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 他还活着
    如果说有什么陌生人能够让韩森很在意的话,瞎子绝对是其中一个。

    最开始偶遇瞎子,瞎子送了他一本类似于天真无邪流的书,韩森还没有太多的感觉,可是后来瞎子竟然又寄给了他一个刻有九命血猫图案的三足丹炉,这就让韩森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如果说瞎子是血命教的人,那他怎么会把东西寄给韩森呢?这让韩森很是费解。

    瞎子的身份让韩森很是忌惮,按照那玄门传人的说法,血命教是有真正高手存在的一个远古门派,连他都提醒韩森遇到血命教真正的传人要小心,韩森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跟我来。”瞎子从韩森身边走过,没有看韩森,只是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韩森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转身跟上了瞎子,这里是联盟,除非是去私密的场所,否则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好在瞎子也没有往私密的地方走,所以韩森也没有犹豫的跟了上去,换了一条自行道之后,直接走进了一家全智能服务的自助餐厅,刷卡进去之后,就找了一个安静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寄那么一个丹炉给我?”韩森质问瞎子。

    瞎子却是嘿嘿一笑,说了一句出乎韩森意料之外的话:“我不是寄东西给你,而是在救你的命。”

    韩森又岂是被唬大的,他长了这么大,就没有信过邪,闻言顿时皱眉道:“少说那些没用的,我没那时间听你胡扯,要说就说有用的。”

    瞎子也不生气,依然笑吟吟的说道:“我说的这可不是废话,那东西真的能够救你的命,你千万要收好了,等你晋升半神之前,把里面的那个东西吃下去。”

    “你觉得我会吃?”韩森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一定是这个瞎子疯了,他怎么可能会吃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更何况那东西还很可能和血命教有关。

    “会。”瞎子却是很肯定的点点头。

    韩森冷笑了一声:“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韩森起身就准备要离开,他虽然很想知道血命教的事,也想知道瞎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这个瞎子却明显没有打算要和他好好说话,对于一个不想要和你好好说话的人,你说再多也没用。

    “你要走我不拦你,可是你至少得看看这个吧。”瞎子还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怕韩森走掉似的。

    韩森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却让韩森的瞳孔收缩,整个人都定格在那里,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瞎子手指下按着一个东西。

    瞎子的手指很粗糙,短而粗壮,那是一只非常有力量感的手,而就在他的中指下面,按着一枚戒指,一枚很普通的贵金属镶嵌宝石的戒指,戒指呈亮银色,那颗豆粒大小的宝石则是钻石般的透明无色。

    算不上很出众的一枚戒指,别说是在庇护所当中,就算是在联盟里面,这也只是一枚很普通的戒指。

    可是韩森却认得这东西,因为这样的戒指,他老妈手上也戴有一枚,自从他记事开始,老妈就从来没有摘下来过,那是他老妈和老爸的结婚戒指。

    这一枚的造型和他老妈的那一枚极为近似,只是稍微大了一点,韩森隐隐约约似乎记得,在他小的时候,老爸手上一直戴着的,就是这一枚戒指。

    瞎子见韩森楞在那里,就用中指缓缓的推动戒指,把戒指推到了靠近韩森的桌子边缘,然后把手收了回去。

    韩森一把抓起戒指,往戒指的内侧看去,只见上面刻着三个字“爱之岚”,韩森顿时脸色又是一变。

    他记得这三个字,小时候有一次老爸带着他在老宅的后花园自己动手挖鱼池,怕把戒指弄脏了,就摘下来交给了韩森拿着。

    当时韩森认得的字还不多,爱和之字他都认识,那个岚字他却是不认识的,还问老爸那个字怎么念是什么意思。

    老爸告诉韩森那个字念岚,就是代表他老妈,韩森后来学的字多了之后,还有些奇怪,他老妈明明叫罗素兰,是兰花的兰,怎么老爸的戒指上面会刻这个岚字呢?

    直到近几年韩森才知道,他老妈真正的名字叫罗岚,就是这个岚字。

    可是因为那时候韩森太小了,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根本分辨不出现在手中的这枚戒指是不是当初的那一枚。

    “这是什么?”韩森凝目望着瞎子,他自然不肯先说什么,免得被瞎子套话。

    瞎子嘿嘿一笑,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不是老人的那种声带失去弹性的沙哑,而是近似于烟酒过度,嗓子坏掉的感觉。

    “你要是不认识,可以拿回去给罗岚看看,她会认识的。”

    韩森心中顿时一紧,盯着瞎子看了好一会儿,才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这枚戒指的主人让我给你传个话,晋升半神之前,一定要把丹炉内的东西吃掉。”瞎子说道。

    “凭什么?就凭它?就算它真的是那一枚戒指又能怎么样?”韩森冷冷地看着瞎子,早已经过了容易激动的年纪,别说是一戒指放在他面前,就算是老爸活生生的走到他面前,他也得先看看是真是假再说。

    瞎子轻叹了一声,然后才悠悠说道:“你可知道猫是什么颜色的?”

    韩森突然一楞,不知道瞎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说了猫是什么颜色的,天下的猫那么多,鬼知道他说的猫是什么颜色的。

    “这不会是你们血命教的暗号吧?我可不是血命教的人,你和我说这些没用。”韩森冷声说道。

    瞎子摇摇头,自顾自的说道:“猫是蓝色的,因为有人把它染成了蓝色。”

    韩森听到瞎子这一句,顿时只感觉脑子一轰,像是无数个炸雷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令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几乎无法思考了。

    韩森小时候性子很跳,那时候家里养了一只白色的老猫,那老猫是个品种不纯的波丝猫,长的又肥又大,整天懒洋洋的在院子里面晒太阳,任凭韩森怎么逗它都还是那些懒懒的。

    有一次韩森一时心血来潮,用学画画的颜料把它全身都染成了蓝色,当时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家,还大发雷霆狠狠地把他骂了一顿,说以后不许再碰那只老猫,那是太爷爷留下来的东西。

    那还是韩森第一次见到老爸那样温和的人发脾气,所以记得很清楚。

    后来还是他和老爸一起把老猫洗干净,可是那次之后没过几天,那只老猫就生病死了,当时韩森还伤心了很久,觉得可能是自己害那老猫生了病才死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