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碎裂的酒壶
    又听了一阵,见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韩森就直接转身离开,暂时打消了攻打血河庇护所的念头。

    准备等鬼夜叉和血河帝君去抢碧落藤,然后再决定是偷袭打下血河庇护所,还是去抢碧落果。

    距离天亮还早,韩森又在血河庇护所里面转了转,先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型,看一看血河庇护所内的其它那些超级神生物。

    虽然不是大帝庇护所,不过血河庇护所的实力确实也不容小觑。

    走到血河庇护所内的一株大树处,只见一个人类模样的男子,正用血河之不浇灌那株大树,浇完了之后,就又提着水桶去浇另外一株。

    韩森看他的皮肤和气息,就知道这人绝对是雪家的人,而且修炼的还是以前错误的《冰肌玉骨术》。

    “这一个应该就是雪臣了吧?只是不知道他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似乎对于雪家十分重要的样子。”韩森心中暗自思索。

    有夜之披风掩护才能够在这里立足,韩森自然不能与雪臣说话,只是跟着看了一会儿,确定了他住的地方,然后就离开了血河庇护所。

    就算韩森现身与他相见,恐怕他也不会把东西交给韩森,而韩森还要等待机会,不能打草惊蛇,所以也就没有和他相见。

    退出了血河庇护所之后,韩森回到了河岸边,准备找一个隐蔽的山崖洞穴先藏几天,等着鬼夜叉和血河帝君去抢碧落藤。

    血河两岸有不少的崇山峻岭,韩森飞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山壁上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穴,就抱着宝儿飞了过去。

    就算洞穴里面有异生物,以他的本事,直接屏蔽七觉杀了也就是了,就算是神血生物也是随手可杀,不会惊动任何人。

    飞入了洞穴之后,只见洞穴之中十分的干燥,并没有异味,看起来不像是有异生物在这里出没的样子。

    洞穴有点深,韩森往里面走过去,大概走了五六十米就已经走到底了,这是一个单独的洞穴,只有外面一个出口,中间没有任何岔道。

    在这里面也确实没有遇到异生物,不过韩森却看到了一颗异生物的蛋。

    洞穴的最里面有一个枯草和木枝制成的鸟窝,窝里面静静地躺着一颗比鹅蛋还要大一点的蛋。

    只不过那鸟窝看起来已经年久失修,上面到处都是厚厚的尘土,不像是有主人的样子。而那颗蛋上面也已经落满了灰尘,几乎已经看不清楚那蛋原本的颜色了。

    “宝儿,我们的运气不错,今天的晚饭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韩森伸手把那颗蛋从鸟窝里面掏了出来。

    拿在手里面掂量了一下,还挺沉的,恐怕这一个蛋就得有一斤多。

    用洞玄气场扫了一下,里面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机,让韩森颇为担心:“这玩意儿不会已经坏掉了吧?”

    把蛋上面的尘土抹去,顿时露出血红色的壳蛋,而且上面还有着一些奇异的图案。

    看起来有点像是层层叠叠的浪花,再加上血红的颜色,与下面血河的水浪有点相似。

    “不管那么多好了,先煮了再说。”韩森从绝情瓶中取出一些锅碗等工具,生起了一堆火,烧了一锅水,然后把洗干净的蛋给放了进去,煮熟了再敲开看看能不能吃。

    或许因为那蛋内生机全无,宝儿对它没啥兴趣,坐在韩森从绝情瓶里面拿出的一张气垫床上面,吃着各种肉干和零食。

    韩森拿出一小壶酒,躺在宝儿旁边,一口酒一口肉干,十分的惬意。

    把山洞的七觉都给封闭了,到是不用害怕有人看出这里有什么问题。

    有了绝情瓶之后,最大的好处不是能够收异生物,而是韩森可以随身携带不少的日用品,出来猎杀异生物的时候不会那么难受了。

    “爸爸,干杯!”宝儿双手捧起奶瓶和韩森的小酒壶碰了一下,一口奶一口肉,吃的比韩森还欢。

    “干杯。”韩森笑着喝了一口酒,刚喝下去,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手里面的酒壶底部竟然一下子裂开了一个大缝,酒水全部从下面撒了出去。

    韩森心中一惊,立刻警惕的打量四周,可是并没有发现有敌人出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让韩森不由得怔了怔。

    低下头仔细打量手中的酒壶,从最底部裂开了一个缝隙,缝隙十分的整齐,看起来像是顺着制造时的粘合处裂开的一样。

    韩森眉头皱的更深了,这酒壶是唐真流送给他的,当时唐真流还吹嘘过,这是出于某个金属工艺品大师之手,用的是整块百分十的z钢合金打造,一体成型的无缝设计。

    “看来唐真流是上当了,这哪里是什么无缝设计,明明就有缝,而且还是粗制滥造的产品,这也没有用几次就坏掉了,白瞎了我一壶好酒,这酒还是我亲爱的小嫣嫣亲手给我灌进去的呢。”韩森有些心疼的想着。

    刚才他还以为有敌袭,所以没有去管那些酒,不然还可以趁酒没有撒落在地上之前都吸入嘴里。

    把酒壶放回绝情瓶内,又摸了一瓶酒出来,因为没有了酒壶,只能直接对着瓶吹。

    还好这不是很烈的酒,只是喝一点消除疲劳而已。

    啪!

    韩森提着酒瓶还没有灌进嘴里,酒瓶的底子突然裂开了,整个底子碎裂了下来,里面的酒顿时撒了出来。

    韩森大嘴一吸,那些酒像是泉水般凝聚成一股流入他的嘴巴里面,一滴也没有浪费。

    只是韩森的眼睛却在四下里快速的搜索,神色也有些凝重。

    很难相信两次都只是巧合,可是韩森又在洞里面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异样之处。

    锅里面的水已经烧开,发出咕噜咕噜的沸腾声,那颗蛋在锅里面被沸腾的水花推着翻动,还是没有一点生机。

    “难道真的是巧合?连续两次酒壶和酒瓶裂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难道这次的事会不太顺利?”韩森虽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现在也忍不住心里面犯嘀咕。

    坐在火堆旁边,韩森重新掏出了一瓶酒,同时眼睛盯着锅里面的那颗蛋在看。

    虽然看起来这颗蛋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韩森还是想要试试看,确定它是不是有问题。

    韩森的眼睛看着那颗蛋,韩森打开了瓶盖,然后举起酒瓶凑向自己的嘴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