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498章 献策(四更)
    他大喜过望,这天罡罗盘乃是古物,只在观星阁的秘典上有记载,辅以天罡罗盘,自己的观星诀威力会更强,推算起来事半功倍。

    对于旁人来说,这天罡罗盘不值一提,对观星阁弟子来说却是神物。

    他没想到这般轻易的得到,这权势之妙当真妙不可言,自己还真要好好考虑帮唐晔出谋划策,免得他轻易被楚离灭掉。

    只要唐晔还好好活着,就能源源不断的从他身上得到好处,有益于观星阁,能够壮大观星阁。

    天星玉章与天罡罗盘对观星阁来说都是举足轻重的宝物,有了它们,观星阁的力量大涨,能够做到很多平常做不到的事。

    唐晔道:“现在说萧琪的行踪吧。”

    李星河笑着点头。

    他起身将天星玉章小心翼翼的收入怀里,然后来到旁边石壁,轻拍三下,“轰隆”一声震响,旁边出现一个石橱,橱上摆了几件古色古香的器物。

    唐晔扫一眼便转开眼睛,不以为然。

    对旁人来说这些古董器具都是宝物,价值连城,他却懒得多看一眼,王府里多的是,皇家秘库里也多的是,都看腻了。

    李星河从上面取出一块黑乎乎的小石子,大拇指大小,落在地上都没人去捡,太过平常。

    李星河却小心翼翼的拿起来,仔细端量一番,目光里透出依依不舍,叹息道:“这星辰石天下罕见,可能只有一块或者两块,萧琪身上很可能就是此物,可见其妙。”

    “唔,还真看不出来。”唐晔不在意的点点头:“我拿着就行,楚离就推算不到我身上?”

    “是。”李星河点点头,慢慢将它递过去,一脸肉疼的表情:“王爷可别轻视了它,千万别掉了。”

    “知道知道。”唐晔信手接过,放到怀里道:“这关乎我性命,我哪能丢了?……现在该说了吧,萧琪在哪儿?”

    李星河看一眼徐士兴。

    徐士兴一怔,指了指自己,又指指外面。

    李星河轻轻点头。

    徐士兴脸色一沉,愤气冲冲的瞪向他:“我难道会泄密?”

    李星河道:“你没有星辰石护身,一旦透露,楚离很可能通过你来推算出王爷的行踪与行事,所以你不能听这件事。”

    “你……”徐士兴怒哼。

    唐晔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去,到洞外等着,不准偷听!”

    “……是!”徐士兴悻悻的抱拳,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山洞。

    他来到山洞外,看到正百无聊赖的众护卫。

    他们看到徐士兴出来,忙凑上来,纷纷打听情形。

    徐士兴心情不佳,沉着脸说了几句先前的情形,倒没有添油加醋。

    众人顿时同仇敌忾,对李星河的傲慢格外的不忿,恨不得教训教训他。

    片刻后,唐晔满意的步出山洞,对身后的李星河摆摆手:“你不必出来,我会试一试,当真有效,真能杀掉萧琪的话,那天罡罗盘自然会送来!”

    “那在下就恭候王爷的好消息!”李星河抱拳笑道。

    唐晔摆摆手,大步流星而去,意气风发。

    徐士兴忙凑上前,低声道:“王爷,真弄到了萧琪的行踪?”

    “嗯,这个李星河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唐晔点头,大步流星往山下走,一幅急不可耐的模样。

    徐士兴道:“王爷,小心这个李星河,防人之心不可无,要不,咱们派几人守在山下,看他会不会给楚离送信?”

    “哈哈,放心吧。”唐晔哼道:“他对那天罡罗盘着紧得很,而且又得天星玉章,再怎么通风报信也没用!你马上召集人手,把最顶尖的人手都招呼过来!”

    “王爷,要多少人?”徐士兴只能罢休,不甘的问道。

    唐晔想了想:“一百个吧!”

    徐士兴摇头无奈的:“王爷,咱们没那么多顶尖高手了。”

    “没了?”唐晔皱眉瞪着他:“一百个都没了?”

    “若是寻常高手,能凑足一百个,可要顶尖的话,不够百个。”徐士兴道。

    “有多少?”

    “差不多四十个。”

    “……好吧,那就四十个,宁缺毋滥!”

    “是,我马上发消息,到哪里汇合?”

    唐晔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他:“把这里面的消息传给他们,但你不能看,旁人都能看。”

    “只有我不能看?”徐士兴无奈的道:“王爷,你真信李星河那一套?”

    “小心无大错。”唐晔道:“谁让你是我心腹呢!”

    徐士兴露出笑容:“那我不看便是!”

    唐晔满意的点点头:“去吧去吧!在王府里等我,这一次的行动你不参加!”

    “是!”徐士兴接过信封,大步流星而去。

    ——

    萧琪从深沉的入定中醒来。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座小院的正屋内,无瑕的月光落在窗纸上,映得屋内微明,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家具无一不精致。

    这座小院是宣明城内最大客栈的最好一间院子。

    这间院子假山林石,曲径通幽,雅致异常,无一不是匠心独运之作。

    萧琪对钱财看得很淡,素来没缺过钱,住到这间院子是为了省心,免得乱七八糟的事,并非为了享受,这院子再好也比不上国公府。

    她起身推门出去,来到小院中央,手提长剑静静站定。

    一轮明月挂夜空,繁星黯淡,清辉徐徐洒下。

    沐浴着清辉,她一时心绪有些浮荡,自己再次离开安王府,继续游历历练尘心,已经有五天没见楚离了,不知道他现在做什么,是不是跟陆玉蓉在一起。

    想到这里,她淡淡微笑。

    心里并没生出嫉妒与恼怒之情,太上剑经果然在影响着自己,影响越来越深。

    刚开始他们成亲的时候,她还觉得心烦意乱,不免多想,如今再想却已经不起波澜,心如止水,宛如在看陌生人的事,一切都不荧于心。

    再这般下去,楚离即使离开自己,想必也不会觉得难过,太上剑经真有这般威力?

    她黛眉忽然一蹙,白衣飘飘跃到屋顶扫视四周,月色之下,两个黑衣人掠过屋顶朝这边飞来,脚下无声无息,眨眼间到了近前。

    萧琪并不担心,飘身落到自己小院内,轻轻一抖长剑,隐隐传来清吟,心绪一片宁静,静静看着落到跟前的两个黑衣人。

    他们黑巾遮脸,双眼精芒迸射宛如实质,让人不敢直视。

    萧琪却平静的打量二人,一言不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