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1340章 激活(四更)
    天心诀内力流转不休,心绪一片宁静,却又隐隐带了几分愤怒。

    他对光明圣教生出更大野心,想掌握光明圣教为己所用,如今已经获得孙明月的充分信任,再立几件大功,在教内的威望更盛几分。

    到那时候,自己的权势仅在孙明月之下,一言既出,光明圣教教众会依从,借助光明圣教能帮自己做太多事。

    所以他已将光明圣教视为自己的势力,贸然死了一个分舵,他极为愤怒,好像自己养的宠物被害一般,对凶手格外痛恨,灭之而后快。

    愤怒与宁静原本相逆,此时在天心诀运转下,却奇异的兼容,处于一个奇异的状态。

    他忽然觉得天地蓦然一静,好像世间停止了运转,时间停止了流逝,一切都静止下来,心灵也格外的宁静,可以随意做自己喜欢的事,一切束缚皆被除去,心灵彻底的恢复自由灵动。

    他灵光一闪,以天心诀内力催动窥天术。

    手上流过来一股冰冷的气息,钻进了脑海,眼前恍然间出现了一片扭曲的影子,这片扭曲影子渐渐清晰,能够看清楚里面有什么人,发生什么事。

    随着这片景像呈现,脑海里的气息消散,眼前恢复了清明,先前所看到的恍然如一梦。

    他微眯眼睛,这便是星辰石下的窥天术,果然与自己施展窥天术不同,是截然不同的情形!

    ——

    夜空正中一轮明月高悬,徐徐洒下清辉,周围一切变得神秘起来,仿佛暗处藏着无数的奥秘,随时会跳出来。

    自从大秋与大离停战,落秋城陡然变得繁华起来。

    两国之间的贸易重新开通,落秋城内便是两国贸易的集市所在,受战争影响的贸易报复性的反弹,比往常繁华数倍,让落秋城短短时间内从冷寂变得繁华。

    中央大街旁的一条街上有一处大宅子,正是白虎宗所在的虎怒堂。

    即使半夜时分,大街上仍旧热闹繁华不减,灯火通明,虎怒堂所在的位置却安安静静,人们仿佛已经睡过去。

    十道身穿暗灰色劲装的影子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虎怒堂大院内。

    他们脚下无声无息,衣袂无声,轻飘飘的来到一间屋外,四人在外头望风,两人合手按在房门上,无声无息的将房门卸下挪开,剩下的四人钻进屋子。

    屋内顿时传来两道闷哼,随即恢复寂静,四人飘身出来。

    他们各有分工,合作默契,解决得干净利落,两个虎怒堂弟子已然无声无息的毙命,他们再次钻进另一间屋内,随即又有两个虎怒堂弟子无声死去。

    “什么人!”一声断喝忽然响彻整个虎怒堂。

    顿时灯光大亮。

    偌大安静的虎怒堂一下变得灯火通明,所有弟子跑出屋内,一百多人眨眼间将院子围住,十个灰衣男子暴露于灯光之下,被众人虎视眈眈瞪着,随时要扑上去。

    四个白色劲装的中年缓步而来,众人忙让开一条路,四个劲装中年一分为两队往左右一站,中央走出堂主张腾,一袭宽大的睡袍,脸色阴沉的瞪着场中的十个灰衣男子。

    十个灰衣男子没有遮掩容貌,神色从容的看向张腾与众人。

    “至善和尚!”张腾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十人的正中央站着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和尚,光头在灯光下闪着油光,双眼炯炯如炬,平静从容的合什一礼,骤然露出灿烂的笑容:“张堂主,叼扰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张腾冷冷道:“无故杀我虎怒堂弟子,究竟要干什么!”

    “呵呵,张堂主这话问得好笑。”至善英俊的脸庞露出讽刺的笑容:“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咱们就是来杀人的,给咱们大秋的将士报仇雪恨!”

    “你们难道要重掀战事?”张腾沉声质问:“刚刚歇战便再挑衅,当真是不死不休么?”

    “军队如何咱们管不着。”至善摇头:“但大离武林甭想这么算了,咱们会继续杀下去,直至你们大离武林主动认输!”

    “好大的口气!”张腾冷笑一声:“好啊,那咱们白虎宗奉陪到底!”

    “张堂主才是好大的口气!”至善笑眯眯的道:“凭你们白虎宗能陪得起咱们,今天就让张堂主知道知道厉害,诸位,动手吧!”

    他话音乍落,九个灰衣男子顿时扑向人群,先发制人,顿时刀光剑影闪动,拳劲掌风呼啸,混战成一团,不时有虎怒堂弟子倒下。

    至善笑眯眯站在原地,看着张腾,张腾不动他不动,其余九人宛如狼入羊群,所向披靡没有对手,一会儿功夫已经倒下了十个虎怒堂弟子。

    张腾咬着牙怒瞪至善和尚:“海沧山,阙刀宫,你们联手过来!”

    “正是。”至善和尚合什微笑道:“咱们三宗联手,你们也要三宗联手?光明圣教会不会先把你们灭掉?”

    “……是你们干的!”张腾沉声喝道:“是你们杀的光明圣教分舵!”

    “总算没笨到不可救药。”至善和尚摇摇头叹道:“唉……,世间如转轮,阴阳互生,生死相随,毋须太在意,你们虎怒堂被灭之后,咱们再嫁祸于光明圣教,你说会发生什么事?哈哈!”

    他大笑两声,状极欢愉。

    “好歹毒的手段!”张腾咬牙切齿,心下发寒:“身为佛门弟子竟用这般歹毒手段,难道就不怕报应?”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死轮回不休,何须执着?”至善和尚摇头道:“放心吧,你们死后只需经历九世轮回,会再世为人的,不必害怕。”

    张腾死死瞪着他,暗自运功。

    一旦虎怒堂灭绝的话,再嫁祸给光明圣教,后果能够预料。

    白虎宗弟子因为修炼白虎神功之故,个个脾气暴躁,宛如干柴般一点即着,他们可不会像赵大河那般沉得住气,一旦发现是光明圣教武功所杀,马上便会动手报复,光明圣教也绝不会手软,两宗大战将会大伤元气,却让真凶逍遥法外,收渔翁之利。

    想到这里他便觉得愤怒与担忧,顿时长啸一声。

    啸声宛如潮水般铺陈开去,半个落秋城皆可闻。

    至善和尚却从容自若,摇头道:“你想找他们求救是吧?”

    “你们好大的胆子,落秋城不是只有虎怒堂一家!”张腾冷哼。

    至善和尚摇头叹息道:“实在对不住,还没跟张堂主你说这个消息,其实咱们并非只有一路人手,天罗宗与赤阳掌那边都有人过去招呼,他们自顾不暇,不可能过来救你的,你们还是各扫自家门前雪吧!”

    张腾皱眉瞪着他。

    虎怒堂弟子一个一个倒下,他的心一紧又一紧,怒火熊熊几乎无法克制,却仍抱着一丝希望,还有赵大河,他们没有把赵大河算在内,身为地头蛇的他们都不知道赵大河来到,至善和尚他们也一定不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