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九百四十章 非凡寻常的叛逆骑士
    韩森这一惊非同小可,可是仔细一看,叛逆骑士也只是盯着他而已,并没有像忠诚骑士那般从树上下来。

    “你半个身子都长在树里面,在没有成熟之前,怎么也不可能像忠诚骑士那样出来吧?”韩森看了一眼身体镶嵌在树身当中的叛逆骑士,一颗心顿时又放了下来。

    不理那个盯着自己的叛逆骑士,韩森手持匕首,身形一闪,就杀向了一个忠诚骑士。

    四只龙血蛇各自迎上了一个忠诚骑士,小风风身上风刃似暴风般冲出,也拖住了一只忠诚骑士。

    同样是开启一道基因锁,忠诚骑士也就和龙血蛇差不多,只有那个开启了三道基因锁的忠诚骑士稍微厉害一点,不过被六道基因锁的龙血蛇缠住,也是落在了下风,根本不是龙血蛇的对手,那钢铁一般的铠甲,被龙血蛇的爪子直接撕裂,鲜血顿时狂涌而出。

    小风风对上一只开启一道基因锁的忠诚骑士,虽然身体素质比忠诚骑士差了很多,不过因为开启了四道基因锁,利用强大的风系力量,速度和爆发出的风系力量都不比忠诚骑士差,竟然也打的难解太分,而且还占了一点小便宜。

    韩森依仗着有神血铠甲和血色匕首,身体素质虽然不如那忠诚骑士,却也是打的风声水起,血色匕首在忠诚骑士的铠甲上面留下了好几道口子。

    咔嚓!

    开启六道基因锁的龙血蛇,身体如同恐龙一般巨大,找到了一个机会,蛇牙狠狠的咬住了忠诚骑士的脖子,竟然硬生生把他的脖子咬断,脑袋都给咬了下来,直接吞入了腹中。

    “猎杀神血生物忠诚骑士,未获得兽魂,血肉不可食用。”

    “这东西实力这么差,竟然真的是神血生物,看来是他们的生机被叛逆骑士吸走的太多,所以才会这么弱。”韩森心中暗自惊喜。

    弱一点是好事,反正他的血肉又不能食用,如果能够得到兽魂的话,反正都神血兽魂,与他们的身体强弱也并无关系。

    “吼!”龙血蛇发出一声怒吼,又扑向了另外一个忠诚骑士。

    有了这头六道基因锁的龙血蛇,忠诚骑士已经完全不是韩森他们的对手,在龙血蛇的凶威之下,一只只忠诚骑士连接被斩杀。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四个忠诚骑士被那只龙血蛇咬掉了脑袋,不过让韩森有些郁闷的是,竟然连一只兽魂也没有出。

    只剩下两个忠诚骑士还在苦战,已经用不着韩森再出手,韩森看了一眼树身上的叛逆骑士,只见他的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机,依然还是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反正他又走不下来,韩森自然也不怕他,眼看着龙血蛇把剩下的两个忠诚骑士也杀了,可是却依然没有获得兽魂。

    “看来是今天的运气太差了,竟然连一只的兽魂也没有得到。”韩森有些郁闷,不过到也没有放在心上,再次命令龙血蛇去刨树。

    三只龙血蛇负责刨土,那只开启了六道基因锁的龙血蛇专门去咬断树根,很快就有好几条粗大的树根被咬断。

    骑士树身上的叛逆骑士发出痛苦的沉吼,身体在树身上扭曲挣扎,不过他的身体还没有成熟,与树身连在一起,看起来不太可能撕裂树身走下来。

    “不要叫了,我只是要把树移走,不是要杀你。”韩森对那叛逆骑士说道。

    可是叛逆骑士却依然死死的盯着他,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者是根本不相信他的话,那眼睛之中尽是冰冷怨毒的杀机。

    “快挖快挖,不要拖太久时间。”韩森连声催促龙血蛇,以免夜长梦多,回头再出什么意外。

    不过韩森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刹那女帝说叛逆骑士应该会效忠于第一眼看到的人,现在叛逆骑士已经睁开眼睛看到他了,应该会想要效忠于他才对,怎么看起来却是一点效忠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满脸的杀机。

    “不行,还是把刹那叫过来问一问吧。”韩森心念一动,就把刹那女帝又强行召唤回到了自己面前。

    “我才刚刚进入灵基,你又想干什么?”刹那女帝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说的好像有些不对吧?”韩森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刹那女帝听完之后看了看地上的忠诚骑士尸体,又看了看树身上的叛逆骑士,皱眉道:“确实有些不对劲,看起来叛逆骑士非但没有被忠诚骑士树的基因同化,反而是他的基因同化了那些忠诚骑士。”

    “这么说来,我是没有机会收服他了?”韩森连忙让龙血蛇都停了下来,如果收服不了的话,移植回去也没有用。

    “看来是这样了。”刹那女帝点头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那位大帝种植叛逆骑士,总要有办法收服他吧?”韩森想到了刹那女帝刚才说的话。

    “大帝自有大帝的方法,那种方法一般人知道了也没有用。”刹那女帝撇了撇嘴说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能用?”韩森看了看还在那里痛苦挣扎的叛逆骑士,又继续追问。

    “很简单,只要你的实力能够压服叛逆骑士,就可以令他暂时臣服,除非他的力量能够超过你,否则就永远不会背叛,你能够压服的了他吗?别说他有可能成为超级神生物,就算他只是暴走神血,也远远不是你能够与之匹敌的。”刹那女帝说道。

    “目前确实很难做到,难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韩森皱眉道。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这一个叛逆骑士竟然能够用自己的基因感染整棵骑士树,恐怕那个死在骑士树下的叛逆骑士本身就非同小可,你不要再乱来了……”

    刹那女帝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一声咆哮,然后就又听到好像是木头被撕裂的声音,只见那个叛逆骑士,竟然把身体与树身相连的地方撕裂,活生生从树身上走了下来。

    他的目光冷酷若万古玄冰,死死的盯着韩森,青铜色的铠甲后面鲜血淋漓,好像是刚刚从血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背后的铠甲还有许多残缺之处,看起来还没有生长完成。

    b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