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金乌兽魂
    “你做的很好,去休息吧。”邪情帝破空而至,身上的银色铠甲多此被撕裂,到处都在流淌着银色鲜血,可见之前的战斗惨烈,可是邪情帝却是毫不在乎,带着恐怖的银光就杀向了最后只三爪金乌。

    韩森微微松了一口气,邪情帝的实力确实恐怖,他若是化身超级帝灵到是可以一战,不过一个小时之内肯定是不可能打败邪情帝的。

    转眼一看,被邪情帝轰入炭山废墟中的那只三爪金乌竟然还没有死去,不过也已经奄奄一息,进气少出气多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补刀的小行家……”韩森兴奋的几乎唱出声来,提着凤凰神剑就杀了过去。

    那只三爪金乌已经没有反抗之力,韩森连断了二十几剑,终于把它的头斩了下来。

    “猎杀超级神生物三爪金乌,获得三爪金乌兽魂,血肉不可食用,不可采集生命基因精华。”

    韩森心中狂喜,像是喝了一壶酒似的有些飘飘然,这一趟真的不虚此行,竟然又得了一只超级神兽魂。

    就算是找不到凤眼中的宝物,这次也算是值了。

    韩森眼巴巴的看着在和三爪金乌大战的邪情帝,心想:“这大兄弟真是好人呢,要是能把这只再留给我来杀就更好了。”

    可惜韩森的美好愿望并没有能够实现,在一片夹杂着阿噜阿噜的狂暴拳势之下,那只三爪金乌被活生生打爆,超神体如同岩浆一般四分五裂落的到处都是。

    “大帝神威盖世,法力无边,天上地下唯帝独尊……”韩森连忙上去拍了一记马屁,回头再遇上超级神生物的话,说不定邪情帝一高兴,还能再让他补上两刀,再得只超级神兽魂那就赚大发了。

    韩森正拍的起劲,却见那邪情帝突然间落在了地上,身形一个踉跄,竟然没有站稳跌坐在了地上。

    韩森顿时微微一怔,却只见邪情帝满身银血,雄壮的身躯之上伤口纵横交错,很多地方都是深可见骨,伤势已经极重。

    邪情帝虽然厉害,不过他的力量太过蛮横,一味的狂攻,根本不会躲闪敌人攻击,虽然他的超神体十分强悍,但是开始以一敌四的时候,他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打落了一只三爪金乌。

    若非是韩森引走了一只三爪金乌,最后邪情帝能不能斩杀剩下的三只金乌也是未知之数。

    看着跌坐在地上全身银血流淌的邪情帝,韩森心念电转,毫不疑问现在是斩杀邪情帝的最好机会,可是杀了邪情帝又有什么用呢,他的灵魂之石又不在这里。

    想到这里,韩森就快步走到了邪情帝身边,一边打出圣光企图治疗邪情帝身上的伤势,一边问道:“大帝,你的伤不要紧吧?”

    邪情帝皱眉说道:“你这治愈力量太差,对我的帝体无用,扶我去眼泪之湖,我借湖水之力可以修复三爪金乌留下的伤。”

    韩森自然知道他的治愈力量没啥用,这还是他模仿圣犀进化时的力量,那还是第二庇护所的力量,对他这样的帝体当然没用,韩森也只是做做样子表明态度罢了。

    听邪情帝这么说,韩森就扶起邪情帝再次泡入眼泪之湖中。

    他到是希望邪情帝能够好起来,毕竟和邪情帝还能商量商量,要是遇上了剑圣帝君,可就没有那么好商量了。

    有邪情帝在,就算遇上了剑圣帝君也没事,可是现在邪情帝受了伤,再遇上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那剑圣帝君应该没有进入涅槃之地吧,应该不用太过担心,等邪情帝的伤好一些,哪里还用怕他。”韩森心中想着。

    可是还没有等韩森回过神来,却见一道人影御剑飞天而来,目标正是眼泪之湖,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湖前,正是那剑圣帝君。

    韩森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简直就像是被小叔给附体了一样。

    “你到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出现在本帝面前。”邪情帝泡在湖水之中,冷冷地盯着剑圣帝君说道。

    剑圣帝君却是微微一笑:“邪情,你虽然早降世许多年,曾经也辉煌过,不过终究还没有能够晋升大帝之身,也不过就是和我一样,只是一个帝灵而已,莫说你已经身受重伤,就算没有受伤,你我全力一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更何况现在你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你是自己交出凤凰奥义图,还是让我杀了你再取呢?”

    “你敢威胁我?”邪情帝银瞳之中凶光一闪,冷冷地看着剑圣帝君说道。

    “现在只是威胁,若是让我动手,那便不只威胁那么简单了。”剑圣帝君早已经在暗中窥视多时,知道邪情帝已然受了重创,根本不再把他放在眼里。

    “看来是本帝太久未出世,这世间的异灵已经忘记了被本帝支配的恐惧。”邪情帝缓缓自湖中站起来,清澈的湖水自他雄壮的身体上缓缓流下,在骨肉与骨骼的缝隙之间流淌,如同魔神破水而出。

    剑圣帝君脸色微变,虽然明知道邪情帝已经身受重伤,可是邪情帝当年的凶威实在太盛,虽非大帝,却是杀戮天下,不知道崩杀多少超级神生物和帝灵,在那时凶焰滔天无人不知,不逊色于一位大帝。

    似这般的狠人,即便是重伤之体,却也令人心生震颤。

    “邪情帝,我敬你之名,不愿斩你,毁了你十万年盛名。凤凰奥义图本就是我之物,你把图还我,从此两不相干。”剑圣帝君看着邪情帝冷声说道。

    邪情帝一步步走上湖岸,的身体之上作品纵横交错,但是却不会让人感觉丑陋,在那雄壮的身躯之上,反而有一种异样的魅力。

    “这天下的东西,到了我的手中,那就是我的,就算是那些大帝来了,敢说半个不字,也是一拳轰杀,你又算是什么东西?”邪情帝一边走一边缓缓说道,声音虽然很轻,可是却充满了无边的霸道。

    邪情帝身上伤口中流出的银血,随着他的脚步,竟然像是火焰般燃烧了起来,令他整个人都被笼罩于银色的光焰之中,根根银发倒竖而起,难以言语的气势冲宵而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