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超级神基因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叛逆骑士
    “确实有些奇怪。 ”韩森微微皱眉,附近一大片土地都是生机全无,只有那一棵骑士树散发着勃勃生机。

    “骑士树会吸收土地内的生机吗?”韩森转头看向刹那女帝问道。

    “什么基因植物都会吸收土地内的生机,可是生机如果不足以供养那基因种子生长的话,基因种子根本就不会发芽,更不会把土地内的生机吸的一丝不剩。”刹那女帝盯着骑士树说道。

    “这么说,那棵骑士树有问题?”韩森把目光转到了骑士树上面,打量着那棵生长着六个骑士的大树。

    刹那女帝说道:“不是有问题,而且非常有问题,土地内全然没有生机,那棵骑士树却生长的如此旺盛,这是极大的问题。”

    韩森点点头,目光却没有从骑士树的身上离开,看了一会儿之后,韩森的脸色淡淡地开始变了。

    “那些骑士果实有点问题。”韩森皱眉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刹那女帝问道。

    韩森看着那树上的六个骑士果实说道:“这棵骑士树生机虽然旺盛,但是骑士果实上的生机却有点弱。刚才你说这些骑士果实还要千年才能够成熟,所以我没有太在意,现在看起来,这些骑士果实的生机确实太弱了点,而且……”

    说到这里,韩森顿了顿,目光灼灼的盯着骑士树的方向。

    “而且什么?”刹那女帝皱眉问道,她很不容易韩森这样的说话方式。

    “而且这棵骑士树不是只有六颗骑士果实,而是有七颗,另外一颗骑士果实就在树的背面,紧贴在树身上面,所以我们开始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韩森说道。

    “还有一颗骑士果实?”刹那女帝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顿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飞身绕到了骑士树的另外一边。

    韩森带着龙血蛇和小风风也一起绕了过去,他们都没有接近那棵骑士树,保持着距离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果然,在那棵骑士树的树干之上,还有一个骑士果实。

    与其它的六颗骑士果实不同,这一个骑士果实像是长在树身上面一样,远远看去就像是树身上的一个骑士浮雕。

    而且其他的六个骑士都是钢铁一般的铠甲,这个骑士却是通体青铜一般的颜色,有种神秘古朴的意味。

    韩森在这一个骑士的身上,感受到了无比强大的生机,远不是其他那六个骑士能够比拟的,就算其他六个骑士的生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这个青铜骑士一只手的生机。

    看清楚这个青铜骑士之后,刹那女帝的脸色有些惊讶:“叛逆骑士!这棵骑士树竟然结出了叛逆骑士!”

    “那是什么?和忠诚骑士有什么不同吗?”韩森疑惑的看着刹那女帝问道。

    “当然不同,忠诚骑士树只能结出忠诚骑士,不可能结出叛逆骑士,因为它们根本不是一个品种,就像是苹果树上不可能结出桃子一样,这一棵忠诚骑士树却偏偏结出了叛逆骑士。”刹那女帝说道。

    韩森对于基因植物其实不是太懂,闻言皱眉道:“现在既然结出来了,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我现在只想知道,叛逆骑士也一样会效忠于他第一眼看到的人吗?”

    刹那女帝神色古怪的说道:“那怎么可能,叛逆骑士只会杀人,如果你是看着他出生的人,那么他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追杀你,直到把你杀死为止。”

    顿了顿,刹那女帝又接着说道:“以前我在一位大帝那里曾经见过一棵叛逆骑士树,不过那树还没有结出果实,据那位大帝所说,叛逆骑士树九千年才会成熟结果,再有近千年果实才有可能成熟,而且一棵树上只会结出一个叛逆骑士。”

    “这么说来,这是一个好东西?如果趁现在他还没有成熟,杀了他之后会不会获得兽魂?”韩森看着那叛逆骑士问道。

    刹那女帝没有回答,看着树身上的叛逆骑士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可知道那位大帝为了种活那棵叛逆骑士树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总不会杀了一个真正的骑士埋在树下吧?”韩森说道。

    刹那女帝撇了撇嘴说道:“骑士算什么,一万个骑士异灵也抵不上叛逆骑士的一根手指头,叛逆骑士可是有机会成就超级神生物之体的存在,虽然机率很小,一般的叛逆骑士最终也只能够达到暴走神血的程度,不过就算是万一的机会,那也是机会。”

    “所以呢,那位大帝为了种活叛逆骑士树,他到底做了什么?”韩森有些好奇的问道。

    刹那女帝正容道:“原本那位大帝种了一片忠诚骑士树,上万棵的忠诚骑士树,结果在那叛逆骑士树生长起来之后,上万棵的忠诚骑士树全部失去生机而死。”

    “这么说就对上了,难怪这里的土地之中一点生机也没有。”韩森点头说道。

    “还是不对,叛逆骑士不可能长在忠诚骑士树上,而且据那位大帝自己说,没有上万忠诚骑士树的献祭生机,根本不可能种的活叛逆骑士树,你觉得这里可能有上万忠诚骑士树吗?”刹那女帝说道。

    韩森打量了一眼四周:“这里还是荆棘丛林的深处,除了这么一小片区域之外,到处都是巨大的荆棘丛林,自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骑士树。”

    “就算有,叛逆骑士也不可能和忠诚骑士长在同一棵树上,除非……”刹那女帝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除非什么?”韩森追问他,他对于基因植物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完全想不出其中的门道。

    “除非是曾经有一位叛逆骑士死在了这一棵忠诚骑士树下,而且正好这一棵忠诚骑士是在结果期,忠诚骑士树的一颗果实吸收了叛逆骑士,从而发生了变异,成为了新生的叛逆骑士。”刹那女帝思索之后缓缓说道。

    “说了这么多,我只想知道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能在他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韩森忍不住问道,他对于叛逆骑士是怎么长出来的没什么兴趣。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也许就有机会收服这个叛逆骑士。”刹那女帝沉吟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