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76章 坐亡(三更)
    魏无畏一脸笑容,眼神却冷漠:“楚离,没用的,你不必再挣扎,逃不掉的。?”

    楚离抹去嘴角涌出的鲜血,皱眉看他:“非杀我不可?”

    “是。”魏无畏淡淡道:“跪地求饶也没用!”

    楚离深吸一口气,颓然叹息道:“我只有一个请求,留我全尸。”

    魏无畏深深看着他,最终摇摇头,吐出两个字:“枭。”

    把头割下来才算真正杀死人,这是他奉行的原则,楚离身怀奇遇,谁知道会不会身负奇功异术,能装死欺瞒世人,还是枭更稳妥。

    楚离叹道:“如此说来,只有你死我活了。”

    “不错。”魏无畏冷漠的回答。

    他知道楚离不会说出所修心法,便再没心思跟一个必死之人废话,已经不耐烦,要动手诛杀。

    楚离一闪消失。

    魏无畏摇摇头,跟着消失。

    楚离不停的闪烁,不停的吐着血,虚空的压迫让他伤势越严重,他每一次挪移只有一里,不敢过一里,否则虚空压迫太大。

    挪移一里与挪移十里,虚空压迫之力不仅仅增强十倍,甚至二十至三十倍。

    魏无畏看着他吐血逃命,却不急着动手,倒要看看他到底逃到哪里,说不定要逃到心爱之人身边,然后要死在心爱之人跟前,这便有趣了。

    据说楚离的夫人乃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倒要见识一下,能当着她的面杀了楚离,那再有趣不过。

    楚离忽然停住,然后踏前一步,再次消失。

    魏无畏皱眉。

    他骤然失去了对楚离的感应,好像凭空消失,彻底死去。

    他下一刻就明白究竟,楚离是进了阵法,被阵法庇护其中,隔绝了感应。

    他皱眉看向左右,半晌之后摇摇头。

    根本感觉不到阵法的存在,这显然是极高明的隐形阵法,能欺骗人的五官,现不了其存在。

    这属于是极高明的阵法,没想到大季还有人有如此高明的阵法修为,果然不能小觑,草莽之中有龙蛇。

    他想了想,放弃去请师父帮忙的想法。

    师父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一出关就过来,破例出手一次,没杀得了楚离的话也不会再出手,杀楚离还要靠自己。

    楚离被师父重创成那般模样,自己还杀不了,那真是无颜见师父了!

    他想了一会后,蓦的消失。

    片刻功夫他又再回来,手上拿了一枚破阵符,这是他当初从太一宫高手那里抢来,价值连城,太一宫炼制极不易。

    血红的破阵符飞到空中,他咬破食指甩出一滴血。

    血珠飞射到破阵符上,瞬间钻进去消失不见,宛如楚离钻进阵法一般消失。

    一道炽烈的红光迸射四周,他不由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红光已然扩散开去,在百米外凝聚成一片红云,仿佛夕阳西下的晚霞。

    红光闪烁片刻,最终消失不见。

    他剑眉紧锁,还没感应到楚离的存在,破阵符竟然破不去这阵法!

    “砰!”他一掌拍出一个坑,恼怒又极不甘心。

    这次是最好的机会,从此之后楚离再不会出现在大离,防备师父的偷袭,想杀他只能去大季,而没了感应,想捉到他太难,绝不能错过这次的机会。

    楚离命已去十之六七,中了师父的血玉掌,无药可医无法可解,除非有远师父修为之人运功替他伐毛洗髓才能救回,而大季有如此修为的只有两人,两个天神。

    楚离躲在阵法内,即使自己不出手也在慢慢走向死亡,只可惜不是自己亲自下的手,未免有几分遗憾与不圆满。

    想到此,他盘膝坐到了地上,等着楚离死去。

    阵法之内,楚离盘膝坐在一块石头上,头顶白气蒸腾,脸色红润丝毫没有受伤之像。

    他谨慎小心,在大傅内布置了不少的阵法,这一次又应了急。

    他拼命催动地藏转轮经与枯荣经,一边转化着身体的伤势,一边用灵气修补创伤。

    但五脏六腑的伤势丝毫不见减轻,鲜血宛如毒药般在侵蚀着五脏六腑,甚至眼前一阵阵黑,大脑都被这股奇异力量侵蚀。

    楚离拼命思索救命之法,祈元丹的药力在五脏六腑间流转,却丝毫不能缓减伤势,一切手段仿佛都不能阻止身体的衰败与虚弱。

    楚离暗自估算,再这么下去,半个时辰之内自己就会彻底死去。

    已经没有时间去打听克制血玉掌之法,这血玉掌委实太过歹毒,但天下武功就没有无敌的,一物降一物,总有克制之法,可惜自己来不及去打听及修炼。

    深吸一口气,楚离当机立断,只能死中求生。

    四面八方的灵气汹涌而来,在丹田内迅被他转化成大光明诀的内力,在身体里汹涌澎湃的流转,越来越猛烈。

    他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玉琪岛。

    乍一出现在玉琪岛,他鲜血狂喷,五脏六腑仿佛被千刀万剐成了无数块,甚至在碰出的鲜血中夹杂着几块小肉块。

    萧琪感觉敏锐,正坐卧不安的等在玉琪岛,看到他出现忙上前搀扶。

    楚离脸庞如敷金粉,金黄中透着青气,身子软的扶着萧琪:“让国公府所有人都回府,不得外出,等我醒来!”

    他说着话,鲜血仍外往涌。

    虚空之力庞大无匹,即使有大光明诀护体仍伤上加伤,五脏六腑已然碎裂,救无可救,必死无疑。

    萧琪忙运功助他疗伤,却现他内力汹涌强横,按在他手腕的玉指一下被弹开,震得隐隐麻,有如此浩瀚的内力偏偏一身死气,她心跳怦怦,一反平时的冷静从容,心慌意乱。

    “怎么回事?”萧琪忙道。

    楚离道:“送我去天灵院。”

    萧琪忙托着他飘飘而起,飞向天灵院方向。

    楚离双眼炯炯,与金黄的脸色截然不同,生机盎然:“我在大傅被血神教教主偷袭一掌,被魏无畏追杀,魏无畏可能会杀到这里逼我现身,他能感应到我的位置。”

    “他会追过来?好得很!”萧琪咬着红唇冷冷道。

    她明眸闪动着冷意,杀机沸腾。

    楚离摇头道:“先别管他,待我醒来之后再找他算帐,让人都撤回国公府,免得平白损失。”

    “好。”萧琪轻轻点头。

    两人进了天灵院,雪凌一袭白衫飘飘迎上来,看到楚离的异样,脸色大变。

    “别大惊小怪的。”楚离摆摆手笑道,在萧琪与雪凌的搀扶下盘膝坐到天灵树下,结了一个手印,脑海里虚空出现了庞大无匹的枯荣树。

    “不必焦急,我会回来。”楚离冲萧琪与雪凌一笑,阖眼而逝。

    完毕。(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