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77章 入境(一更)
    萧琪紧抿红唇,一动不动的盯着楚离。

    雪凌上前探一探楚离的鼻息,眼泪簌簌而下,一串串滴落进灵土内消失不见。

    萧琪明眸闪烁盯着楚离,半晌后叹道:“他既然说会回来,便会醒的!”

    雪凌抹一把眼泪,用力点头。

    萧琪扭头平静的说道:“好好在这边守着,别让人靠近!”

    “是。”雪凌轻轻点头,盯着楚离一眨不眨,盼着他下一刻会睁开眼睛冲自己微笑。

    萧琪先回到了玉诗岛,萧诗正在屋里读书,原本两人打算这两天去灵鹤峰闭关,没想到临要走却出了这件事,萧琪觉得不能隐瞒。

    萧诗听过之后,讶然看来:“死了?”

    萧琪摇头:“他有起死回生的奇功,会醒过来。”

    “那倒也是,他可死不了。”萧诗轻轻点头。

    她对楚离信心十足,当初遇到那么多艰难险阻都全身而退,如今这么厉害的武功更不可能死,他的命大得很。

    “那我也去守着他吧。”萧诗道:“看他到底什么时候醒。”

    萧琪轻轻点头,带着她到了天灵院内。

    随后她找到萧铁鹰,用国公令发出消息,逸国公府所有护卫限两天之内返回国公府,不得有误,国公令一下,所有护卫无人能违。

    魏无畏静静等在阵外,盯了一天,觉得楚离应该死了,扛不住师父的血玉掌。

    如此厉害高手,足可谓大季天神之下的第一人了,却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他心下痛快之余还有几分惋惜,觉得该把楚离的尸首找着,头割下来。

    只有割掉脑袋才能算真正杀死。

    他已经转了一天,仍没能发现阵法的存在,走来走去的非常不甘心,这阵法委实高明,不知是大季哪一位厉害人物所布置而成。

    他决定将这阵法破掉,找到楚离。

    他闪身消失,过了一会儿,再次拿着两枚破阵符出现,同时抛到空中,两滴血珠落到破阵符上,眨眼间渗入其中消失不见。

    耀眼的红光迸射四方,随即在远处凝成一片红云,红云在闪烁着光芒,似乎要活过来一般。

    “啵!”宛如一颗小石子扔进湖里的声音,红云瞬间扩散开去,宛如涨潮的海浪缓缓平铺上沙滩,扩散到远处后消失不见。

    顿时眼前景色大变,原本平坦的树林竟然是一座突兀而孤零零的山峰,山峰绿竹丛生,一阵风吹来,绿浪涌动,煞是壮观。

    魏无畏无暇观看这般美景,宛如一抹轻烟般绕着山峰从下往上旋转,把山峰缠绕了一圈,最终停在竹林的某处,目光盯住地上发黑的鲜血。

    他弯下腰,伸手抹起这乌黑的血土,然后轻轻嗅了嗅,感受到了一股血玉掌的气息,流着这样的血,楚离必死无疑,比最致命的毒药更毒几分。

    他微眯眼睛感应了片刻,起身左右顾盼,这座山应该没有楚离,即使他已经死去,血中的血玉掌气息也不会消散,自己也能感应得到。

    看来楚离已经逃走!

    他皱眉沉吟,心下恼火,难不成中了师父血玉掌还能活命不成!

    半晌后,他离开这座山峰,宛如一抹轻烟往东走,进入大季。

    他一直拼命练功,即使下山也只在大傅武林中闯荡,闯下赫赫威名,至于大季,他是不屑一顾,根本懒得踏足,头一次踏入大季境内。

    他跟人打听了逸国公府的方位,于是催动轻功疾行,想要尽快赶到逸国公府,看看楚离是不是死了,如果没死,趁他还没恢复杀了他,以绝后患。

    这天傍晚时分,他进入青山城的一座酒楼。

    青山城乃仁国公府所在,他是顺路经过,但也想顺便看看仁国公府,以探明大季国公府的虚实,以便能够从容的应付逸国公府。

    赶了一天的路,他饥渴难耐,于是找了一家繁华热闹的酒楼,上了二楼坐到一张桌旁,招呼小二点了菜,然后一边喝着酒一边听众人议论。

    “听说小姐回府了。”一个青年劲装男子兴致勃勃的道。

    桌边还坐着三个青年劲装男子,腰间佩剑,双眼放光。

    “小姐这一阵子一直呆在神都,好不容易才回府一趟。”另一青年摇头叹息道:“巾帼不让须眉,小姐现在可是秘卫府的统领,当真厉害。”

    “就是。”一个马脸青年傲然道:“稳稳压住了那楚离,当初楚离仅是一个百夫长而已,逸国公府就趾高气昂的不可一世,现在丢脸了吧!”

    “哈哈,小姐一成统领,楚离马上就被撵出了秘卫府,当真是痛快!”

    “痛快,就该把楚离撵走!”

    “楚离现在算是被小姐压得喘不过气,只能乖乖的呆在王府,常年闭关修炼,肯定是不服气,要压过小姐呢!”

    “就是就是……”

    众人议论纷纷,话里话外皆是说小姐的风头压住了楚离,楚离不能翻身。

    魏无畏听得兴致盎然,竟然有女人能压得住楚离?那还真要见识一下!

    他起身来到这一桌旁,抱拳微笑道:“在下姓魏,不知四位所说的小姐是哪一位小姐?”

    四人看到他风采照人,气度俨然,一看就是身居高位之人,倒不敢怠慢,一个笑道:“小姐自然是咱们仁国公府的大小姐!”

    另有人说道:“上陆下玉蓉。”

    “这位陆姑娘如此厉害?”魏无畏笑道:“能打得过楚离?”

    “这是自然!”四人忙点头。

    “小姐不仅武功高绝,智慧也过人,楚离虽是男人却被克制得死死的,翻不了身,当初在小姐的统率下,咱们仁国公府把逸国公府打得落花流水,要不是手下留情,早就散了!”

    “这位陆姑娘的武功也胜得过楚离?”魏无畏皱眉道:“不可能吧?”

    这话让四人都有些不太痛快,皱眉看着他:“这位魏公子你是何人,与楚离是何关系?”

    魏无畏道:“跟楚离算是朋友吧。”

    “楚离的朋友!”四人脸色阴沉的瞪着他:“那就是咱们的敌人!”

    魏无畏无所谓的笑笑,摇摇头不说话:“既然不说那便算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们这位陆姑娘不可能胜过楚离,楚离的武功很厉害。”

    “闭嘴!”四人断喝,指着他骂道:“你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满嘴胡说八道,滚出去!”

    魏无畏脸色顿时一沉,周身煞气隐隐,周围温度蓦然降低。

    四个青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看到魏无畏这般,顿时激起怒火,拍桌而起:“要动手么,来啊,不敢动手的是孙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