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算计
    韩森暗自苦笑,只好大声喊道:“雪老,你先别走啊,我准备要打下血河庇护所救你们出来,那些情报对我很重要。”

    雪于诚听到了韩森的话,转过头来说道:“小哥,你不知道帝级庇护所的恐怖,不要乱来,把话传回雪家即可,雪家自然就有重谢。”

    说罢,便直接顺流而下,很快就消失于滚滚血河下游。

    韩森微微有些郁闷,不过也知道这怪不得雪于诚,他在庇护所的时间太长,对于联盟现在的情况不太清楚,上一次见到人类也已经是两三年前,自然不可能知道韩森打下了大帝庇护所的事情。

    韩森无奈,只能等到了天黑,然后披上了夜之披风,潜入到血河庇护所之内先看看情况。

    虽然对上血河庇护所,韩森这边有绝对的实力优势,不过因为有圣梵大帝在一侧虎视眈眈,如果把小银银他们都带来这边攻打血河庇护所,恐怕雷狱庇护所十有八九要保不住了。

    别的不说,只要圣梵大帝毁掉所有的传送阵,雷狱庇护所对于人类来说就算是废了。

    韩森打算先看看血河庇护所的实力如何,如果能够以少量的人手攻打下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否则就得从长计议。

    当然,如果能够一击刺杀掉血河帝君,那是最好的结果。

    入夜,韩森趁着夜色潜向了血河上游的河心岛,这血河只怕有几百里宽,其中的河心岛也颇为巨大。

    黑色的岛屿之上建造着阴森的古堡,如同是恶魔居住的巢穴。

    在夜色中落入了血河庇护所,在附近的血河之中,就看到了一条巨大的血色触手怪物在舞弄着血浪。

    那血色触手怪物不知道是何超级神生物,也看不到它的身躯,一条条长达几十米的触手从血色河水之下伸出来拍打着水面,溅起一道道恐怖的血浪。

    庇护所的里面也有许多怪异的异生物,其中最多的一种就是长着双腿的怪鱼,嘴里长满了鳄鱼似的牙齿,看起来十分恐怖。

    好在有夜之披风守护,没有人能够看到韩森的踪迹,在血河庇护所内转了一会儿,没多时就让韩森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鬼夜叉!”韩森遁着那气息寻了过去,只见在一座古堡顶层的花园之中,正坐着两个人在说话,其中之一就是鬼夜叉。

    一段时间不见,鬼夜叉身上的气息又强了很多,让韩森微微有些惊讶。

    不过想想到也释然,鬼夜叉本身就是八魔将之一,与香音、天帝这些强者都曾经是一个等级的存在,他的实力慢慢恢复了之后,就算是及不上天帝他们,也不会弱的太多。

    坐在鬼夜叉对面的,是一个全身包裹于血色铠甲之中的帝灵,背后还披着一件血色披风,一对鲜血染成的大剑背在背上,看起来是擅长双剑的帝灵。

    “这应该就是血河帝君吧?”韩森心中暗道。

    “帝君,你考虑的如何了?希望能够尽快给我一个答复,这样的机会可不常有,错过了这一次,只怕未来几万年都未必能够再找到这样的机会。”鬼夜叉对那血河帝君说道。

    韩森听的心中一动,就潜伏在旁边听他们在说什么。

    血河帝君似乎有些犹豫,沉吟着说道:“大帝秘宝虽好,可是那也要有命享用才行,那碧落藤连暴走超级神生物都能够吞噬,你我过去恐怕也是有死无生,回头连灵魂之石恐怕都难以保全。”

    鬼夜叉却是摇头道:“帝君如此就是多虑了,我又岂不会不知碧落藤的厉害,我早已经有了对策,我们此去只是捡便宜,真正与碧落藤拼命的并非我们。”

    “这话怎么说?”血河帝君有些意外的看着鬼夜叉。

    “帝君应该知道那一条飞天蛟鱼吧?”鬼夜叉胸有成竹的说道。

    血河帝君点头道:“你说的是无定河里的那一条已经开启了十道基因锁的暴走飞天蛟鱼吧?”

    “不错,那条飞天蛟鱼已经开启了十道基因锁,有了破神门登天阶的资格,可是那神门天阶又岂是等闲,便是那飞天蛟鱼也不敢轻易尝试。现在那条飞天蛟鱼就在打碧落藤的主意,如果让它吞了碧落果,到时候就可以化鱼为蛟,破神门登天阶,晋升半神就再无任何疑问。”鬼夜叉淡淡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血河帝君眼睛一亮。

    鬼夜叉微微一笑:“我们只需要趁那飞天蛟鱼和碧落藤两败俱伤的机会,取了那碧落果就是了,到时候说不定还有机会收服那条飞天蛟鱼。”

    “这到是值得一试,不过如此只是捡便宜,你一人足矣,为何这等好事还要便宜我?”血河帝君显然是对鬼夜叉不怎么相信的。

    鬼夜叉诚恳的说道:“即便是两败俱伤,碧落藤毕竟还是碧落藤,那东西正好克制我的力量,我若去采碧落果,就算碧落藤还有一点气机,宁愿自爆也不会让我得手。而帝君你就不同了,你是血系之身,与那碧落藤也算是同出一系,由你摘碧落果的话,别说碧落藤伤残之时,便是它全盛的时候也有三分机会。”

    顿了顿,鬼夜叉又说道:“碧落藤上一共结有七颗碧落果,若是帝君能够全部摘下,我只要两颗,若是摘得的碧落果少于四颗,那我就只要一颗,帝君看如此可好?”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到是可以一试,只是不知道那条飞天蛟鱼要到何时才会动手?”血河帝君沉吟着说道。

    鬼夜叉微微一笑:“飞天蛟鱼动手的时机我已经推算而去,若是帝君对此计划有兴趣的话,到时候我就与帝君一起去夺宝。”

    鬼夜叉并没有说飞天蛟鱼动手的具体时间,显然也是在防备着血河帝君,怕他拒绝之后再一人前去独吞。

    韩森听是心中一动:“他们说的该不会就是那条灯笼飞鱼王和山峰上的紫藤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到是一个好机会。”

    那山峰之上的古藤恐怖之极,连灯笼飞鱼王都被险些抽死,藤上所结果实一定非凡一般,韩森自然也是心存贪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