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67章 告状(六更)
    陈贞吉来到引仙山下,不等引仙山弟子出现,忽然提声喝道:“大秋陈贞吉见过周山主!”

    天神一喝,有地动山摇之感。

    引仙山的云雾忽然涌动,随即董见心忽然出现在他跟前,抱拳一礼:“见过陛下,在下董见心!”

    “原来是董公子!”陈贞吉没托大,抱拳还礼道:“朕想一见周山主!”

    “师父没在。”董见心露出为难神色。

    陈贞吉道:“朕想你总有办法叫一声周山主的。”

    “……好吧。”董见心看他执意要见山主,抱拳道:“陛下请!”

    两只白鹤飘飘落下,董见心骑上一只,陈贞吉也骑上去,两鹤清唳一声,脚一蹬飞起来,来到了一座大殿,是山内弟子所在。

    “陛下稍候,在下去知会师父,看师父能否过来!”董见心抱拳一礼退下。

    陈贞吉坐在太师椅中,看着正北墙上挂着那幅画像,摇摇头叹一口气,转开目光来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景色。

    其实什么景色也没有,窗外好像只有云雾,遮住了一切,看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有多高,周围有多大。

    他摇摇头关上窗,来到太师椅坐下喝茶。

    茶喝到一半,忽然听到一声龙吟。

    他飘身出了大殿抬头看,见到了金龙在云雾间若隐若现,金光闪动,最终来到百米高处,周敦礼飘身从龙身跃下,无声无息落到陈贞吉跟前。

    陈贞吉脸色沉肃,对于金龙之威已然领教过,再次领教仍觉得震撼,不说与周敦礼较个高下,就是这条金龙就非自己能敌。

    “见过山主。”陈贞吉抱拳一礼。

    “陈兄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周敦礼微笑抱拳,伸手肃请进入大殿。

    陈贞吉坐下后,抱拳叹道:“朕如今的脸皮算是丢尽了!”

    周敦礼笑道:“陈兄何出此言?”

    陈贞吉道:“还要恭喜山主收了一位佳徒,身为天外天境界就能打得咱们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甚至闹得我大秋摇摇欲坠。”

    “陈兄抬举了,不过是给我几分脸面,不跟他一般计较罢了。”周敦礼摆摆手笑道:“否则的话,他早就没了小命!”

    “山主此言谬矣。”陈贞吉忙道:“山主太小瞧自己的弟子了,他弑天剑一出,大傅皇帝都只能逃走,更何况咱们!”

    “弑天剑……”周敦礼点点头。

    他早明白了陈贞吉的来意,是来告状了。

    身为堂堂的皇帝,竟然过来告状,宛如小孩手段,当真惹人发笑。

    但却也直接打在楚离软肋上,这是不顾脸面非要惩罚楚离了,看来对楚离恨意极深!

    陈贞吉道:“他的手段更是高明,使计除去了大元帅,让我大秋顿时没了士气,无奈只能与大离停战,轻轻一出手就能搅动两国之战,楚离翻云覆雨的手段当真让朕折服!”

    周敦礼笑了笑:“是他出的手,好像不是吧?”

    “不是他是谁!”陈贞吉哼道。

    周敦礼笑眯眯的道:“楚离与你们无怨无仇的,他身为大季人,巴不得大秋与大离打得你死我活,给大季喘息之机,使这些手段的怕是光明圣教圣女吧?”

    “若无楚离相助,圣女再厉害也没放在咱们眼里。”陈贞吉哼道。

    “不对吧?”周敦礼笑道:“你们难道不怕宋姑娘?”

    陈贞吉道:“真正对上也没什么了不起!”

    “陈兄你打不过宋姑娘的。”周敦礼道。

    陈贞吉哼道:“山主,咱们说的是楚离!”

    “楚离知道山规,除非生死攸关,否则不会违山规。”周敦礼摇头笑道:“他直接出手干涉过两国大战?”

    “他出手对付钟元帅!”陈贞吉道。

    周敦礼道:“影响两国交战了吗?”

    “自然!”陈贞吉点头。

    周敦礼皱眉道:“那依陈兄的意思,楚离得受罚?”

    “受不受罚全凭山主裁决!”陈贞吉淡淡道。

    周敦礼叹道:“好吧,我会找楚离回来问问,若真属实,绝不会手软,该罚就罚!”

    “那最好不过!”陈贞吉露出笑容:“朕相信山主是英明公正之人,那就不打扰了!”

    周敦礼笑了笑:“咱们好久不见,难得来一趟引仙山,不如盘桓几日吧,不亲眼看看我如何问楚离的?”

    陈贞吉叹道:“如今国内人心浮荡,需要稳定人心,不宜久留,下次再叨扰山主吧!”

    “那好,就不留陈兄了。”周敦礼笑道。

    陈贞吉骑着白鹤下山,周敦礼站在大殿外,通过白雾似乎能够看到他的离开。

    董见心来到陈贞吉身边,抱拳道:“师父,这姓陈的一定没好事吧?”

    周敦礼道:“是来靠你师弟的状,说他搅入两国战事中。”

    董见心脸色一沉,哼道:“好生无耻,也忒不要脸皮了吧?”

    “没办法,只能把你师弟唤回来了。”周敦礼摇摇头道:“若没人乱说,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告状上了门,只能按山规来!”

    “……是。”董见心张了张嘴,最终知道求情也无用,抱拳一礼:“我去唤师弟过来。”

    “嗯,去吧。”周敦礼摆摆手。

    萧琪悠悠睁开明眸,清冷目光闪动,最终归于平静,大有进境的欣喜被一扫而空。

    她优雅的站起身,目光忽然一凝,看到了角落里那块玉佩。

    一步跨到十米开外,她弯腰捡起玉佩,玉脸显出复杂神情,最终叹口气,将其收入怀里,目光又落在手上那颗透明舍利上。

    她将舍利放到细腻雪白眉心处,运转太上剑经。

    顿时舍利迸射出一道金光,射入她眉心。

    她轻轻一颤,一步跨回自己原本位置,身上开始闪动金光,背后隐约浮现出一尊老和尚的影子,冷漠如霜的观看着萧琪。

    萧琪沉浸于无情观的意境中,一切似乎都变了模样,心境一变,万物跟着变化,境随心转,太上剑经突飞猛进,感悟宛如洪水滔滔。

    脑海里的剑经仿佛瞬间被她领悟,直接悟透了最根本的妙旨。

    金光渐渐沉入她身体,仿佛化为她的一件纱衣,轻轻贴在她曼妙身体上。

    她头顶上空一米处,渐渐凝现一柄长剑,原本是透明无色,渐渐的被金色笼罩。

    这金光却又渐渐钻进剑身内部,将其变成了一柄金剑。

    随着时间流逝,金剑渐渐褪去了金色,仿佛被洗去了铅华,重新归于白玉颜色,仿佛一把玉剑悬浮在空中,随着她的呼吸而轻颤,宛如活过来一般。

    ps:更新完毕!

    更新给力,月票不给力,大家看怎么办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