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88章 处理(二更)
    楚离哼道:“所以你才迫不及待的想成亲,生米煮成熟饭?”

    李越不好意思的笑笑:“是。”

    “你就不怕她又骗你?”楚离道。

    李越坚定的摇摇头:“她不会再骗我,我很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她以后不会再出国公府,只要不出国公府,仁国公府就拿她没办法。”

    她是要背叛仁国公府?”楚离道。

    李越用力点头。

    “为了你而背叛仁国公府,背叛陆玉蓉”楚离若有所思。

    李越道:“她虽是仁国公府护卫,却一直没住在仁国公府,与仁国公府很陌生,所以感情也不深。”

    楚离叹一口气:“陆玉蓉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真以为会那么轻易的背叛她?”

    “女人外向。”李越笑道:“一旦有了男人,就顾不了那么多。”

    “你倒是信心十足。”楚离失笑。

    李越道:“你别为难她。”

    “这便护上了!”楚离摇头叹一口气道:“我要是出手对付她,你是要翻脸啊。”

    李越没好气的道:“她一个弱女子,你对付他干什么!”

    楚离摇头笑笑。

    李越露出怜惜神色,摇摇头道:“她其实挺苦命的,被陆玉蓉逼着做这种事!”

    楚离摇摇头。

    李越眼睛一瞪:“你不觉得她命苦?”

    “这种事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得到。”楚离笑道:“这位李姑娘可不是一般女子。”

    “她确实很厉害。”李越露出笑容。

    楚离却暗自苦笑,李越显然是泥足深陷,落入情网里无法自拔。

    “楚兄弟,让你为难了吧?”李越最终敛去笑容,一脸苦涩:“我知道让你很为难,你就是管这个的!”

    楚离道:“李兄,这件事挺麻烦的。”

    “是啊”李越苦涩的叹一口气:“即使她坦承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不会让人放心。”

    “你准备搬出去住?”楚离皱眉。

    李越轻轻点头。

    只要搬出去住,李殊不会再进国公府,那也无从说起探国公府的秘密,而且仁国公府那边也没办法,总不能硬逼着李越搬去住。

    楚离道:“你就不怕她有危险?”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李越咬咬牙。

    楚离笑着摇头:“李兄你还跟我耍花枪!”

    李越露出无奈的笑容:“就知道瞒不过你,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他自己是没办法了,他就是要扮可怜,要请楚离帮忙,楚离智慧过人,想必有解决之道。

    楚离拍拍他肩膀:“好吧,我尽力而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李越笑道。

    楚离摇头笑笑。

    他将衣襟扎到腰间,挽起袖子,拿起旁边一张锄开始锄草。

    李殊飘飘来:“楚总管,李大哥,饭菜已经好了,可以吃饭啦。”

    两人出了月光兰的花圃,洗过手后来到小亭里坐下。

    李殊替两人斟了酒。

    李越忽然起身:“我再去做一道菜!”

    楚离点点头。

    李殊要跟他一起去厨房,李越摆摆手道:“我自己来,你陪楚兄弟喝两杯,别让他说咱们招待不周。”

    李殊露出迟疑神色。

    楚离虽然一直笑眯眯眯的和颜悦色,她却心下暗自戒惧,最重要的一关还是来了!

    李越笑道:“他已经答应帮忙。”

    李殊无奈的点点头,露出惹人怜惜的无奈。

    待李越离开,楚离一饮而尽,李殊执壶替他斟满。

    “李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楚离微笑道:“提前跟李兄坦白,让李兄求我,若非如此,李姑娘现在已经进了天灵院,李兄不会知道。”

    李殊叹道:“我开始是想瞒他,后来实在受不住心里的煎熬,只能咬着牙跟他说了,还好他胸襟宽广,不怪我也没冷落我。”

    楚离微笑道:“陆玉蓉的厉害我是知道的,你能被她挑中,可不简单,非心智坚定成熟者可不会入她的法眼,李兄确实有眼光。”

    李殊露出羞涩。

    楚离端起酒杯笑道:“那我就祝愿二位白头偕老。”

    他说罢一饮而尽。

    李殊暗舒一口气,知道过了这一关,没想到这般容易。

    她运转着奇异的心法,一心二用,暗笑这楚离竟然如此容易对付,亏小姐如临大敌,重视无比,一遍又一遍的警告自己要小心应付呢。

    李越很快来,笑眯眯端上一盘菜,看到楚离面露微笑,李殊也没有异状,长舒一口气。

    待楚离吃饭喝足离开,李越忙问李殊:“小殊,楚兄弟没为难你吧?”

    李殊摇摇头笑道:“看来李大哥你跟楚总管果然相交莫逆,他没为难我,还祝咱们白头偕老呢。”

    “那就好。”李越笑道:“楚兄弟看着笑眯眯的,下起手来可不留情。”

    “我看他挺随和的,没那么可怕。”李殊娇笑如花。

    李越摇摇头:“那是在我跟前,我们是微末之交,与旁人不同,你改日看到他对府里其他人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是那么亲切了!”

    楚离跟自己是谈笑随意,宛如从前,但在国公府其他人跟前却是平静从容,几乎不露笑容,气势迫人,让人凛然生敬不敢放肆。

    “还是李大哥你本事大。”李殊笑道:“能让他如此。”

    李越摇头笑道:“他最恨叛徒,小殊你可别犯傻,省得他翻脸不认人。”

    “嗯,放心吧。”李殊笑道。

    待傍晚时分,她从逸国公府出来,脚步轻盈沿着大街进了一间临街的胭脂铺,对柜台旁的伙计说道:“我想见见掌柜的。”

    小伙计长得眉清目秀,眉眼伶俐,笑道:“李姑娘,实在对不住,掌柜的不在。”

    “不在?”李殊蹙眉:“何时出去了?”

    “被一个国公府的护卫叫了去,还没来。”小伙计笑道。

    “逸国公府护卫?”李殊问。

    小伙计笑道:“是。”

    李殊轻轻点头,扭腰离开了胭脂铺,心下有了一层疑虑,第二天清晨时分,她再次过来,看到仍是只有小伙计在。

    小伙计看到她忙笑道:“李姑娘,可是找掌柜的?掌柜的昨晚来,说老家有急事,要老家一趟,不知何时能来。”

    李殊轻轻点头,冲小伙计笑了笑转身离开。

    她出了胭脂铺走在大街上,暗自叹息,知道传信人已经折在了逸国公府手上,不会再来了。

    这一定是楚离的手段,是逼自己斩断与仁国公府的关系!

    她恨不得直接找上楚离质问,却又不敢。

    她左右看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沿着大街走,早点摊子在大街旁一个又一个,热闹非凡,她最终进了一家酒楼,扫一眼柜台,没看到掌柜的,有些担忧。

    她还有另一个传信人,小姐已经料到这般情况,所以给了自己两个传信人,深潜于城内,唯有她与之联系,再不与旁人联系。

    :访问网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