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41章 消弥(四更)
    楚离只觉地震了一般,脑海剧烈晃动,身体也跟着摇晃。

    “师弟?”董见心一怔,忙要伸手去扶。

    周敦礼扯回他,摇摇头。

    董见心道:“师父,这是……?”

    “此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执掌的。”周敦礼摇头道:“即使不出鞘,也有吞噬之力,若连这一点儿都挡不住,还是不拿这把剑为好。”

    “此剑如此厉害?”董见心道:“在鞘里都这般不安分?”

    “所以此剑不祥。”周敦礼缓缓点头道:“即使不出鞘也会影响主人。”

    董见心道:“师父,那师弟能行吗?师弟的大好前途可别耽搁了,万一真被反噬,那得不偿失!”

    “他认准的事即使为师劝也没用。”周敦礼摇头。

    他看透了楚离的性情,说是坚毅过人也好,说是固执也罢,认准的事旁人很难劝得动,只能顺其自然,让其吃点亏才成。

    “唉……,这是何苦。”董见心摇头。

    周敦礼笑了笑。

    这可见两人的性情不同,见心骨子里并不好斗,脸上看着严肃,性格却偏软,而楚离恰恰相反,骨子里战天斗地无畏无惧,看着笑眯眯的,性格却坚毅无比。

    同样受了辱,见心是不急着报仇,能避则避,并不那么想报仇,楚离却截然不同,要迎难而上,不死不休,即使受再多的苦,也要灭掉对手。

    楚离眼前陡然变化,仿佛置身于尸山血海,身处修罗地狱中。

    他放眼望去,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人,都身披铠甲,位于沙场之上,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厮杀,你死我活,断臂残肢乱飞,鲜血流成了河。

    他自己也穿了一件铠甲,正被三个敌人围攻,长矛捅进了自己肚子里,肠子都流出来,痛苦难当,看到捅了自己的长矛手在残忍的笑,冲着自己得意的笑,他又痛苦又愤怒,仿佛燃烧起来一般,只想不顾一切的杀了那长矛手。

    可那长矛手转身逃走,很快被人群挡住,他拼命的杀眼前阻碍之人,一直杀个不停,眼前被血红掩住,浓郁的血腥气扑鼻贯脑。

    “哞!”一声断喝骤然响起,他头脑顿时一清,眼前一切瞬间破碎。

    他觉得过了很久,其实仅是一瞬。

    大日如来不动经在脑海里流转,金莲闪动,驱逐了这些异相。

    楚离长舒一口气,慢慢睁开眼睛,低头看向这柄长剑。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

    剑柄缠着月白色的丝绦,依旧很新,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剑锷雕着精美的花纹,古意盎然,纵使剑柄丝绦新亮,也难掩此剑的古意。

    剑鞘上隐隐泛绿,仿佛由墨玉所制成,剑身轻盈若无物,好像一片羽毛拈在手上,说不出的古怪,好像一不小心就会飘走。

    周敦礼微笑道:“可能压得住?”

    楚离抬头抱拳道:“多谢师父,还成。”

    “唔,看来你确实是适合它的主人。”周敦礼缓缓点头道:“当初老夫接过此剑时,差点儿中了招,无法清醒回来。”

    楚离微笑:“我修炼过大日如来不动经。”

    “原来如此。”周敦礼恍然,随即正色:“不过不得因此而大意,此剑之凶超乎想象,乃是数千年的煞气所积,非一人可抗!”

    “师父,那如果放到佛寺里消弥戾气可有效果?”楚离道。

    “唔……”周敦礼沉吟,摇头道:“为师倒没试过,你可以一试。”

    大傅之内没有佛门,所有佛门皆被逐出大傅境内,他身为引仙山山主,自不会去大傅境外找佛门帮忙。

    楚离道:“我想一试。”

    “好吧。”周敦礼道:“若能消去戾气,即使不能全消,能多用一次也是好事,对了,一旦你感觉到压制不住,千万不可勉强,直接送回来。”

    “是。”楚离点头。

    他不敢小觑此剑,领教了刚才那一下,确实惊人。

    他想到了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中也有天神高手坐镇,佛门最擅长消弥戾气,渡化成佛。

    他的大光明经与大日如来不动经虽也能渡化,却非专门的渡化之术,最好找那些文修,专门修持佛法的高僧大德来做这件事。

    他如今与大雷音寺并无冲突。

    原本时候,他与法圆皆要成天神,大雷音寺肯定要在关键时候动手削弱他,以保证法圆能够成为青年第一人,大季的武皇帝,从而踏入天神。

    如今他进入引仙山,成为大傅之人,大雷音寺也算松一口气,与楚离也不再有利益冲突,加之与法圆的交情,求他们渡化这剑应该不难。

    他想到便做,抱拳告辞离开。

    古树林立,在郁郁青峰掩映中,大雷音寺巍然而立。

    阳光之下的大雷音寺庄严神圣,琉璃金顶反射着太阳的光芒,金光闪烁,令人不敢直视。

    诵经声缭绕不绝,令人心静神宁的檀香若有若无,隐隐约约不绝于缕。

    楚离来到大雷音寺外面台阶下。

    周围数棵古树通天而起,似乎看不到尽头,站在树下只感觉自己的渺小卑微,忍不住要跪倒在地。

    寺门洞开,两个灰衣沙弥正在台阶下玩耍,看到他过来,好奇的看过来。

    楚离上前笑道:“两位小师父,在下楚离,想见一见法圆。”

    “法圆师叔?”两个小沙弥好奇的看着他,转身钻进了洞开的寺门。

    片刻后,法圆一袭灰色僧袍,飘飘而来,身边没有旁人。

    他依旧英俊逼人,气度沉凝了许多,修为也远非从前可比,虽不如自己,却已经不逊于陆玉蓉,陆玉蓉可是在引仙山突飞猛进。

    显然法圆也没闲着,也在拼命刻苦的修炼。

    “楚兄!”法圆合什一礼,面露笑容。

    楚离笑道:“和尚,我亲自登门是有事相求。”

    法圆微笑道:“就知道楚兄无事不登门,请说。”

    他面对楚离时亲切而坦荡,不再像从前那般有愧疚,楚离进入引仙山让他彻底放松下来。

    楚离拍了拍弑天剑,将弑天剑的特性说了一番,然后说了自己所求,想要请高僧大德消弥其戾气,以便自己能够驾驭,免被其反噬。

    法圆打量着这柄弑天剑,剑眉轻轻皱起,摇头叹道:“好厉害的剑!……楚兄,我要请示师叔师伯他们方能决定,此剑煞气委实太过惊人。”

    “可以。”楚离将弑天剑递过去。

    法圆却摆手,示意楚离随自己进寺。

    :访问网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