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507章 胁诱(一更盟主李蛮熊)
    ps:第四十四盟主诞生,盟主李蛮熊!

    他站在高山之巅,俯看群山,心胸开阔。

    这才想起萧琪的事。

    萧琪这次看来真要拼命修炼太上剑经,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再回来,要与自己斩断关联,可惜两人之间哪能真正的斩断,更何况凭他现在的本事,随时能找到她。

    萧琪并非是变心,所以她虽离开,却并没失去她,故没有伤心痛苦,反而觉得有趣,要看她能走到哪一步,想她的时候过去看看,即使不惊动她,在远处瞧一会儿也就足够。

    至于说圣女孙明月那边,两人只是修炼合作,不会真正去涉及感情,孙明月身负重担,决心终于不嫁,一直能够克制住自己。

    他摇头叹一口气,关于女人方面,委实头疼。

    他又吐出一口气,决心抛开这些杂念,专注于修炼御龙诀。

    御龙诀修炼速度极快,有孽幽龙相助的话,修炼到圆满也并非不可能,前三层奇快无比,如今卡在第四层,确实变得艰难。

    他要先把后患解决掉,杀了唐晔与唐昊天,再专注修炼,否则两人一直纠缠,根本无心专注修炼。

    他的思绪翩翩,时间迅速流逝。

    两个时辰后,太阳西落,快要靠近西山的时候,后面传来衣袂飘飞声,他扭头看过去,见到了一袭蓝衫的李星河,正疑惑的打量着李星河。

    李星河看到楚离的背影,忽然泛起一丝奇异感觉,感觉看到了一丝赵大河的影子,他当初与赵大河可是合作过,相处了不短时间。

    楚离扭头过来,淡淡看着李星河:“李公子知道我的来意吧?”

    “嫌我帮三皇子?”李星河平静的问。

    楚离点头:“帮三皇子推算内子的行踪,这无异是跟我宣战,我岂能不应战,故特意来此找你。”

    “你要如何?”李星河道。

    楚离微笑道:“你觉得我奈何你不得?”

    “不敢。”李星河似笑非笑:“魏无畏你都敢杀,能不敢杀我?”

    楚离点头:“你明白就好。”

    他蓦的一闪出现在李星河身后。

    李星河身法奇高,轻盈的避开楚离一掌。

    楚离在出掌之际同时出指,无声无息的凝空指击中他。

    李星河身法一顿,随即被楚离一掌拍下,身形顿时萎靡下去,精气神瞬间消散,仿佛变了一个人,也像忽然间老了二十年。

    “你……”李星河失声。

    他万没想到楚离上来就动手,根本不给自己鼓动唇舌的机会,原本很有把握脱身,万没想到楚离直接废了自己修为,化为平常人。

    楚离微笑看着他:“你不超过三十岁,重新修炼的话,不过十几年就能恢复功力,比王府那些护卫们强得多,他们很多都是一百岁的,一废了他们武功,马上就垂垂老矣。”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李星河哼道:“真要报复我?”

    楚离点点头:“听说你得到了天星玉章,是吧?”

    “不错。”李星河道:“你也知道这个?……你也修炼有推算之术吧?”

    他有这么一种感觉,棋逢对手,否则萧琪不会那般难推算,他也无法推算出来,唯有运用天星玉章才勉强算出,很好奇楚离到底从何学来,是何必术。

    楚离道:“天星玉章何在?”

    “你说呢?”李星河哼道:“如此贵重之物,自然是放在观星阁!”

    楚离摇摇头。

    他伸出手慢慢探进李星河胸口,慢慢拿出来一块碧蓝玉佩,在李星河眼前晃了晃,轻笑一声:“这便是天星玉章吧?”

    他说着把天星玉章放到自己怀里,抽出手之际,还拿了一个灰乎乎的石罗盘,巴掌大小,仔细看的话很精致,好像一个古旧之物。

    楚离把天罡罗盘递给他:“瞧瞧这个,可认得?”

    “你——!”李星河一摸上天罡罗盘,马上就认出它来,失声叫道:“怎么可能在你这里?”

    楚离微笑:“有何不可能?从唐晔手里偷点东西没那么难!”

    李星河想到他强横的武功,只能闭上嘴,贪婪的抚摸着这天罡罗盘,只恨自己如今没了修为,无法施展观星诀,观星诀与此罗盘相辅相成,威力会增强一倍,当真是奇物,神物。

    对其他人来说,这天罡罗盘只是一件古董而已,价值并不高,因为材质非金非玉,只是一种奇异石头,并不被大伙认可的石头。

    楚离道:“如何?”

    “果然不愧是天罡罗盘!”李星河赞叹道。

    他能感受到天罡罗盘上独特的气息,旁人无法发觉,唯有常常窥探天机之人才能感觉得到,不由的泛起迷醉之感,恨不得搂着它,须臾不离。

    楚离伸手轻轻一摘,把天罡罗盘从李星河手里夺过来。

    李星河徒劳的伸伸手,又颓然放下。

    楚离微笑着把它放回怀里,摇头道:“你该知道,此物归了我,你再也得不到了,包括天星玉章,你还没能练成里面的秘术吧?”

    “没有。”李星河失神的摇头,颓然的叹息。

    他知道楚离所说不错,一旦到了楚离手里,自己是不可能再夺回来了。

    楚离道:“那你是没什么希望了,你们观星阁也没希望。”

    李星河抬头沉声道:“只有咱们观星阁才能真正悟透其中秘术,你得到了也没用!”

    楚离微笑:“你们观星阁下次再得罪我,我便毁了这天星玉章!”

    “你——!”李星河咬咬牙,沉声道:“好吧,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

    若楚离真对他有杀意,刚才已经杀了,不必说这些。

    楚离道:“做为你害内子的惩罚,你要将功折罪!”

    “如何将功折罪?”李星河哼道:“我要先说,我不可能去对付三皇子,那对咱们观星阁是灭顶之灾,你固然难缠,皇上更可怕!”

    楚离笑了笑。

    李星河道:“我也劝你别再跟皇上做对,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楚离失笑道:“观星阁何时这般胆小了!”

    李星河哼一声:“那是因为先前没领略到皇上的真正厉害,你也一样,虽然厉害,毕竟是天外天高手,绝不可能胜过皇上的!”

    楚离道:“如此说来,你是选择现在死了?”

    “……你要我干什么?”李星河哼道。

    楚离道:“替我效力十年!”

    “不可能!”李星河断然摇头。

    楚离笑了笑:“如果加上天星玉章与天罡罗盘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