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54章 收获(五更)
    楚离进入脑海虚空,全身心进入,然后聚神符从大圆镜后面缓缓飘出,在空中浮现出来,硕大的金字在虚空中闪现,宛如一颗星辰。

    聚神符一现,脑海虚空顿时出现一丝丝一缕缕的白线,飘飘洒洒如下起了小雨。

    他再次在脑海观想出六个金色字符。

    聚神符一多,白线越发密集的涌进脑海虚空,像是从毛毛小雨变成了细雨。

    六个金色的聚神符开始旋转,越转越快,最终形成一个金圈。

    随着金圈出现,细雨变成了大雨,倾盆而下的大雨。

    这些大雨浇到一金刚三佛一魔他们身上,他们迅速凝实,比起一片片莲花的效果更强几倍,楚离能清晰感受到它们的变化。

    他们一凝实,其各自修为也在精进,诸经与诸法皆远胜从前。

    随着大雨淋下,脑海虚空也在不停的扩大,无穷无垠,越发深邃高远。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精神盎然,宛如饱睡一场,周围一切说不出的清晰动人,而且大圆镜智已然能够施展,瞬间看到自己仅在一楼的空地上,周围是一幅幅壁画,正是至善和尚所见。

    孙明月好奇的看着他。

    楚离的目光与她相触,孙明月叹道:“这又是什么秘术?”

    楚离笑道:“无意中得到的一个小术而已,没想到管用。”

    先前的幻阵并非纯粹的虚幻,而是一些灵魂,在这座塔内被保存下来,却便宜了他,他能感受到自己大圆镜智没继续扩大观照范围,却看得更深两分。

    毕竟仅是一层塔内的灵魂,并不算多。

    孙明月摇头道:“若非你这个小术,咱们真逃不掉。”

    楚离点头。

    在他们这阵法下,大日如来不动经能够护住自己与她,却没办法破阵,天星洞虚术又不能用,拖下去一定成为人家的鱼肉。

    孙明月道:“依我看,还是离开为好,这座塔委实诡秘。”

    楚离道:“既然来了,看看再说。”

    “……好吧。”孙明月没再多劝。

    两人起身打量着周围的壁画。

    画上是一幅一幅的生死轮回图,从一个胎儿到出生,再成长,再衰老,最终死亡。

    这样的壁画并不稀奇,画技也并非高明到何等程度,清晰宛然,但这些壁画上缭绕着一股奇异气息,当孙明月观看此画时,自己仿佛化为了画上之人,遵循着画上的生活轨迹活了一回,最终死去。

    孙明月忽然轻哼一声,睁开眼睛。

    她刚才恍恍惚惚如大梦一场,在最后死亡时,几乎真要死去,心神皆要沉沦下去时,忽然灵光一闪,骤然清醒过来,长舒一口气。

    她真以为自己死去。

    楚离平静的看着这些壁画,天星洞虚术在迅速流转,推衍着这些壁画的奥妙所在。

    这与他们先前所见的幻阵截然不同,更加精微奥妙,却并不伤人,否则孙明月也不会放心的观瞧,早就心有所感而避开。

    孙明月的魂魄力量不如自己却远胜常人,否则也不能直接看破人心,观看了这壁画马上陷入幻境,从幻境出来后不仅没受伤反而大为有益。

    如此阵法可谓精妙绝伦。

    他没受阵法影响,因为他死过数次,对生死毫不敏感。

    孙明月眸子闪动着异样光华,叹息道:“我对生死悟透了许多。”

    楚离点头:“这是地藏转轮经之基,咱们继续上去。”

    两人沿着楼梯飘身上了二楼。

    刚一踏上二楼口,顿时白茫茫一片雾气笼罩过来,什么也看不清。

    楚离在脑海里观想六道聚神符。

    这些雾气纷纷钻进他眉心,片刻功夫,眼前景物变化,又是一座空荡荡的楼,中间只有几个蒲团,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周围墙壁上仍旧是壁画。

    孙明月走到壁画前,她没感觉到危险,放心的观看。

    画上是一个男子,从一个卑贱的奴仆一步一步成长为当朝的大臣,妻妾成群,位极人臣,但仍旧无法避免衰老死亡,最终在满堂儿孙的注视下死去。

    孙明月再次经历了一场洗礼,最终醒过神来,明眸再次闪动,又明悟几分,对于心境进益极大,让她的心更加纯粹通透。

    她看向楚离,楚离正闭着眼睛,周围不停的有雾气钻进他眉心,说不出的怪异。

    他的脸色不停变化,复杂莫名。

    “唉……”楚离忽然叹一口气,睁开眼睛。

    孙明月露出笑容:“如何?”

    “好!”楚离点头叹道:“感慨良多。”

    其实壁画中的情形与他极为相似,都是从仆人做起,最终成长为顶尖的存在,最终还是死去,他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不甘心与无能为力。

    所以对于天神的追求越发坚定纯粹。

    这两楼都是得到善终,所以看过之后虽有遗憾,却不觉得悲怒。

    从三楼开始,一直到六楼,却都是不得善终之人,或者夭折于幼童,或者英年早逝,或者壮志未酬,或者死于刀剑之下。

    看过之后,心口都会蕴着一股压抑与怒气。

    他化解着这股压抑与怒气,地藏转轮经在慢慢的精进。

    每次上楼都有雾气笼罩,这些雾气皆被楚离所吸纳,化为精纯的力量滋润着他脑海诸佛魔,让他乐此不疲。

    这六层皆没有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能够静下来观瞧。

    当他们来到第七层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怎么也踏不进去。

    大圆镜智观照之下,这是一些无形有质的雾,力量柔和而坚韧,两人竭力往前却不能破开,天星洞虚术运转也是无用。

    这并非是阵法,而是真正的力量。

    楚离与孙明月握起手来,运转无上金刚无上经,醇厚气息涌动,同时梵天轮开始吸纳天外天灵气。

    楚离骤然发现,梵天轮所吸纳灵气发生变化,不再是至阳至刚,而是清凉气息,却是阴阳相济,虽不如无上金刚无上经深厚,却与原本的至阳至刚相比有质的区别。

    “轰隆!”脑海虚空忽然显现了枯荣树,随即缓缓隐去。

    楚离有一丝明悟,枯荣经再进了一层。

    枯荣经精进之后的奥妙需要自己慢慢发掘,但确定无疑是好事,应该是从塔内吸纳的灵魂有关,仅有这一个收获就好处无穷。

    他振奋精神,努力向上。

    “砰!”两人被震飞出去,落到了六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