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400章 山洞(五更)
    他舒一口气,身体松弛下来,天魔体解除,顿时剧烈的饥饿与疲惫涌上心头,要把他吞噬。??

    他恨不得一口吞下一头牛然后躺下直接睡过去。

    孙明月看他脸色难看,叹口气:“秘术的后患吧?要不要歇一歇?”

    楚离点点头。

    孙明月道:“你先坐下,我去看看它能不能进来。”

    楚离倚着墙壁慢慢滑坐。

    孙明月摇摇头往外走,自己竟成了累赘,亏得他搭救。

    拐一个弯到达洞口位置,她长舒一口气,没看到孽幽龙,没能挤进来,一旦能挤进来不堪设想,山洞内逃不出去,只有被吞一途。

    她不敢探头出去,估计孽幽龙正等在外面,它生性凶残,不吃了自己二人绝不会罢休。

    他们两个不恢复武功甭想出去,即使恢复了武功也很难威胁到它,反而还要躲着它。

    山洞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怕是捱不了几天,但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撑过现在再说吧。

    她转身慢慢走到楚离身边,楚离已经盘膝坐地上,双手结印一动不动,神情庄肃,脸如金纸,乍看上去真如一尊罗汉。

    听到她回来,楚离睁开眼睛。

    孙明月坐到他对面三步远。

    她身上至今仍温漉漉的,白衣紧贴身上,曼妙夺魄的曲线尽显,楚离竭力只盯着她眼睛看,不看她曼妙身体,压住不停涌上的绮念。

    他忽然皱起眉头。

    照理说,自己大圆镜智有清心宁神之效,又有大日如来不动经镇压,平时他心神平静如水,即使受到刺激,心神一紧则能压制下来,恢复平静,不会像今天这般不停的上涌,几乎遏止不住。

    难不成因为自己内力不存,受了重伤,所以心魔丛生,会不时的升起这般绮念?

    随即他摇摇头否认,事实并非如此,根本还是在孽幽龙身上,那潭水很有古怪。

    孽幽龙乃至淫至邪之物,它在那水潭里活了太久,潭水受它醺染,沾它的习性。

    自己泡了好一会儿那潭水,宛如中毒无异,故不时会起绮念,更可怕的是这孽幽龙的淫毒可是无药可解,想要解除唯有泄出来。

    楚离想到这里,脸色微变看一眼孙明月。

    孙明月也正闭起明眸,蹙起黛眉。

    她所修心法有斩情断性之威,所以不会生出男女之情,所有男人在他眼里都一样,与女人没什么不同。

    但她此时看楚离精壮的身体,觉格外的惊心动魄,每一条肌肉仿佛皆蕴着无穷力量,微一贲起便爆出强横力量,一贲一动竟牵动她心神,她莫名泛起从没有过的绮念。

    这绝不正常,她很快就想到了症结,孽幽龙!

    脑海迅想一遍孽幽龙的资料,孽幽龙之毒难解,天下间并无解药!

    她蹙眉思索破解之法,对楚离暗自戒备。

    楚离虽受伤,但他体质强横远非自己能敌,这般不能用内力、废了修为的情形下,自己反而成了弱者,他真起邪念,自己很难抵抗。

    楚离无奈的摇头,

    这山谷内的阵法几乎斩断他一切手段,不能用灵气、不能用地藏转轮经,伤势无法加恢复。

    他带着的灵药也没了,刚才被孽幽龙撵得屁滚尿流,狼狈之极,顾不得丹药,丹药一丢麻烦无比,身体自行恢复不知要多久,孽幽龙一定守在外头,没办法出去寻找食物与水,没等恢复过来已经饿死了。

    孙明月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瓷,抛给楚离:“这是颗。”

    “多谢。”楚离接过玉瓶打开,倒出一颗丹丸,又将玉瓶抛回去。

    丹丸钻进嘴里,顺着咽喉流下去,胃部很快浮起了氤氲暖气,流转周身,让他露出了笑容。

    他笑容很快凝固,化为苦笑,这股暖气很快消失了!

    “怎么?”孙明月问:“难道不管用?八宝丹可不是寻常灵药!”

    楚离叹一口气道:“这阵法古怪,也能镇压灵丹之气,看来只能靠自己!”

    “靠你自己怎么疗伤?”孙明月蹙眉道:“你这伤可不轻,后背不要紧吧?……最好赶紧上药,孽幽龙的爪子与牙皆有剧毒!”

    楚离脸色微变,听了她这话,他觉后背麻酥酥的。

    孙明月摇摇头起身,来到他后背坐下。

    鲜血将他脊柱染成一条红龙,伤口已经翻卷,她拿出丝帕轻拭去鲜血,现伤口极深,轻轻一动就裂开**看到森森白骨,露出脊柱,仿佛骨头随时会跳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点儿。”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把一摊黑色药膏倒进掌心,然后两掌轻轻揉搓热,轻轻抹到楚离后背伤口位置。

    楚离微微一颤,疼痛难当,这药膏抹下去宛如刀子在割,比当初孽幽龙划过更疼数倍。

    孙明月道:“这是赤灵膏,乃赤阳宗的独门灵药,对伤口恢复有奇效,若是没有意外,两天之后就能做大的动作,这两天不能乱动。”

    楚离点点头。

    孙明月脸颊渐渐酡红,娇艳绝伦。

    她手掌抹过楚离后背时,感受到他皮肤的灼热难当。

    这灼热仿佛从掌心传进她心口,周身莫名的软,呼吸不由急促几分,脸不由烫。

    她竟生出一种冲动,想要去抚摸楚离其他的位置,摸摸她宽阔的肩膀、脖颈、喉结,甚至他的腰……

    她深吸几口气压下奇异绮念,脸上红晕渐渐退去,恢复了清明。

    她不由的暗恼,这该死的孽幽龙委实可恨!

    她慢慢收回手掌,但看到楚离身上一层汗珠,油光泛亮,给他身体又添了几分奇异吸引力,她目光不由落在铜铸般肌肉上,又蠢蠢欲动想抚摸,想知道是不是那般灼热、那般有力。

    楚离疼出一身汗,笑道:“多谢。”

    孙明月再次清醒过来,忙道:“我还没谢你救命呢。”

    楚离笑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它吃了罢,这孽幽龙很麻烦!”

    “是很麻烦。”孙明月叹道:“守在外面,咱们怎能找吃的喝的,只能在这里等死。”

    楚离笑道:“等死倒不至于,往里走走看,应该有所现。”

    “里面?”孙明月讶然。

    这山洞里面已经是石壁,到了尽头,前面没路。

    楚离道:“里面别有乾坤,敲开石壁。”

    孙明月拔出腰间长剑。

    她素来罕用剑却一直带着剑,除了师父几乎没人知道她剑法之精,乃是藏着的杀手锏。

    长剑出鞘,顿时寒气森然,剑身雪亮无瑕,如蕴了一汪秋水在剑上。(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