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71章 弃争(二更)
    楚离叹一口气道:“这应该是太子的主意吧?”

    陆玉蓉道:“太子可不会想到这些。”

    “那就是陆姑娘你揣摩太子的心意了。”楚离摇头叹道:“还真是防危杜渐呐!”

    陆玉蓉替楚离斟了一杯酒,亲自端给他:“若你是我,会如何做?”

    楚离点头:“杀了再说。”

    “你明白就好。”陆玉蓉嫣然一笑,灿烂夺目,容光更胜过灯光:“若不是我压着,现在虚安早就死了数次。”

    楚离皱眉道:“如此说来,我还要感谢陆姑娘你喽。”

    “不必谢了,不怪我就好。”陆玉蓉摇头。

    楚离没好气的道:“说好的人情呢,你这般行事,咱们以后如何自处!”

    陆玉蓉抿嘴轻笑一声:“我绝对守信,这不是一直压着,亲自出面压着他们不让他们动手嘛。”

    楚离深深看她一眼,也分辨不出她所说是真是假。

    无论如何,陆玉蓉是极想杀死虚安的,迟迟没动手是因为顾忌自己。

    陆玉蓉道:“听说大傅剑月宗袭杀你们国公府,结果被你挡住了?”

    楚离点点头。

    陆玉蓉轻笑一声道:“你这本事越发厉害,惹上了剑月宗还能全身而退,委实佩服。”

    楚离斜睨着她。

    陆玉蓉摇头:“剑月宗绝不会放过你,你能避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依我看,还是别出神都的好。”

    楚离道:“剑月宗没那般可怕。”

    “剑月宗比你想得更可怕。”陆玉蓉哼道:“八大宗门没有一个好惹的,你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挡得住他们。”

    楚离笑了笑没多说。

    陆玉蓉哼一声道:“好吧,我保证一年之内不会刺杀虚安。”

    楚离道:“陆姑娘你在我跟前越来越耍心机了。”

    离皇上升上天外天不到两年,一年之内,虚安再翻腾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而一年之后才最关键,一旦虚安再不安份,他们就会杀虚安。

    陆玉蓉轻啜一口美酒:“你先别管虚安,还是先顾自己吧,别被剑月宗杀了,自身难保。”

    她说罢嫣然而笑,风情万种。

    楚离被剑月宗所牵制,她感觉一块大石头搬走,如释重负,楚离的存在便是一块无形的巨石,即使不出手也有无形的威慑。

    楚离哼道:“我再自身难保,渔死网破不难办到,你该劝劝太子莫作傻事,虚安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别无选择。”

    陆玉蓉微眯明眸,冷意森森。

    楚离也盯着她,目光平静。

    两人对视良久之后,才慢慢转开眼睛。

    在外人看来他们仿佛是深情的凝视,其实却是刀光剑影,杀意森森。

    “好吧,我会跟太子说的。”陆玉蓉感受到了楚离的决心,心下凛然,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楚离笑了笑:“那就好。”

    他起身抱抱拳:“那我就先告辞。”

    陆玉蓉哼一声白他一眼,扭身背对着他,看向窗外。

    楚离笑着推门而出。

    ——

    楚离与虚安坐在方桌旁,萧诗在一旁沏茶递给二人。

    虚安合什一礼双手接过茶盏。

    楚离漫不经心接过茶盏后轻啜一口,看向虚安:“虚安,你可考虑清楚了,要不要争这个皇位?”

    “争皇位……”虚安露出迟疑神色。

    楚离道:“你若想练心,不妨坐一坐皇位,才是最好的练心之法。”

    虚安迟疑道:“我若一旦夺皇位,怕是会惹起无边杀劫。”

    从来夺嫡之争都是血雨腥风,你死我活,他这个决定一下,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而身亡。

    楚离笑了笑:“你修炼的是十世成佛之法,难道还看不透生死,超脱不出生死之劫?”

    虚安轻轻摇头。

    楚离道:“看来你不是合格的金刚寺弟子啊。”

    萧诗哼道:“这样最好,难道心冷如铁,冷眼观世间就一定好?”

    “这是超脱之法。”楚离道:“唯有这般才得金刚寺心法之三昧。”

    “冷冰冰的没人性,有什么好的!”萧诗撇撇红唇。

    虚安轻轻点头。

    他生性善良,不喜欢争斗,也不喜欢喧闹,这一次出寺修行,是为了历练心境从而更进一步,若非如此也不会出寺,他觉得还是生活在寺内最安稳最舒服。

    “看来你不想争皇位。”楚离道。

    虚安轻轻点头。

    萧诗道:“不想便不想,别勉强自己,皇位没那么好,做了皇上只能活一百年而已。”

    虚安歉然一笑。

    楚离点点头:“如果不想的话,就不要在神都呆太久,别超过一年,否则太子那边一定会出手。“

    “是。”虚安合什一礼。

    萧诗舒一口气,笑道:“我还真怕虚安你不甘心呐。”

    虚安摇头道:“我就喜欢安安静静的修炼,其余的事不想做。”

    “这样就很好。”萧诗笑道。

    她扭头横一眼楚离道:“既然虚安不争皇位,你也别劳心劳力的,费那么大的功夫。”

    楚离笑着点点头:“其实到了如今的地步,想夺皇位难之又难。”

    虚安夺不夺皇位对他没什么影响,仍要继续走下去。

    虚安想夺皇位只有一个途径——逼皇上改主意,立虚安为皇。

    而想逼皇上改主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成就天神,否则根本不可能逼得动皇上。

    虚安不想夺皇位,太子登基之后一定会杀他,有国公府在,他想逃也逃不掉,所以想保全自身只有成就天神。

    想来想去,他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无数的奇才英杰一辈子苦苦追索而不成,他想两年成就天神,说出去便是一个笑话。

    可惜对他而言,若不能完成,纵使有枯荣经能装死,难不成一直装死,等到太子一百年后升天不成?

    而且他绝不容许自己如此窝囊的活着,轰轰烈烈自由自在,无所拘束纵横自由,这才是自己选择的活法。

    想到这里,他心生紧迫感,说道:“天色不早,咱们该回去了。”

    萧诗依依不舍:“虚安,你尽快去神都。”

    “是。”虚安轻轻点头。

    萧诗露出笑容,被楚离带着离开。

    第二天清晨时分,楚离出现在剑月宗外,大圆镜智观照四周,然后无声无息的飘进剑月宗内。

    整个剑月峰皆在他的观照之下。

    他看到了一身墨绿长衫的魏无畏正大步流星的往剑月峰上走,已经有两个老者等在一个小亭里,目光灼灼。

    楚离微笑,魏无畏果然傲气凌人,显然是要光明正大的闯峰,要堂堂正正的给剑月宗一个耳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