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51章 奇功(二更盟主一无事处是书生)

第1551章 奇功(二更盟主一无事处是书生)

    ps:第四十六位盟主诞生,盟主一无事处是书生。

    孙明月轻哼一声,再次跟上,又一拳敲上他后背。

    钟万乘挨了一拳一掌仍旧生龙活虎,速度更快,再次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三百米外,若非身在山顶,这一下就几乎看不到他影子。

    孙明月蹙眉,感受到了他的难缠。

    明明一拳拍中,却空荡荡的虚不受力,好像身体就是一个无底洞,怎么也触摸不到他的存在。

    她对自己的拳力最清楚不过,大光明神拳已经圆满,精纯无比,宛如实质,这么一拳下去,拳劲宛如凝成一体,是真正的铁拳头一样击到他身体里。

    但凡修为稍逊,挨上这一拳必然受重伤,内力无法阻碍拳劲的横冲直撞,钟万乘偏偏挡得住,挨了一掌一拳却没受伤,委实诡异。

    楚离一直没出手。

    亲自出手与在一旁观战是截然不同的,他若在一旁观战,即使师父问责,他也有抵赖的余地,受罚较轻,若亲自下手那就不同。

    他现在不怕受罚闭关,却怕闭长关,那就耽搁自己修炼御龙诀,他需要一次短暂的闭关来打好根基,这一阵子精进太速难免根基摇动。

    孙明月下一拳再次击中钟万乘。

    钟万乘身法虽快,却远不如孙明月的挪移之术,身体里一旦有了孙明月的内力,直接能感应到他,即使逃到百里之外千里之外也能追得到。

    钟万乘挨一拳仍旧生龙活虎,不见异样,红光满面反而更精神。

    楚离忽然开口:“他是能吸纳旁人内力吧?”

    “嗯。”孙明月点头。

    楚离摇头:“他挨不了几拳了。”

    这便如自己所修炼的天魔噬灵术,能够吞噬内力转化出去,但此术有一大根本,不能突破极限,他的天魔噬灵术当初只能吸纳天神一击,再来一击便承受不住。

    钟万乘也一样,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吞噬内力。

    孙明月的内力与大光明峰诸人的截然不同,一拳抵得上他们数十拳,而且钟万乘也没机会击中孙明月来发泄出来,不停的积累,不用几拳就会爆裂。

    钟万乘逃跑速度越来越快,几拳过后,楚离与孙明月离那山谷已经十几里,还好诸人皆有补髓丹为助,不必担心有人落井下石。

    钟万乘脸色越来越红,双眼神光湛湛。

    楚离看他快要撑不住了,忙道:“先等一等。”

    孙明月蹙眉看他。

    楚离笑道:“钟元帅,咱们有一事请教。”

    “说!”钟万乘趁机调息镇压沸腾的内劲,沉声道:“若是关于调兵行阵,还是免谈为要。”

    楚离道:“钟元帅修习的可是玄武神功?”

    “……不是。”钟万乘摇头:“此乃镇天元甲术。”

    楚离眉头挑了挑:“镇天元甲术?”

    “不错!”钟万乘哼道:“乃我年轻时候一次奇遇得来,没想到在军中越练越深,到了这般层次,老天要借我之手来振兴大秋!”

    楚离看一眼孙明月。

    孙明月淡淡道:“镇天元甲术,胡说八道!”

    “信不信随你!”钟万乘摆摆手沉声道:“别以为我没猜到你们的身份。”

    “那好,你能否交出此功口诀?”楚离微笑道:“可以换得你一命!……其实也是换你们大秋的国运,你若死在咱们手上,纵使镇天元甲术保住了又有何用?”

    “你们还真够贪婪的!”钟万乘一脸讽刺的冷笑,摇头道:“得了老夫的心法,再除去老夫,一举两得!”

    楚离笑道:“钟元帅过虑了,咱们可以发下毒誓!”

    “算了。”钟万乘摇头:“管你是谁,老夫绝不会答应,能不能杀得了老夫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找死!”孙明月淡淡道:“那就成全你!”

    她对钟万乘杀意极浓,杀了一个钟万乘能救千万大离军士。

    “砰砰砰砰……”钟万乘不停的挨拳,身体越来越涨大,脸色阴沉,却变得红润异常,到了后来成了涨红,仿佛抹了丹砂。

    钟万乘的速度越来越快,却总差孙明月一线,被孙明月打得狼狈不堪,毫无反手之力,但这般情形之下还是没能被击溃。

    “住手!”一声断喝,宛如闷雷般在两人耳边炸响。

    楚离蓦的一闪出现在孙明月身边,握住她玉手,顿时无上金刚无上经醇厚内息彼此相连,楚离一掌拍在虚空处,一道闪着光的掌印击在虚空,正是天王掌。

    在十绝谷外的天王掌威力越发惊人,瞬间吞噬汹涌的灵气,凝聚成一道闪着光的掌印,清晰如实质,仿佛一个金光闪烁的金子手掌。

    “砰!”一道炸响,比先前的断喝更惊人。

    闪着光的掌印被击溃,虚空中跨出一个明黄衣衫的中年男子,俊逸潇洒,负手踏于虚空处,气度不凡,双眼如电光般瞪着楚离。

    楚离微笑看向俊朗中年:“陛下亲自过来了!”

    陈贞吉冷冷瞪着楚离,又扫一眼孙明月。

    孙明月与楚离牵起手便不能再攻击钟万乘,看到陈贞吉过来,知道钟万乘这条命是保住了,心下遗憾,陈贞吉再晚来一会儿,钟万乘就要崩溃。

    陈贞吉冷笑:“宋教主还真是好算计!”

    钟万乘不会被天神刺杀,所以他一直很放心,放眼天外天几乎无人能刺杀他,没想到派出了这两个家伙,差点儿害钟万乘丧命。

    看钟万乘的模样,知道已到极限,再晚来一步就会后悔莫迟。

    他对钟万乘感情复杂,恨其阴奉阳违,把持军权不放,却又不能没有钟万乘,况且他也是钟万乘的弟子,传授兵法之道。

    “陛下!”钟万乘抱拳叹息。

    陈贞吉道:“大元帅,你先走吧。”

    “是。”钟万乘点头转身便走,看也不看楚离与孙明月。

    楚离微笑道:“陛下要跟咱们比划一下?会有什么结果陛下是知道的。”

    “朕确实不是你们对手,但你们也杀不了朕!”陈贞吉哼道。

    对于两人联手之威他领教过了,确实惊人,自己并非对手,但却能全身而退。

    楚离道:“那可未必,先前那次咱们是手下留情,如今的咱们可不是从前的了,陛下可要领教一二?”

    他蓦的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