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16章 出谋(四更)
    “辅佐我?”萧诗淡淡一笑,摇头道:“我不需要辅佐,楚离要干什么?”

    李星河笑了笑,傲然挺起胸膛:“助小安王爷夺得皇位。”

    “你很有把握么?”萧诗道。

    李星河缓缓道:“虽不敢说十拿九稳,但只要用心去做,总有希望!”

    “这话还有点儿谱。”萧诗淡淡道:“我是不抱什么希望的,皇位已定,便是太子殿下,只要太子殿下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皇上就不会改主意。”

    “那可未必。”李星河微笑道:“帝王的心思莫测,旁人很难猜得透。”

    “如此说来,你能猜透?”萧诗道。

    李星河傲然道:“八九不离十。”

    “咯咯……”萧诗忽然笑起来,笑声娇脆如玉珠滚玉盘,清脆迷人。

    李星河沉声哼道:“王妃难道不信?”

    “你虽是观星阁弟子,但也只是观星阁弟子,并不是大傅皇帝,即使你能猜到皇上的心思又如何,是没办法改变他心思的!”萧诗摇头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还要抢皇位!”

    李星河道:“原本可以利用大傅来逼皇上换太子,如今嘛,楚离名声如日中天,也可以借他的势,毕竟他可是安王府的大总管、引仙山弟子、将来的天神,即使他成天神也是大傅的天神,跟安王府还是会有深厚的香火情,皇上会想到这些,想到哪个做皇帝对大季更用利。”

    “这样……”萧诗颌首道:“还是不够,小王爷并不想争皇位。”

    “容我见一见小王爷。”李星河忙道。

    萧诗冲苏茹轻颌首。

    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飘飘而去,片刻后与身着红色僧袍的虚安一起回来。

    “萧姨。”虚安合什一礼。

    “这是楚离找来的谋士。”萧诗道:“观星阁高徒李星河。”

    “见过李施主。”虚安合什一礼,温文尔雅。

    李星河打量着虚安,讶然看向萧诗:“原来小王爷真是金刚寺的高徒,这一身佛法修为当真深厚,佩服佩服!”

    萧诗摆摆玉手:“别净说好听的,你觉得他这般模样,真能成为皇帝,有皇帝的样子?”

    “当然。”李星河点头道:“如此模样,更适合做皇上,如此一来,诸位臣子也能放心行事。”

    萧诗露出会心一笑,哼一声道:“别把大臣们个个都想成傻子,唔,还有,皇位传给谁,关键还是皇帝的心思,旁人并不能影响皇帝。”

    “那可未必。”李星河摇头道:“皇位人选看似乾纲独断,其实皇上还是考虑了众大臣的意见的,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

    “那该怎么办?”萧诗道:“有什么主意?”

    李星河沉吟道:“小王爷不必去参与朝政,而是要修炼武功,武功强了,皇上自然会想传位于你。”

    “这是什么主意。”萧诗哼道:“虚安武功再强怎能及得上太子!”

    李星河笑了笑道:“太子如今的武功虽然厉害,但依我看,小王爷大有希望。”

    虚安露出笑容:“萧姨,这个主意不错,朝政实非我所长。”

    “你若将来成皇上,难不成现学?”萧诗没好气的道:“不懂朝政的皇上可不成。”

    虚安道:“不需要知道太多,只需知道大臣们的心思即可,我想回寺修行他心通。”

    “若能修成他心通,再好不过。”李星河抚掌赞叹道:“若能修成他心通,皇位十拿九稳!”

    萧诗蹙眉看着李星河。

    李星河微笑:“王妃信不过在下,难道还信不过楚离?”

    “……好吧,就依你。”萧诗哼道:“不过修行神通也不需要非到金刚寺,在这里也能修行!”

    虚安露出苦笑:“萧姨……”

    “就这么定了!”萧诗道:“你就在府里闭关,红尘之处才能炼心。”

    虚安无奈的点点头,看她神情坚决,不忍违逆。

    萧诗露出笑容:“这才对嘛,楚离这家伙不在府里,你若也不在,咱们安王府就聚不起人心,你在府里即使闭关,大伙感觉也不同。”

    “是。”虚安合什点头。

    李星河看向萧诗。

    萧诗打量着他道:“嗯,是有几分本事,我确实信不过你,但对楚离的眼光有信心,那你就留下吧!”

    “多谢王妃。”李星河抱拳一礼。

    他现在已然明白,眼前这个萧诗可不是好糊弄的,也是个精明过人之辈。

    自己想在她手底下吃饭,还真要小心伺候。

    “楚离呢?”萧诗漫不经心的问。

    李星河摇头道:“当初与在下定下暗算唐晔与唐昊天的计谋,便再没看到,据说已然杀了唐昊天。”

    想到这一点,他便觉得心悸。

    唐昊天的厉害他见识过,可谓如鬼如神,如此人物竟然栽在楚离手上,楚离之厉害可见一般。

    “算了,你去吧。”萧诗意兴阑珊的摆摆玉手:“苏茹,你去安排一下他的住处。”

    “是。”苏茹答应一声,招招手:“李公子随我来。”

    她款款离开后花园,带着李星河到了一间雅院,仔细叮嘱一番,然后回了后花园,看萧诗正看着花丛发呆,低声道:“二小姐,楚离很快会回来的。”

    “嗯,就是不知道他受没受伤。”萧诗蹙眉叹一口气:“杀了唐昊天怎能一点儿不受伤?估计正躲在哪里自己疗伤呢!”

    苏茹轻轻点头。

    她们都觉得楚离一定伤势严重,估计是两败俱伤,楚离能够捡一条命已然难得。

    萧诗道:“小妹也是!”

    她玉脸沉下来,摇摇头,对萧琪极为不满。

    为了修炼太上剑经真是走火入魔,再次为了太上剑经抛下楚离,当初已经有一次,又来一次,到底要闹什么,太上剑经真就那么重要?

    苏茹露出苦笑,没有说话。

    对于小姐的心思她也猜不透,不知道为何放着甜蜜日子不过,非要孤身一人苦苦追求剑道,对于女人来说,剑道真没那么重要。

    “罢了,她想干什么谁也劝不住。”萧诗哼道:“就是可怜了楚离!”

    苏茹笑道:“没了小姐,还有陆姑娘呢。”

    萧诗斜睨她一眼。

    苏茹吐吐舌头。

    萧诗哼道:“别跟我提陆玉蓉!”

    “是。”苏茹轻笑一声。

    萧诗哼道:“我看他一定是被陆玉蓉迷住了,不知道回来。”

    苏茹不敢多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