红的虚影,好像是一条血色的大鱼,因为只是一个虚影,具体模样看不太真切

    有点像是鲨鱼,但是比鲨鱼更加的狰狞恐怖,而且也更加的巨大。

    鱼头靠后的位置,长着一根向前弯曲类似于触角的东西,在触角的最前端,好像坠着一个什么东西。

    虽然看不真切,可是隐隐看过去,像是一个人的形状,令人看了心中有些发毛,有着无比的邪恶感。

    这邪恶怪鱼的虚影笼罩于祭坛之上,似乎就是祭坛所祭拜的邪恶鬼神,它的虚影出现,似是在守护着祭坛。

    “难道那虚影就是血河之主?”韩森与小天使、叛逆骑士斩了几下,依然无法动摇那浮现着邪恶怪鱼虚影的血色光罩,就知道这光罩的力量不是他们现有的力量能够打破的。

    光罩本身的力量已经到达了开启十道基因锁的程度,一般力量是打不破的。

    “比狠吗?那就看看谁更狠吧。”韩森不再攻击光罩,后退了两步,令小天使和叛逆骑士守在他身边,直接变身为了超级神灵状态。

    炽白的圣光席卷而出,令韩森整个人好像都充斥着强大的圣光,手指一捏,一枚金币在他的拇指和中指之间凝聚成型。

    金币上的数字快速跳动,随着金币上的数字跳动,所孕育的力量也越来越恐怖。

    鱼人在祭坛之上凝聚出越来越强的水之力量,而韩森在祭坛之外,同时凝聚着无比恐怖的力量。

    两股力量如同两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似的,都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危险气息也越来越可怕。

    鱼人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双手之间凝聚出的水球已经有篮球那么大,可是内中所孕育的力量,却如同一条大河般咆哮汹涌,给人以无比的威压,仿佛那水球若是爆开,大地山岳都要被其冲垮。

    轰!

    鱼人的双腿已经颤抖的难以承受,终于将那水球向着韩森抛出,如同炸开的氢弹一般,化为恐怖的力量向着韩森冲击而去。

    韩森目光灼热,身体颤抖的厉害,全身的圣光激荡,金币之上的数字已经跳到了二十一。

    就在水球冲击而来的刹那,韩森将手中的金币一弹而出。

    只见一道金光击穿虚空,瞬间与那水球撞击在一起。

    仿佛是天雷勾动了地火,恐怖的气息疯狂席卷而出,韩森和小天使那般强横的体魄和力量,竟然也难以控制自身,被那恐怖的力量抛飞了出去。

    在那一片乱流之中,韩森眼见金币芒击穿了水球,那席卷而出的力量,就是水球爆开的力量。

    金币重重的粘在了那个鱼人的额头之上,一下子就把鱼人的脑袋压爆,可是下一秒,金币上散发出来的恐怖吸力,却把鱼人和水球爆发出来的力量全部吸了过去。

    连下面的祭坛都一起吸的炸裂开来,无数的玉石腾空而起,向着旋转的金币飞去。

    血色光罩更是早已经破碎,那邪恶怪鱼的虚弱也崩碎不见。

    轰!

    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不要说是鱼人,就连祭坛都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原本被隔于外面的水流也铺天盖地的涌了下来,瞬间就把这一片区域淹没。

    韩森眼尖手快,在大水淹没之前冲进了废墟之中,从已经粉身碎骨的鱼人石像碎片之中,抓出来了一颗血红色的晶体,然后就被卷入了大水之中。

    “获得血河之主战斗基因精华。”

    韩森脑海中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和前两次一模一样。

    抱着宝儿冲出乱流,韩森第一眼就看到明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撒落下来,把一切都映照的格外迷离,有种朦胧的美感。

    而韩森所在的水域,竟然是一片清澈的大湖,在月光下那水似乎清透的仿佛能够见底一般,看起来应该不是血河了。

    韩森抱着宝儿飞天而起,到高空打量这一片区域,只见这湖外就是一片青绿的草地和连绵起伏的山丘,完全看不到血河的影子。

    小天使和叛逆骑士都从湖水中飞了出来,一左一右的悬浮于韩森旁边,见四周没有危险,韩森就把他们收回了魂海。

    韩森落在湖边的青草地上,再次打量四周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血红色的铜爵,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跟着他一起冲了出来,此时就落在了他脚边的草地之上。

    只是铜爵内的血焰早已经熄灭,恢复了初见之时很普通的模样,若非已经见识过它的奇异,恐怕只会以为它是一件普通的古董罢了。

    随手抓起铜爵,果然又变成了一件死物,根本没有半分奇异的气息。

    韩森又拿出一瓶酒倒进了铜爵之内,酒在铜爵内变成了血红之色,酒香还是那么诱人。

    韩森再次喝下里面的血酒,还是那么的回味无穷,可是这一次韩森身上却没有浮现出血色花纹,也没有什么奇异的变化,让韩森不由得有些失望。

    若是铜爵还能够让他进入类似的地方,他到是不介意再多杀几尊石像,弄些那什么血河之主的战斗基因精华。

    可惜现在铜爵虽然还能够化出祭天酒,却难以再启动那什么祭天仪式。

    韩森略一犹豫,就把龙帝召唤了出来,他还是看不懂铜爵到底是什么东西,龙帝见识多广,也许他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你又找我出来干什么?”龙帝没好气的说道,他没有身体可以修炼,出来的越多,仅存的一点血龙真身也就消耗的越快,韩森隔三差五就把他召唤出来一次,又不给他弄身体,自然让龙帝很不开心。

    “你认识这是什么玩意儿吗?”韩森知道龙帝不高兴,到也不和他斗气,把铜爵拿到了龙帝面前问道。

    龙帝一看之下,顿时瞪大了的龙眼,失声叫道:“我靠,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怎么?是好还是坏?”韩森看龙帝的表情有点怪,感觉好像不太单纯,没有办法直观的看出是好事还是坏事。r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