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64章 断臂(三更)
    他拼命的抵挡这股黑暗,不让自己昏迷,而且拼命压制这剧烈疼痛,让自己钻进脑海虚空。

    得益于他精纯的意志,虽然疼痛宛如排山倒海的巨浪,要把他吞噬,却仍然进入了脑海虚空,但仍没能逃过疼痛。

    好像直接作用于精神与魂魄一般,即使进入脑海虚空,仍旧被剧烈的疼痛所扰,几乎无法安下心思索解决之法。

    他心思疾动,再次疼痛中解脱出来,挥动伏虎神剑挥向噬灵龟脑袋。

    “砰!”伏虎神剑被反弹出他手掌。

    剧烈疼痛让他周身发麻,几乎使不出力量,恨不得仰天长啸着惨叫,伏虎神剑脱离了掌心,他几乎陷入了绝望中。

    他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能够感受到周身发冷,身上的力量在迅速流失,宛如洪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倾泄向噬灵龟的嘴巴。

    天魔珠骤然一动,周身“砰”的一紧,天魔身变化完成,然后天魔噬灵术发动。

    他想要试试,它既然能吞噬自己,那自己能不能反过来吞噬它,甚至与它争夺自己的精气,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吞噬一空,最终如飞云鼠一般下场。

    天魔噬灵术一发动,顿时感觉到一股强横的力量从它嘴里出现,这股无形的力量在扫荡着自己周身,好像一条无形的巨舌。

    这股力量所过之处,身体的力量被卷起来,迅速送进它嘴里。

    天魔噬灵术捕捉住这股力量,开始吞噬。

    这股力量顿时顿了一顿,噬灵龟睁开大眼看向楚离,目光灼灼。

    楚离能够从这双眼里看到讽刺与戏谑,好像在嘲笑他自不量力,徒劳挣扎。

    随即这股力量骤然增强数倍,直接把天魔噬灵术的力量吞噬掉,天魔噬灵术再也无用,天魔身也无法阻挡这股力量的吞噬。

    他强横的身体在这股力量跟前毫无还手之力,好像羊遇到了老虎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吃掉。

    楚离咬咬牙,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面临了生死存亡之机。

    他枯荣经是精进,却被它吞噬了精气神,甚至它说不定还要把自己吃掉,那是甭想复活,这般情形下只能拼命。

    秘术根本不管用,他已然明白,只要是涉及精气神的力量,在它跟前都是无用的,再强横的内力都是它的食物,都无法撼动它。

    楚离右手猛的拔出了弑天剑。

    也不施展弑天三式,直接挥剑便刺。

    “叮……”弑天剑宛如刺中铁板,仍旧被弹开。

    弑天剑死死吸附在他手上,一股冰冷的杀机钻进了脑海。

    顿时沸腾的杀意在胸口涌动。

    他灵光一闪,心思电转,忽然凝神固志,不被剧烈疼痛干扰,将这股杀意冲向了噬灵龟嘴里发出的无形舌头。

    这股杀意宛如利刃,若能斩断它的无形舌头最好,若不能斩断无形舌头,被它吞噬了也好,省得给自己添乱。

    无形的舌头比他想象的更厉害,这能够让人疯狂的杀意被它吞噬得一干二净。

    弑天剑传来源源不断的杀意,越来越强。

    这股杀意便是噬主之力量,若是没有这次意外,他这次拔剑的话,会被这强横无比的杀意冲击,若守不住心神会被杀意所掳,成为杀之奴隶,一生会不停的杀个不停,直至杀死自己。

    毁天灭地,这弑天剑可谓名不虚传。

    这般情形下,这些惊天动地的杀意全被噬灵龟所吞噬。

    它身上光华大放,在不停的变强。

    楚离能清晰感受到它无形舌头更加厉害,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等死。

    弑天剑源源不绝的散发着杀意,一个时辰之后,它才慢慢平息下来,仿佛干涸的泉水,不复再出现杀意,但它原本的力量也跟着一起干涸。

    他瞬间明悟,原来弑天剑的力量源泉便是这些杀意,杀意没了,力量也就没了源头,也会跟着消失,化为一柄平常的宝剑。

    剧烈无比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却没昏过去。

    而且这疼痛不会让他麻木,反而越来越疼,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自己!

    “咄!”他蓦然发出断喝。

    这是竭尽所有精神,将狮子吼与大日如来不动经相合,再辅以音杀之术,发出这一声断喝威力惊人,能够直接撼动心神。

    噬灵龟却丝毫不受影响,它整个脑袋被无形的力量包裹着,根本侵入不进去,不管是还是精神都稳如磐石无法破坏。

    楚离再无他法,再次挥起弑天剑。

    噬灵龟露出一抹嘲笑眼神,继续吞噬着他的精气。

    “嗤!”血光一闪,楚离的左臂脱离身体。

    下一刻他蓦然消失在噬灵龟眼前。

    噬灵龟一怔,松开楚离的手臂,眼前闪过楚离眼里的杀意,随即摇摇不在意,想杀自己的何其多也,却都成了自己的食物。

    先前逃脱的小家伙也是一样,下次他敢再来,照样吞噬了他。

    他身上的力量当真美妙,尤其后面传来的冰冷气息,吞下去宛如喝清爽的水一般,让它滚热的身体变得凉爽。

    ——

    楚离蓦然出现在十绝谷,脸色青灰,宛如抹了一层锅底灰。

    他双眼精芒闪动,虽然力量被吞噬了大半,残存的一半已然深厚。

    低头看看自己的肩膀,整个左臂都被斩去,整齐无比。

    他对自己身体操纵自如,瞬间让血凝住,失血不多。

    斩臂之疼比起先前的疼痛宛如蚊子咬一般,他毫不在意,盘膝坐在地上,天空汹涌的灵气直入梵天轮,然后沿着御龙诀流转,滋润着他自己的身体。

    他这一次可谓受创严重,丢了一条胳膊,从此之后就成了独臂人了。

    他摇头苦笑,又拿起弑天剑。

    这一次也并非全没有收获,弑天剑算是能够使用了,可惜剑内的力量也消失,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新凝聚,恢复原本威力。

    这需要杀天神才行。

    没有了杀意噬主之能,也没有了威力,但这把剑本身的锋利就是利器,平时与人动手,挥动这把弑天剑再配合弑天三式,足够横行。

    可惜没了弑天剑原本力量,碰上屠龙剑便不敌,不过好消息是屠龙剑也完了,上一次几乎被弑天剑毁掉,不复原本威力。

    他盘膝坐在水潭边,计算着得失,从一棵树上摘下了那颗舍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