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423章 报恩(二更)
    “不可能!”两人摇头。

    周浩东武功超卓,已经突破了青年弟子的层次,即使对上血神教的太上长老也有脱身之力,他可是奇才,怎能这么容易被杀。

    楚离摇头:“有什么不可能的,血神教可能因为魏无畏之死,见不得青年高手,看到贵宗的周少侠,恶向胆边生,直接杀了他。”

    “周师兄怎么会碰上他们?”两人皱眉,仍半信半疑。

    国公府的人若听说楚离被杀,也会半信半疑,很难去相信,毕竟因为其神奇而有了信心,觉得老天垂青,不那么容易横死。

    楚离叹一口气道:“其实是周公子管了一件闲事。”

    他又重重叹一口气道:“所以我亲自过来禀报此事,也算报答周公子的恩情,内子便是被周公子所救,因此而得罪了血神教太上长老鲍方,结果被鲍方所杀。”

    “鲍方?”两人皱眉想了想,没能想起来。

    血神教太上长老隐于血神教内两百多年,不理俗事,他们成名之时,这两无极观青年弟子还没出生,等他们懂事时,鲍方早就隐退多时,名声已经消散。

    楚离道:“还望二位少侠通禀一声。”

    “好吧,稍等。”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楚离说了这么多,他们隐隐有些相信,想到宗内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不知会如何愤怒,这可是大事,关系宗门兴衰的大事,不能轻视。

    一个黄衫青年一溜烟上山,眨眼间消失在竹海中。

    另一黄衫青年脸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看着远处的林海怔怔出神,心思不属。

    楚离叹口气没说话。

    小亭里安静得仿佛要凝固,徐徐清风吹来,竹林簌簌声传来,小亭里越发显得安静,与周围格格不入。

    片刻后,先前的黄衫青年飘飘回来,急声道:“快随我来吧!”

    楚离点点头。

    两人施展轻功踏着竹梢一路向上,很快来到竹林中的一座道观内。

    竹林之内除了这一座道观,还有一片连绵不绝的建筑,鳞次栉比,古色古香,一派出尘之气。

    道观前站着几人,便有楚离当初以杜风的身份见过的郑泽。

    郑泽站在十几个黄衫弟子前头,焦急的看着这边,待看到楚离与另一黄衫青年出现,忙上前抱拳道:“可是大季逸国公府的楚离楚总管?”

    他行事仍旧彬彬有礼,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气度凝练。

    楚离抱拳微笑:“正是楚某,见过诸位少侠。”

    “在下郑泽,楚总管请进。”郑泽抱拳道:“咱们进观内述话。”

    楚离点头。

    众人簇拥着两人进到道观内。

    道观内是一个宽旷的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地面铺着白玉似的石头,硬中带着软,踩着脚下极舒服,道观三面皆殿,供奉着三清祖师像。

    观内正殿台阶下站着三个须眉皆白的老道,皆一身青色道袍,脸色沉肃。

    郑泽上前介绍道:“这是咱们大观主鲁松仁,这位是二观主宋晋,这位是三观主胡铁侠。”

    楚离抱拳一礼,沉声道:“见过三位观主,在下大季楚离。”

    “楚总管请——!”鲁松仁身形略矮而削瘦,站在那里宛如一棵老松傲挺,双眼格外有神,唇角耷拉着,沉肃威仪,稽首一礼:“贫道有礼!”

    三人转身回大殿,楚离与郑泽跟着进殿,其余诸人站在台阶下。

    待众人坐定,鲁松仁沉声道:“楚总管,小徒浩东果然死了?”

    楚离叹一口气道:“周公子的尸首我已经埋了,尸首两分,是活不过来了,鲍方他们下了狠手,是不想让周公子活着。”

    “呼……”大殿内响起长长的吐气声。

    鲁松仁长长吐出一口白气,宛如一道白箭射出去,他须眉皆动,宛如大风狂吹,青色泛白的道袍猎猎作响。

    楚离坐在他对面,感受着这白气透出的灼热。

    这是把无名业火通过一口气吐出来,免得伤了自身,无极观果然不愧是道家,对养性修身之道有独到之秘,稽首心火最伤人。

    鲁松仁道:“浩东他怎会遇上鲍方?”

    楚离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只不过杜撰了鲍方事后再下杀手的事,而且说自己赶过去后,周浩东已经死去,于是追到了崇明城内一家酒楼,当场将鲍方他们格杀,替周浩东报了仇。

    若非周浩东挡一下,救了萧琪,他必将终身遗憾,所以对周浩东极为感激,可惜没能亲自道谢,没能见到最后一面,委实遗憾。

    他说得诚恳真挚,打动人心。

    鲁松仁他们都没有怀疑楚离的话。

    毕竟周浩东确实救了萧琪,算是救命恩人,楚离再怎么恶毒也不至于会害周浩东,况且楚离的名声极佳,声望在大季极高,也绝非这样恩将仇报之人。

    楚离正是利用这心理才会心安理得的亲自上门,把赃彻底的栽给血神教,免得牵动无极观也来围攻。

    两家还能承受得住,三家则危险,未必压得住。

    关键还是无上金刚无上经修炼所得的醇厚内力不多,仅是六脉充满,用一点儿少一点儿,威力宏大却数量不多,能不用就不用。

    无上金刚无上经不经过与孙明月修炼,所得的内力乃至阳至刚,虽强大却远不如醇厚内力,做不到一掌击毙天外天高手。

    他决定不再与孙明月修炼,如此一来则不能任意而用,能少杀一个人就少杀一个人。

    鲁松仁沉默不语。

    宋晋与胡铁侠皆须眉皆动,周身如有风猎猎而动,怒气填膺。

    楚离叹一口气道:“周公子毕竟是因为救内子而亡,故在下觉得不能不给无极观一个交待!”

    “唉……”鲁松仁叹一口气道:“毕竟福薄。”

    “师兄!”宋晋圆胖敦厚,沉声道:“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

    胡铁侠用力点头。

    楚离道:“三位道长,周兄于我有恩,可惜报答无门,无极观若有什么事,但管吩咐,在下必尽力而为,对付血神教之事,在下也不能袖手!”

    鲁松仁看他一眼。

    楚离叹道:“即使三位道长不对付血神教,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好得很!”宋晋哼道:“血神教越发越放肆,是该狠狠收拾一番,楚总管真要掺合进来?”

    楚离抱拳道:“义不容辞!”

    “好!”宋晋露出一丝笑容:“楚总管高义,无极观绝不会忘!”

    楚离缓缓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