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14章 融合(二更)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天空。

    天星洞虚术……,他虽想不起来其心法怎么运转,气息如何流动,身体里却残存着一丝微妙感觉,仿佛天地皆在自己掌握之中,一双眼睛能够破开时间与空间的迷雾,在虚空中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他并没真正看破什么,仅是一种奇异感觉。

    不过照着这天星洞虚术修炼下去,终究能达到这种境界,想看到什么就能看到,不再受到空间与时间的束缚,类似于佛家的天眼通。

    佛家的天眼通每一次施展都要承受莫大代价,与神足通等神通相比,威力更宏大,却更不容施展,好像被天地所忌,与这天星洞虚术又不同。

    他想了想,还是决心要把这天星洞虚术练成,最好能修炼圆满。

    有先前的窥天术打下根基,再修炼这天星洞虚术容易许多,不至于苦索而不能入门,只可惜不知道修炼多久才能圆满。

    想到这里,他再次催动手上的玉佩,蓝芒闪动,随即化为一道蓝光射入眉心,脑海虚空再次呈现一片金光闪烁的古怪文字,身体的气息随之流转开来。

    不知不觉中,已经一天过去,待他退出脑海虚空,只觉精疲力竭,从没有过的感觉,这修炼天星洞虚术委实太耗精神,常人怕是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下来。

    他随后的十天,一直潜心苦修天星洞虚术。

    可惜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他冥思苦想,照理说,这种秘术应该可以一夕彻悟,并不是靠着苦练而能成就的,自己可能还没找到门径,所以一直徘徊在原地。

    这天深夜,他从入定中醒来,恢复了精神,准备再次修炼天星洞虚术时,手忽然碰上了天罡罗盘,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他忽然生出一种奇异感觉。

    天罡罗盘上蕴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与他修炼天星洞虚术时隐约相似,这种感觉先前并没有,是因为天星洞虚术的烙印并不深,随着时间流逝,天星洞虚术虽没太大进境,却更熟练,对它的气息更敏感,感觉到了天罡罗盘上的这一丝气息。

    他想了想,一手执天星玉章,另一手执天罡罗盘,同时运转窥天术内力,待天星玉章蓝芒闪现,化为一道蓝光射入他眉心时,天罡罗盘没有异样。

    他气息流转,开始催动天星洞虚术时,天罡罗盘隐隐泛起金芒。

    随着时间流逝,天罡罗盘金芒越来越盛,最终亮得刺眼,让人无法直视。

    一道金光从天罡罗盘里射出,落进楚离眉心。

    “轰隆!”一声巨响,脑海虚空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圆盘,上面雕着各种的花纹与文字,恰是天罡罗盘的模样,只不过放大了上百倍。

    巨大无比的圆盘慢慢开始消散,似乎要消失。

    楚离心念一动,脑海虚空所有的莲花往这圆盘上聚拢,让它越来越清晰,最终清晰宛然如实质,泛着青铜光泽,与真实无异。

    随着莲花一朵一朵落在它身上,它开始渐渐缩小,从百倍大小缩到十倍,到一倍,慢慢到了十分之一,最终竟然消失,化为一团明晃晃白光。

    这道白光忽然一动,倏的落到了大圆镜上。

    挂在虚空,宛如一轮明月的大圆镜骤然一亮,随即恢复如常,比从前明亮了一分,但不仔细看却看不出区别,大圆镜智仍旧是大圆镜智,没有太大变化。

    在虚空中闪烁着金芒的古怪文字忽然一缩,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大圆镜中。

    他脑海里泛起明悟,心思一动,天星洞虚术呈现于眼前,清晰无比,这一次终于能够记住,他睁开眼睛时,身体仍在流转着天星洞虚术。

    楚离露出笑容,这天罡罗盘当真奇妙,与天星洞虚术恰好相合,两者原本就是一源所出,有了天罡罗盘,天星洞虚术修炼起来容易太多。

    他再次修炼起来,丝毫没有精疲力尽之感,与从前消耗的精神相比,百不及一。

    他无时无刻不在修炼天星洞虚术,进境突飞猛进。

    他坐在榻上试着推衍未来,脑海里呈现萧琪的脸庞,随即出现了一幕场景,萧琪正挥动宝剑在一座山寨,寨内火光通天,咒骂声与惨叫声惊天动地。

    火光映照下的萧琪宛如罗刹般,一剑一个,杀得毫不留情。

    大圆镜智闪动,让他顿时明白这是什么时间,什么地方。

    他露出笑容。

    天罡罗盘之妙原来如此,能将脑海里推衍出来的未来精准定位其时空,先前用窥天术时,定位时空是最耗精神的,有时候看到了场景却不能断定是哪个时候,推衍出来也是无用。

    虽没能圆满,天星洞虚术所展示的威力已远非窥天术可比,窥天术修为已经完全转化为天星洞虚术,更上一层楼,他露出笑容。

    此术在身,他可以将危险扼杀于萌芽,将麻烦解决于未生,当真方便,能省却自己无数心思,可以更专注的修炼御龙诀。

    下一刻,他念头一动,瞬间出现在了大光明峰的光明殿内。

    他脸色微变,没想到真能做到。

    他仔细想了想,这天星洞虚术与天罡罗盘相合,当真妙不可言,竟然可以无视阵法,直接穿梭进出,可谓真正的踏破虚空,无所阻碍。

    孙明月一袭白衣正坐在案后批阅卷宗,抬头看他出现,放下卷宗,明眸闪烁着疑惑,上下打量着他。

    她明眸顾盼生辉,眼波如水,楚离能感受到清凉滋味,笑道:“有什么不对?”

    “你一个人解决了唐昊天?”孙明月起身来到他身边,淡淡幽香飘进他鼻端。

    楚离点头:“与孽幽龙联手灭了他,可听到消息了?”

    “唐昊天已经升天,新皇继位,唐旭。”孙明月轻颌首:“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灭了唐昊天,你的大名轰传天下,如日中天呐!”

    她抿着嘴似笑非笑。

    楚离蹙眉道:“这件事只有我跟他知道,怎传出去了?”

    “你是说他乃故意而为?”孙明月沉吟道:“有何目的?”

    照理来说,这种事太丢人,捂着还来不及,怎能公布出去,唯恐天下不知,如此一来岂不是助长了楚离的威名,让人不敢惹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