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46章 展示(三更)
    看到两人这般神情,侯正明一下知晓两人确实要刺杀钟万乘,神情复杂,半晌后,叹息一声:“但愿不要伤害他性命。”

    孙明月摇头:“王爷的想法美好,可惜刀剑无眼,到时候怕是生死难判,甚至咱们失败了要死在他手上。”

    “若是两国不交战……”侯正明看向南面方向,叹一口气摇摇头,知道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两国每过几年或者十几年就要打一场,不得不打,总会有人挑拨,有时也是国内诸大臣们忍不住发起挑战。

    大离几乎能够压着大季打,却偏偏不能攻进去,就是因为大秋的牵制,否则的话,大离一旦入侵了大季会迅速壮大,再也不怕大秋。

    也因为如此,大秋不时的打一场,就是为了削弱大离,或者牵制大离,不能尽心攻向大季,免得大离变强。

    这些复杂的瓜葛让两国几乎不可能和平相处。

    “王爷,咱们先告辞。”孙明月抱拳。

    “恕不远送。”侯正明抱拳。

    楚离也抱抱拳,两人牵上手蓦然消失。

    侯正明盯着两人消失的位置,若有所思,若是自己眼睛没花的话,两人是牵着手的,圣女素来眼高于顶,几乎从不对男人假于辞色。

    而如今竟然与一个男人牵手,此事若透露出去,委实是一件轰动的大消息。

    其实也难怪,当今天下男人也只有楚离能配得上圣女了,两人在一起也不是坏事,有益于大离,只可惜楚离出身于大季。

    他想到这里摇摇头,转动玉球,玉球散发出氤氲气息注入身体,滋润着身体。

    ——

    楚离与孙明月出现在光明殿内。

    孙明月看向楚离:“如何?”

    楚离摇头,闭上眼睛,脑海里开始呈现钟万乘的脸庞,然后心念一动,大圆镜智开始明亮起来,随即一团团影子开始闪烁,却是一片红光。

    楚离知道这便是煞气,冲天的煞气笼罩住了大圆镜,不让它清晰呈现图像,好像干扰着它的运转,冥冥之中在抵抗天星洞虚术。

    大圆镜后背的金色符号开始闪烁,越来越亮,金光似乎刺破了红光,驱散了他们。

    大圆镜顿时显现出清晰的图像,一幕幕场景在不停的变化,宛如跑马观灯一般迅速的闪现消失。

    半晌之后,楚离睁开眼睛缓缓叹一口气。

    “如何了?”孙明月道:“可算出什么?”

    “钟万乘会遭遇刺杀,但没有危险。”楚离缓缓摇头。

    他在脑海里所看到的情景并不是两人去刺杀,而是大光明峰的二十五个顶尖高手,个个都是超过百岁以上的顶尖高手,原本是不能进入武林的,在这个时候开始出动。

    但结果却是这二十五个顶尖高手全部被杀,根本没能靠近钟万乘,被钟万乘身边的护卫们斩杀殆尽,这些护卫的修为更胜他们一筹,而且身在军队之内,如鱼得水,大光明峰的高手们进入军队内却是被削弱,此消彼涨之下全军覆灭也不算离奇。

    楚离若有所思的反复观看着这些护卫,发现这些人彼此默契十足,而且组成了一套阵法,将他们自身的修为凝聚成一体,再加上军阵相助,两者相叠,威力惊人。

    即使他与孙明月过去也未必能胜。

    先破去他们的阵法才有机会。

    孙明月蹙眉:“咱们没成功?”

    楚离道:“据我所推测,咱们没能去。”

    “这是为何?”孙明月讶然。

    楚离欲语又停,扭头看向大门方向。

    宋晚晴无声无息出现在大门口,扫一眼楚离。

    楚离抱拳行礼:“见过前辈。”

    宋晚晴轻颌首,神情冷淡:“明月不能随你去胡闹。”

    孙明月道:“师父,伤可好一些了?”

    “无妨了。”宋晚晴颌首:“明月,不准跟着楚离胡闹,他净能闯祸!”

    孙明月露出无奈神色:“师父,这次咱们正商量正事,要去刺杀钟万乘,解决这次大战。”

    “这种事不必你出面。”宋晚晴道:“其余诸峰的老家伙们正闲得无聊呢,无事生非,正好让他们去!”

    楚离叹一口气。

    孙明月蹙眉看向楚离。

    楚离道:“前辈,据我所知,钟万乘身边有二十个护卫组成了一个阵势,不知前辈可知那是什么阵法?”

    “八合阵。”宋晚晴道:“你能知道这个,难得!”

    楚离叹道:“不知前辈要派多少人去刺杀?”

    “二十多个吧。”宋晚晴沉吟道:“太多了动静太大反而不易成功,早早被觉察,太少了又很难成功,二十多个……,二十五个正好。”

    “若是前辈信我的话,还是别派去送死的好。”楚离摇头道:“他们绝非八合阵的对手,只能全军覆灭。”

    他清晰看到了这些人的下场,自然要阻止。

    宋晚晴轻笑一声:“你推衍出来的?你的窥天术练的层次很高哇。”

    楚离坦然点头:“正是推衍出来。”

    “那你可能算出我都派谁去?”宋晚晴笑盈盈的看着他,娇艳若花。

    楚离稍一沉吟,慢慢点头:“好,我试试看。”

    宋晚晴讶然看他。

    难道推衍之术真能到这般地步?

    “笔墨伺候!”楚离扭头看向孙明月。

    孙明月指了指自己书案。

    楚离来到案后,大马金刀的坐下,提起笔来开始在素笺上挥墨。

    片刻后是一幅画像,拿起来又开始第二幅,一口气画了二十五个人的画像,最终放下笔,轻轻吹了吹气。

    他抬头微笑看向宋晚晴:“前辈请看,可正确?”

    宋晚晴一一看过这二十五幅画,忽然一按,这些素笺顿时化为簌簌粉末落下。

    “师父,可对?”孙明月好奇的问。

    宋晚晴凝神看着他,明眸闪动,露出一抹笑意:“确实有几分本事!”

    楚离微笑:“如此说来,前辈还要派他们去?”

    “当然。”宋晚晴轻轻点头。

    楚离一怔随即恍然。

    这是要借刀杀人。

    “师父!”孙明月蹙眉。

    宋晚晴道:“他们该去刺杀,至于成不成,未必真如楚离你所看到的。”

    楚离笑了笑,点点头不再多说。

    “师父!”孙明月嗔道:“不能让他们送死!”

    “他们不死,圣教不稳!”宋晚晴淡淡道:“你可知他们正在私下里串联,说你与楚离关系亲近,楚离是大季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