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70章 相见(一更)
    楚离将消息送给了血神教之后,不必猜测就知道结果,凭魏无畏的傲气,即使知道这是个陷阱,是被人利用也不会放过。

    血神教需要这么个机会,若能重创了剑月宗,其余几宗都会凛然生畏,知道血神教还是原来的血神教,并不是没牙的老虎。

    他蓦的出现在玉琪岛。

    玉琪岛上没有灯火,如水月光倾泄。

    萧琪正在花园里练剑,剑光如电,她香汗淋漓,宛如云雨之后,玉脸泛着酡红与娇艳,明眸却清清冷冷。

    楚离看到她的模样,便知她的心思,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她是钻了牛角尖,觉得她自己是累赘。

    他跃进剑圈里,与她对打了一番,一百招之后,萧琪收剑而立,明眸已经恢复了平静,白他一眼,知道他在哄自己。

    若他真放手施为,自己的太上剑法走不过十招。

    楚离笑着摇头:“夫人你的剑法已经极好,修为极高,我是得自天授,奇遇而成,不能一概而论。“

    “知道了。”萧琪横他一眼道:“放心吧,我已经想明白。”

    楚离松一口气露出笑容。

    “我决定在灵鹤峰闭关。”萧琪道。

    楚离脸上笑容僵住。

    萧琪道:“放心,不是你想的那般,非要追上你,只是觉得这一阵子懈怠,需要紧一紧。”

    “闭关多久?”楚离叹道。

    “几天就好。”萧琪道:“这一阵子也有点儿感觉,可能会突破一层。”

    “那就好。”楚离恢复了笑容。

    “走吧,咱们回天枢院。”萧琪还剑归鞘:“二姐可能正担心呢。”

    两人蓦的一闪回到天枢院。

    夜色如水,天枢院内灯火辉煌宛如白昼。

    萧诗正在小亭内抚琴,琴声如白鹤在天空飞舞,自由自在。

    她身穿雪白罗衫,绝美的脸庞在灯光下流转着温润的光泽,宛如白玉所雕成,美得不可方物。

    楚离与萧琪蓦的出现之后,琴声戛然而止,萧诗抬头望来。

    “二姐。”萧琪道:“一切都解决了。”

    萧诗轻轻点头,上下打量着楚离。

    楚离笑道:“没受伤。”

    萧诗哼一声道:“你还能不受伤?哪一次不逞强!”

    “真没受伤。”楚离笑道:“我天心诀练到第十层,用窃天术窥得他们的偷袭路线,在他们沿途布下了阵法,张网以待,他们一一落网,没逃出太多人。”

    萧诗如水明眸陡然一亮。

    楚离笑着摇头:“你的天心诀修为差得远,需要慢慢来,没有什么捷径。”

    “好吧。”萧诗哼一声道:“我才练到第六层,差得远。”

    楚离笑而不语。

    他自然不会说萧诗是修炼天心诀的奇才,速度之快极为惊人。

    “他们不会再来吧?”萧诗道。

    楚离道:“我给血神教通风报信,若无意外的话,剑月宗怕是没有精力顾及这边了。”

    “煽风点火。”萧诗抿嘴轻笑:“你真够坏的。”

    萧琪笑着说了她要去灵鹤峰闭关之事,萧诗决定也闭关,正好在灵鹤峰做个伴,楚离点点头。

    “虚安照理说应该到了。”萧诗蹙眉道:“怎么还不来?”

    楚离点点头。

    虚安走得再慢,也该到了神都。

    萧诗道:“闭关前先要见一见虚安,跟他说一声,免得他到了,觉得咱们是避着他,冷落他。”

    她明眸看向楚离:“你能直接找到他,是不是?”

    “差不多吧。”楚离道:“我试试看。”

    他给了虚安一颗金刚舍利佛珠,通过那个能够感应到虚安,须臾而至。

    “你带二姐去吧。”萧琪道:“我以后再见他。”

    “也好。”楚离点头。

    他揽上萧诗的腰,瞬间消失。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一座小城的客栈外。

    客栈灯笼高挂,灯火辉煌。

    客栈只有一层,站在外面就听到里面的高声说笑,甜润的歌声与丝弦声夹杂在一起,煞是热闹。

    萧诗一袭雪白罗衫,白纱遮住了脸庞,妙眸上下打量着这客栈:“虚安就在这里住?”

    楚离点点头。

    两人踏进客栈,果然大厅便是酒楼,一张张桌子旁边都坐满了人,虚安独自坐了一桌,正笑眯眯吃着两盘素菜,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他一身红色僧袍,很是显眼,他年纪小,就越发独特,却没有人过来打扰,都装作没看到他。

    大季大离皆崇佛,僧人地位极高。

    楚离与萧诗直接坐到他的对面。

    虚安惊喜的起身合什一礼:“楚大哥,萧……萧姨。”

    萧诗白他一眼道:“你一路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虚安被她明眸一横,顿时泛起熟悉与温馨感觉,丝毫没有了生涩与距离,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我想观察人心。”

    “人心有什么可看的,人性本恶,个个都不是好人,不看也罢。”萧诗哼道:“不看也落得清净。”

    虚安摇摇头:“人皆有佛性。”

    “得了吧。”萧诗白他一眼道,掐着小拇指尖,哼道:“只有这么一点儿佛性,剩下全是魔性,所以成佛才那么难!”

    虚安一怔,竟无言以对。

    楚离笑道:“你们两个先说话,我去去便来。”

    “去吧。”萧诗摆摆玉手,明眸盯在虚安身上不放开。

    楚离摇头失笑,她对虚安确实是纯粹的关切,毫不掺假,虚安也视她为亲人,两人其实也没相处太久,这便缘份吧。

    楚离飘飘消失在客栈,身形闪了两下,出现不远处一间酒楼内。

    这间酒楼灯火通明宛如白昼,比刚才的客栈更加热门数倍。

    他所在的三楼倒是清净,一间一间的屋子静雅,下面的喧闹声隐约传来,是一处闹中取静的佳所。

    他轻轻敲一间屋子的房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道优美的声音。

    楚离推门而进,里面慵懒的坐着一个曼妙的女人,正是陆玉蓉。

    她正端着酒杯轻轻一举。

    楚离坐到她对面,笑了笑:“陆姑娘,你还真是关心虚安呐。”

    “还你的人情。”陆玉蓉道。

    楚离摇头笑了笑:“我看不是如此吧。”

    陆玉蓉笑笑:“你还怕我害他不成?”

    楚离道:“陆姑娘你的手段可不一般,真要取虚安的性命吧?”

    他看到了虚安周围的高手,呈包围之势,隐隐有杀气,显然是想杀虚安,却在竭力隐藏自己的杀气。

    陆玉蓉歪头看看他,笑道:“何以见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