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52章 再杀(二更)
    楚离看着白衣女子摇头道:“陆姑娘,你这事做得太不地道!”

    “替你除了后患。”陆玉蓉摘下白纱,露出嫣然微笑的玉脸,笑眯眯的道:“不必谢我。”

    楚离哼道:“他真要死了,不仅安王府,国公府都要跟着倒霉,你用心何其歹毒!”

    陆玉蓉笑眯眯的道:“放心吧,我会伪装光明圣教弟子出手!”

    楚离失笑道:“光明圣教?你能模仿光明圣教武功?”

    “大光明经也没什么难的。”陆玉蓉淡淡道:“即使不能,模仿大光明神拳没问题。”

    楚离笑道:“陆姑娘你懂大光明经?”

    “……好吧,我不会大光明经。”陆玉蓉哼道:“不过我找到了大光明神拳的练法。”

    楚离道:“你那花招能瞒得过剑月宗?他们一定能看出是模仿,结果剑月宗与光明圣教都要对付安王府与国公府,你呀……”

    他摇摇头,这一招委实狠辣。

    陆玉蓉轻笑一声道:“你能猜到我这一步,提前赶过来,反而给你送了人情!”

    “我要是猜不到,岂不麻烦!”楚离沉下脸没好气的道:“陆姑娘,你既然如此,莫怪我不客气!”

    “要是猜不到,那只能说我看错了你。”陆玉蓉笑吟吟的道。

    凭楚离的智慧猜不到这一步,她实在不信。

    楚离摇摇头,似笑非笑:“我刚才若叫破你身份,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你不是没叫破嘛!”陆玉蓉笑道:“倒是要多谢你。”

    楚离若真叫破了她的身份,除非杀了这个曹贤,否则秘卫府与仁国公府都将成为剑月宗的报复目标。

    她想灭口也办不到,楚离会一直紧随着他,到那时,自己调动秘卫府也未必能杀得了曹贤。

    楚离摇摇头。

    他并非不想叫破,却知道曹贤此人心性薄凉而且多疑,自以为是又自作聪明,即使自己点破陆玉蓉的身份,曹贤也不会相信。

    与其点破不如不点破,倒让陆玉蓉欠自己一份人情。

    楚离摇摇头道:“谢就不必了,你少害我就感激不尽!”

    陆玉蓉道:“好吧,这次算我又欠你一份人情!……不过此人不除,后患无穷,你真不杀他?”

    “我是想杀他,但杀不得。”楚离叹口气,摇摇头道:“我虽自负,但知道惹不起剑月宗,剑月宗不是光明圣教与大雷音寺!”

    陆玉蓉笑了笑:“看来你还没昏头!”

    像楚离这般情形极容易膨胀得目空一切,他现在可谓青年第一高手,足以在大季横行无忌,甚至也不把大傅放眼里,因为没去大傅,没亲眼见过大傅的强盛与厉害,就会下意识的觉得不过如此。

    楚离淡淡道:“他估计这一阵子是不会惹事,日后再收拾不迟。”

    “小心养虎为患。”陆玉蓉道。

    楚离道:“那也日后再说。”

    陆玉蓉哼一声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先告辞!”

    楚离淡淡道:“虚安那边,你们秘卫府还是看顾一点儿为好。”

    “……好吧,这次不找虚安的麻烦,算是还你的人情了。”陆玉蓉白他一眼。

    楚离摇摇头道:“这可不算什么人情,你以为秘卫府的人能拿他如何?他可是金刚寺弟子,修炼神通有成,你即使亲自出手也奈何他不得!”

    “那倒要见识一下!”陆玉蓉哼道。

    “那你就试试吧。”楚离道。

    陆玉蓉斜睨他一眼,飘飘而退,宛如一朵白云冉冉而去,说不出的潇洒与飘逸。

    楚离皱眉片刻,轻轻叹一口气。

    凭他现在的武功,杀陆玉蓉也并不难,却从没有这般打算,两人似敌似友,一直在暗争暗斗,却又惺惺相惜颇有知己之感,就这么杀了委实可惜。

    曹贤借着灵丹之效一口气跑回了大傅境内。

    一踏入大傅境内,他顿时松弛下来舒一口气,进了大傅楚离与那白衣女子就不敢再杀自己,在大傅境内杀自己,就是对整个剑月宗的挑衅,楚离没那个胆子,那白衣女子也没有。

    想到陆玉蓉,他咬牙切齿,决定练成剑法之后也要找到她,让她生不如死。

    他到了大傅境内后,反而不急着回剑月宗。

    这般狼狈的回去,一定会惹来大伙的耻笑,自己当初出关之后因为气盛得罪了一些人,这样回去一定会被他们趁机讽刺挖苦。

    他躲到了一座山洞内调息疗伤,准备待恢复了修为之后再回去。

    夜色朦胧,月光如水,周围一片寂静。

    他陡然睁开眼睛,飘身站起拔剑出鞘,浑身紧绷。

    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寒意与危险,山洞口已经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静静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山洞昏沉挡不住他的目光,他看得到这男子是个相貌平庸的中年,双眼炯炯,正死死瞪着他。

    “你是何人?”曹贤沉声道:“有何贵干?”

    楚离淡淡道:“你是何人?”

    他稍一变化容貌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相貌的中年男人,没以自己原本面目行事,免得出意外。

    曹贤道:“在下剑月宗弟子曹贤!”

    他神情带了几分傲然之意,平静的看向楚离:“若是有得罪之处,还望包涵一二,在下现在便离开,不再打扰!”

    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自己修为未复,不宜与人动手。

    “……那便好。”楚离目光闪烁片刻,缓缓侧身让开路。

    看上去他是顾忌剑月宗,无奈之下只能放曹贤离开。

    曹贤暗松一口气,剑月宗的招牌果然管用,在大傅只要不是其余八宗之一,便可以横行。

    楚离往后退两步,似乎在担心曹贤忽然动手,浑身紧绷着一幅紧张模样。

    曹贤看他这般,底气更足,傲然点点头,手持长剑往外走。

    楚离慢慢后退一步,贴到墙上。

    曹贤笑了笑,抱拳道:“告辞!”

    楚离勉强抱拳。

    “砰!”楚离蓦的一掌拍中曹贤胸口,双掌宛如白玉抹了一层胭脂,正是血玉掌。

    曹贤直直飞出山洞,在空中喷出一口血,重重落到地上,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楚离这一掌直接毙了曹贤的命。

    这种八大宗的弟子最是难杀,往往都有保命绝学与秘术,故他费这么多心思一击必杀。

    为防意外,他上前一掌拍到其额头,直接震碎了脑浆,死得彻底之极。

    他虽没练血衣神功,血玉掌的心法却早就学会,无事时练一练,此时终于派上用场,白玉掌的掌劲坚凝无比,威力确实惊人。

    他甚至有些心动,要不要把血玉掌再练得精深几分,将来成为杀手锏。

    ps:更新完毕。(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