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72章 惨烈(三更)
    楚离已经打听清楚,血神教的人缘极不佳,观星阁与素女宫联手攻了他们总坛一次,照理说他们的仇人是观星阁与素女宫,事实则不然,论仇恨之深,剑月宗为最。

    观星阁与素女宫是新仇,剑月宗则是旧恨。

    血神教与剑月宗之仇恨绵延了数百年,刀光剑影互相厮杀,仇恨已进入血脉,绝不可能解得开,每一代弟子都有死在对方手上的。

    虽说他们都是八大宗弟子,天外天高手即使死了也能进入各宗的天神场,或者不必轮回直接进入天外天,但杀死毕竟是杀死,不会因此减弱仇恨。

    魏无畏听到剑月宗被创的消息,绝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剑月宗高手受损,若再被他重挫,那剑月宗的威望就下降到最低,到时候其余宗门一定会落井下石,从而大大削弱剑月宗,给血神教报仇的机会。

    楚离盘膝坐在山脚下一片树林内,微阖眼帘,大圆镜智观瞧着魏无畏的一举一动,判断着他的修为。

    魏无畏的修为还是胜他一筹,自己在精进魏无畏也精进,而且精进更速。

    楚离轻轻摇头,自己是奇才,这魏无畏更是奇才,人比人确实气死人。

    魏无畏大步流星来到小亭,摆摆手道:“不必多说,动手就是,你们剑月宗最好别来车轮战那一套,要不然难看的还是你们,我下手绝不留情!”

    “魏小子,啰嗦!”两老者冷冷哼一声。

    他们拔剑出鞘,扑向魏无畏,剑光如电般刺出,一左一右笼罩他周身,不给魏无畏闪避之机。

    “叮!叮!”魏无畏双掌拍出,又快又准的击中剑尖。

    他双手如白玉所雕成,温润的光泽流转,精致而细腻,让人担心一碰就碎,结果拍到剑上却将剑身远远荡开,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两老者皱眉再挥剑。

    剑身传来的强大力量让他们几乎握不住剑,随时要脱手而出,故剑势便慢了一分。

    “叮叮……”清鸣声中,两剑尖再次被白玉似的手掌击中,远远荡开。

    两人剑法精妙,顺势回旋剑势,速度更快,但剑身传来的强悍力量仍让他们手掌发麻,对剑柄的掌握更加艰难,只能以臂带动手腕御剑。

    “叮叮!”剑势更快,仍快不过魏无畏的双掌。

    两剑终于挣脱了手掌飞出去,在空中翻滚着钻进了旁边树林里。

    两老者手掌发麻,难以置信的瞪着长剑,没能来得及避开魏无畏的掌力。

    “砰砰!”两人飞出去,宛如追逐自己的长剑,落进了树林内没有了动静,已然气绝而亡。

    两人修为虽强,一记血玉掌却夺去了他们性命。

    魏无畏拍拍巴掌摇摇头:“自不量力,纯粹是送死嘛,可笑可悲可怜!”

    他一脸悲天悯人神色的看一眼那边树林,摇着头离开小亭旁,继续沿着石阶往上走,大步流星,一步跨过两个石阶,却偏偏不施展轻功。

    楚离皱眉沉吟不语。

    他看得清清楚楚,魏无畏血玉掌并不精妙,但又快又狠,一力降十会,就欺两老者的修为不如他。

    两老者剑法纵使再精妙,碰上血玉掌却无法,除非两人不让剑碰上血玉掌,可惜血玉掌比他们的剑更快一分,所以结局是注定的。

    楚离也摇头,剑月宗确实喜欢车轮战,消耗修为,最终一击必杀。

    楚离眼睁睁看着魏无畏凭着血玉掌一路向上,与自己一般连杀十个顶尖高手,最终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遭遇。

    这头发花白的老者名叫陈昂,乃剑月宗宗主之下的第一人,宗主正在闭关不能出,他匆匆破关而出迎战。

    陈昂剑法精妙异常,让楚离看得赞叹不已,对他的启发极大,他一直在融合神刀七式,绝云神剑,以及后来的大天衍剑,却迟迟不能完全融合,进展缓慢。

    如今看到这陈昂的剑法,楚离触动不小,对剑法领悟更深一层。

    陈昂剑法精妙绝伦让楚离赞叹,自问并非对手,剑月宗确实不愧八大宗之一,底蕴深厚,上一次自己能全身而退也有侥幸成分,陈昂闭关没出。

    但陈昂的剑法再精妙,魏无畏仍旧是那套血玉掌,看着平平无奇,招无定式,唯有快与狠两个字,出掌奇快,掌力奇大,一掌拍中剑身便让剑势一滞,趁机猛攻,压住了陈昂的剑法。

    陈昂凭着剑法精妙扳回来,很快又被魏无畏击中剑身,再次落入下风,两人僵持了数百招,近一千招之后,皆有些气喘吁吁。

    他们身为天外天顶尖高手,内力生生不息,但两人内力消耗太快,补充不及,最终力气衰减,动作变得缓慢下来。

    “魏无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忽然大笑声响起,两个老者出现,直接冲向场中。

    楚离眉头挑了挑。

    他看到了这两个老者一直躲在远处的树林里,看到魏无畏终于累了,才觉得时机到了。

    这般做法委实卑鄙,却极有效。

    两人扑向魏无畏,剑光无处不在。

    魏无畏动作迟缓艰难,力不从心的躲避,挨了两剑,但他身怀宝衣,两剑刺中却没能刺破他宝衣。

    “哈哈,陈昂,真替你们剑月宗脸红!”魏无畏忽然大笑一声,双掌骤然加快。

    “砰砰!”两老者倒飞出去。

    他们也是了不得的高手,虽不如魏无畏却也差不太多,魏无畏陡然神威大振,突兀而奇快,且不避开两人的剑尖直接出掌,以伤换伤。

    两老者来不及闪避,双掌已经印上两人胸口。

    “哈哈!”魏无畏大笑声中,宝衣未破,两老者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血箭,倒地后不能动弹。

    魏无畏也挨了陈昂一剑,刺中腰间,剑刺穿了宝衣,血如泉涌。

    魏无畏猛的夹住了陈昂的剑,不顾他旋剑扩大伤口,一掌拍中陈昂。

    “砰!”陈昂倒飞出去,喷出一口血箭,倒在十米外后,挣扎着站起来准备继续攻击。

    魏无畏握住陈昂的剑迅速拔出,猛的一掷,射进陈昂胸口。

    陈昂捂着剑柄倒在地上,艰难的从怀里掏出玉瓶,打开后将丹药全倒进嘴里,开始打坐调息,不理会胸口的长剑。

    魏无畏下半身被鲜血染红,伤口是一个圆洞,汩汩涌血,肠子被绞断,惨烈之极。

    这时十几个高手从树林冲出,围住了魏无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