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471章 绝情(二更)
    经过唐晔之事后,大厅里越发的热闹,人们看楚离越发顺眼。

    唐晔耀武扬威,不把大季众人看眼里,他们都觉得愤怒,能狠狠的打他的眼光,简直再过瘾。

    他们自忖换了自己,绝不敢这么干,楚离可谓给大伙出一口恶气,他们觉得扬眉吐气,大季被大傅压得太久,大伙都已经绝望,楚离重唤了他们的血性。

    若非慑于大傅的报复,他们真有人去暗中干掉唐晔。

    楚离与陆玉蓉很快拜过堂,然后开酒席,楚离一桌一桌敬过酒,逸国公府的人一直没出现。

    但现在有了唐晔之事,众人都很亢奋,目光也没停留在这件事上,看到楚离过来,纷纷敬酒恭贺,隐隐间楚离成了大季武林的代表人物。

    傍晚时分,暮色上涌之后,众人尽兴而归。

    华灯初上,整个楚府仍沐浴在喜气洋洋中,灯火通明宛如白昼,丝竹之声不绝于耳,邀月楼的人们一直在府里抚琴歌唱,给大伙助兴。

    楚离来到后面的小院,陆玉蓉已经卸去了妆容,一身素淡的白衫,捧着一壶酒静静坐在湖上的小亭里,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出神。

    楚离来到她身边,微笑道:“可是累了?”

    陆玉蓉扭头看过来,明波盈盈,顾盼生辉:“我一直在这边歇着,是你劳累才是。”

    灯光之下,她脸如白玉,温润晶莹,流转着盈盈艳光,让人怦然心动。

    楚离按捺下绮思,笑道:“这不算什么劳累,此事过后,咱们也能消停一阵,你也可以安心练功,把武功练上去才是根本,不必再管朝中闲事。”

    “消停?”陆玉蓉摇头道:“有虚安在,你能得闲?”

    一旦虚安要争嫡,楚离是逃不掉忙碌,出智出力,无法真正清闲。

    楚离笑了笑:“此事还不知道能不能成。”

    “这样的事你才最喜欢做。”陆玉蓉摇头叹道。

    楚离笑而不语。

    他与陆玉蓉斗了好几个回合,彼此知根知底,自己了解她性情,她也了解自己极深。

    陆玉蓉又叹道:“咱们真要慢慢走去引仙山?”

    楚离点头。

    陆玉蓉道:“太托大了。”

    楚离道:“大傅武林没那么可怕,我就是要打破他们的威慑,才能激发起大季武林的反抗之志。”

    “真要反抗起来,怕是死伤无数。”陆玉蓉蹙眉道:“会伤了大季的元气。”

    楚离道:“这一次去引仙山,目的就是伤大傅的元气,来一个废一个,大傅再多的高手也禁不得这般损伤,彼消此涨,大季也便有了机会。”

    “你底气这么足,有杀手锏吧?”陆玉蓉歪头看他。

    她对楚离极了解,行事从来都是稳妥为主,不会贪功冒险,一旦去做往往都是十拿九稳,所以看似这般挑衅大傅武林,却必有把握。

    楚离笑道:“神足通呗。”

    陆玉蓉摇摇头。

    神足通有时候并不足恃,有宝器能克制神足通,他不会全凭这个,一定还有别的杀手锏,但看楚离的模样是不会说出来了。

    “你今晚要呆在这边吗?”陆玉蓉有些紧张,却漫不经心的问道。

    楚离摇头:“回国公府。”

    陆玉蓉似笑非笑:“是怕萧琪生气吧?”

    楚离点点头,坦然承认。

    陆玉蓉轻笑一声:“萧琪还真是驭夫有术!”

    楚离哼道:“你小心一些,真有危险就捏碎玉符,我去了!”

    他说罢飘然离开后花园,直接掠过墙头离开。

    陆玉蓉看着他消失的背影,长长一声叹息。

    这个楚离还真够绝情的,看来是生怕自己生出什么非份之想,所以直接抛下自己去那边。

    她摇摇螓首笑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忽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现在想的不该是这些,而是怎么想办法提升自己修为,怎么想办法报复唐晔与冷无锋。

    她心思一定,心湖的波澜消失,重新恢复平静。

    她露出一丝微笑打量着湖水,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国公府,离开神都,去引仙山生活,甚至漂泊四方,这种全新的生活应该很有趣,早就想挣脱束缚自由自在的活一回,这次终于实现。

    ——

    他回到国公府的玉琪岛,很快一闪身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一座客栈内。

    这是一座小城最大的客栈,他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天字号小院,院内清雅,种着两株桃树,桃树正盛开着花朵,散发着幽幽香气。

    一株桃树下站着萧琪,白衣如雪,身体如无瑕白玉,散发着温润光华,正静静抬头赏月,看到楚离出现,她扭头看过来,明眸如寒星。

    楚离上前捉住她玉手笑道:“天上这月亮可没那么圆。”

    萧琪抽了抽手玉手:“你不在府里陪新娘子,过来做什么?!”

    楚离紧握住她柔软清凉,细腻如玉的手,笑道:“新娘子哪有夫人重要,我看太上剑经还是别练了吧!”

    “那可不成。”萧琪摇头。

    楚离道:“最好的办法是到了天外天再练,它是天外天武学,到那边修炼,会更适宜,在这个世界修炼,难免会有一些后患。”

    “有何后患?”萧琪哼道。

    楚离笑道:“像夫人这般就是后患。”

    “我哪样了!”萧琪白他一眼道:“都允许你再娶一个,还不够?”

    楚离呵呵笑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出现,萧琪欢喜,只是她很难表情出欢喜来,能跟自己开玩笑打趣已经是难得表现,情绪一直被太上剑经压制着无法泛起波澜。

    “夫人偶尔会有淡漠感,感觉与这个世间格格不入,想要离开,这便是太上剑经之害。”楚离摇头道:“唯有经历过生死,才能化解这一感觉。”

    死去一次之后,对生命的热爱越发炽烈,能够冲散这种奇异的疏离感,而萧琪虽经历过危险,却没有真正经历死亡,所以心境一直无法对抗太上剑经。

    他一直在琢磨太上剑经,破解太上剑经,把它当成自己的情敌,唯有设法制伏太上剑经,萧琪才真正属于自己,论对太上剑经的领悟,更甚萧琪一层。

    而升上天外天的过程,就是死亡的过程,一旦到达天外天之后,会对生命多几分感悟,再修炼太上剑经会水到渠成,进境极快。

    萧琪道:“我觉得渐入佳境,修为更深。”

    楚离摇头道:“练太上剑经很难踏入天神,指望不上它,待我找到成为天神之法,你亦步亦趋就是,何必冒这个险?”

    他说着话伸手揽住她细腰。

    萧琪白他一眼,没有反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