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39章 清风(二更)
    楚离目光完全被壁画所吸引,顾不得董见心。

    一幅幅壁画清晰映现在他脑海,直接烙印其中。

    他在脑海虚空重新将其排列成一个圆形,与剑楼里的位置一般无二,后来发现这些位置有些问题,排列有上有下,不够流畅,于是重新将其摆列。

    从左到右顺时针开始摆列,左手边第一幅一直排下去,直到最后一幅,恰形成一个圆圈。

    他仿佛站在这圆圈当中,目光从左到右望过去,八十一幅壁画依次闪现。

    他的视角再次变化,自己站着不动,让这些壁画绕着他转动,仿佛前世的放电影一般,一幅一幅画就像一帧一帧的动作。

    渐渐的,壁画高速环绕着,一个人影仿佛凝现在壁画中央位置,随着壁画的闪动,人影挥动一把长剑做出一个一个动作,形成一招一招的剑法。

    这是一幅极为流畅的剑法,每一个动作都精微奥妙,仿佛八十一个动作,但随着这些壁画的旋转加快,这八十一个动作仿佛被凝练简化。

    中央的人影动作由迅捷变得缓慢,好像缓缓提剑,慢慢刺出,再收剑,再刺出,动作变得笨拙而缓慢,好像剑重千钧,无力把持一般。

    楚离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道人影。

    壁画旋转得更加迅速,那道人影的动作更缓慢,长剑每挪动一下仿佛都艰难无比,好像剑上托着一座山,他自己也托着一座山。

    长剑拔出,长剑刺出,长剑收回。

    仅有这三个动作,其实仅是一招最简单平常的剑法而已。

    楚离盘膝坐于明黄蒲团上,一动不动,陷入了沉思。

    他在思索,为何这般精妙的剑法最终化为这么简单的一剑,所谓的弑天三式应该是三招剑法,自己仅见一招,是自己领悟不足?

    但这剑法之精妙委实惊人,打破了他原本的剑法理念,冲破了他想象的极限,剑法竟然能够精妙到如此地步,神乎其神。

    不过如果想施展出这样的一招,到底要多快的剑才能行?

    看着简单,其实却是无比艰难。

    他能显化出这一剑来,是得益于自己强横的魂魄与独特的天赋,脑海虚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凝成的,他得天独厚才有这般能力。

    更重要的是天星洞虚术,若没有此术,他从前即使有脑海虚空也很难如此容易的推衍出来,如此得心应手的推衍,天星洞虚术之妙还有待进一步发掘。

    旁人想要洞彻这一剑的奥妙,不知要经过多久的领悟才成,而他迅速洞彻,但洞彻之后想要练成却很难,知易行难,宛如隔空望山。

    他想了好久,最终起身决定一招一招慢慢的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再艰难也要走下去,真要练成这弑天三式,即使没有弑天剑,自己的本事也提升很多。

    这般奇妙的剑法,当真突破了想象,前人智慧当真令人赞叹。

    他想到了其余四套剑法,却并没急着去观瞧,先把这一套剑法练成再说。

    拔出伏虎神剑,一招一招演练,他剑法天赋极高,一遍就能记得住,十遍之后已然精熟,先将每一招剑法演练精熟之后,再试着合起来练。

    合起来练了一遍之后,再练第二遍,第三遍。

    他在演练中不断体会着其精妙,想要将其吸纳进自己所创的剑法之中。

    可他发现自己所有的精妙剑法都被这八十一式囊括,当真是穷天下剑法精妙之尽,让他沉醉其中难以自拔,越练越觉滋味无穷,如饮醇醪。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脚步声,董见心提着饭盒过来,放下饭盒时,地上已经有了一个饭盒,显然是先前已然放在那里,他忘记吃了。

    他隐隐约约中似乎有董见心提醒自己吃饭,自己答应下来,然后继续练剑,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如今才发现肚内空空如也,被这精妙绝伦的剑法吸引,真的是废寝忘食。

    这般过程已经有了数次,他每次都想起自己似乎没吃饭,但很快又忘了吃,下一次董见心再来,他再次记起,稍一耽搁又忘记。

    董见心招手道:“师弟,过来吃饭!”

    楚离答应一声继续练剑,如先前一样。

    “师弟!”董见心喝道。

    声音在空旷的楼内震荡不休,将他彻底惊醒。

    楚离觉得周身精力弥漫,并无不适,肚子空空却精神健旺,感觉极好,笑道:“师兄,你来过几次了?”

    “十天。”董见心哼道:“你还真成,十天不吃不喝!”

    楚离讶然:“十天?”

    董见心打量着他道:“师弟,看来你修为当真深厚,我是挨不过十天。”

    “十天不吃饭还好,不喝水却受不住,”董见心摇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离怔了怔,摇摇头。

    他的身体不断变化,吃过灵丹,修炼过数种高深武学,还有御龙诀与孽幽龙一块儿强化身体,现在的身体确实超出凡人的层次。

    “你呀……”董见心叹道:“这弑天三式没那么容易练成的,别想着一蹴而就,想要参透可要费些功夫,练得很头疼吧?”

    楚离笑道:“还好吧,快要练成了。”

    “哦——?”董见心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楚离道:“其实这套剑法也没那么难。”

    对旁人来说可能很难,只有把剑法练得精深之后,才能推导出那沉重缓慢笨拙的一剑,可他早就通过脑海虚空推衍出来。

    最重要最艰难的推衍已然完成,就如同在迷雾中寻找小径,小径难走,寻找的过程也很难,他已然找到了小径,只要慢慢走即可。

    董见心哼一声道:“师弟,你是奇才,但可别小瞧了这剑法,这五套剑法都是天下最绝顶的剑法,能够悟透一套就能够仗之横行天下。”

    楚离笑道:“师兄不信?”

    “你说呢!”董见心摇头,不以为然的道:“别好高骛远,老老实实的修炼,还有,要定时吃饭,饭不吃身体怎么受得住,你身体强也不能这么不爱惜!”

    “是是。”楚离看他有继续啰嗦的趋势,忙点头打断他:“师兄剑法如何?”

    “我嘛,一般吧。”董见心淡淡道:“下面的那套清风剑已然练成。”

    楚离笑道:“那咱们比划比划如何?”

    “好啊。”这正合董见心之意。

    他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傲气冲天的师弟了,清风剑花了他数年时间修炼,威力惊人,要让楚离好好领教领教剑楼之内剑法之绝。

    楚离轻轻一抖伏虎神剑,董见心哼道:“看剑!”

    他话音乍落,剑光已至,毫无杀气感应,仿佛一阵清风拂面,温柔而轻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