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496章 玉章(二更)
    “果然不愧是王爷!”李星河忽然轻笑一声,抚掌赞叹道:“好吧,既然如此,我确实别无选择,只能帮王爷一把,把楚离灭掉!”

    “那最好不过!”唐晔露出笑容:“不过你若在我离开后马上去给楚离报信,那咱们与观星阁可是不死不休,连累了你们观星阁,你可是罪人!”

    “咱们观星阁没那么容易被灭。”李星河微笑。

    唐晔道:“如果父皇亲自出手呢?他最痛恨叛徒,观星阁若帮楚离,那便是大傅的叛徒,父皇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知道的。”

    李星河深吸一口气,慢慢点头:“是,明白了,那好,我便算一算萧琪的行踪,可有她的生辰八字?”

    “老徐!”唐晔使了个眼色。

    徐士兴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打开后取出素笺递给李星河。

    李星河深吸一口气,将熊熊怒火压下,观星阁虽强,可惜没有天神镇守,所以面对皇上的威胁只能屈服,否则皇上一怒之气闯上来,观星阁一定元气大伤。

    平常的时候,有天规束缚,唐昊天不能乱来,可真要给他找到了借口,那他一定不会手软。

    观星阁这些八大宗本就是他的眼中钉,观星阁仗着观星诀一直趋吉避凶,不给他借口,才能安然无恙到现在,一旦给他找到借口,一定会趁机发作。

    他拿着素笺看到了生辰八字,默运观星阁片刻,皱眉看向两人,冷冷道:“王爷何必跟我开这般玩笑,这是王府护卫的生辰八字,可惜他命运不济,已然横死。”

    唐晔皱眉瞪向徐士兴。

    徐士兴一怔,忙摸了摸胸口,又掏出一封信,不好意思的道:“难道拿错了?”

    他说着话递给李星河。

    唐晔冷冷道:“你还能干什么事!”

    徐士兴躬身抱拳请罪。

    李星河接过素笺后,迅速运转观星阁算了一番,脸色沉肃,忽然“噗”一口血喷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重重喘息。

    唐晔与徐士兴怔然看他。

    李星河这变化太快,先前还是神采奕奕,如今却脸色灰败,宛如骤然间老了二十岁,看着有些吓人,担心他会不会忽然咽气,给人一种风中残烛之感。

    “怎么回事?”唐晔忙问。

    李星河低声微弱的摇头:“反噬太重,没想到这萧琪身上身怀宝物,反噬观星诀。”

    唐晔皱眉盯着他,沉声道:“李星河,我从不知道还有宝物能够克制你们观星诀,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不成觉得我易欺?!”

    李星河没好气的道:“王爷若不信,可以再找人算,我才疏学浅,实在不敌她的宝器,恕我无能为力!”

    他说着挥动双手开始运功,闭上眼睛不搭理两人。

    唐晔沉声道:“那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反噬你的观星诀?”

    李星河无奈的睁开眼睛,淡淡说道:“天下间能克制观星诀的宝器稀有之极,必是天外天来物。”

    “天外天来物?”唐晔皱眉道:“有什么天外天的东西?”

    李星河摇摇头:“这谁又能知道,得到了又不会宣扬出去!”

    唐晔看他的神情不似作伪:“如此说来,找谁算也没用?”

    “是。”李星河点点头:“我若算不出,天下间无人能算得出,所以王爷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唐晔哼道:“没想到这家伙如此难缠。”

    天外天这般宝物绝不会随意赠人,一定是楚离防备了自己这一点,所以给萧琪这般宝物随身,防备有人算到她的行踪。

    李星河道:“我劝王爷还是别再跟楚离做对。”

    唐晔冷笑一声:“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听说你们观星阁想要天星玉章?”

    “天星玉章?”李星河脸色微变。

    唐晔一看他脸色,呵呵笑道:“看来是真的。”

    李星河道:“天星玉章藏于血神教,无人能动,难道王爷得到了这天星玉章?”

    唐晔缓缓点头:“自然。”

    李星河惊奇的看着他:“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唐晔淡淡说道:“血神教与楚离不共戴天,可惜无力报这血仇,我与楚离也如此,亲自上一趟血神教,拿点东西给他们交换,自然就得了这天星玉章!”

    李星河若有所思。

    这般一说还真有可能。

    天星玉章对血神教毫无用处,可他们当初为了不让观星阁壮大,即使束之高阁也不肯与观星阁交换。

    楚离杀了最有希望成天神的魏无畏,血神教重振门楣的希望被灭,又被楚离一顿痛杀,元气大伤,只能被逼封山,这可谓千年以来第一耻辱。

    血神教对楚离的仇恨可谓不共戴天,真有机会灭掉楚离,他们即使舍掉天星玉章也愿意,宁肯观星阁壮大也要杀楚离,再加上唐晔皇子的身份,拿足够的东西交换,很容易达成。

    “你若有天星玉章,能不能算出萧琪的行踪?”唐晔缓缓说道。

    李星河皱眉想了想,缓缓点头道:“可以一试!”

    “你若算不出,那我要收回天星玉章!”唐晔哼道:“这玉章里的内容是不可能记住的,必须现用现看,你趁早死心!”

    “……好!”李星河艰难的点头。

    纵使自己身死,被楚离所杀,天星玉章留在观星阁,那观星阁壮大指日可待,甚至能与引仙山并肩,如此一来自己也不辜负观星阁的栽培。

    唐晔从怀里掏出一玉佩。

    此玉与寻常之玉不同,颜色呈天空的碧蓝色,泛着温润的光华,仿佛有清泉在其中流转,说不出的水润之意,看到了就忍不住想伸手摸。

    李星河的目光陡然一亮,被这玉佩牢牢黏住,再也无法拔开。

    唐晔看到他这般模样,露出一丝笑容,很快敛去,慢慢递给李星河。

    李星河双手接过来,目光痴迷。

    他费尽种种心思,花了偌大的力量,试探与偷潜,手段使尽却没能得到,最终今天得到了它,终于得到了它,他满心欢喜。

    “如何,是真的天星玉章吧?”唐晔淡淡问道。

    李星河目光紧盯着蓝玉,轻轻点头:“是真的。”

    一看这独一无二的神采他就知道是真的。

    唐晔道:“现在可以算出萧琪的行踪了吧?”

    李星河目光终于从蓝玉上拔开,看向唐晔,神色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